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正文

SingleSON开启多制式网络自动化时代

导读: 从2006年NGMN提出SON概念起,到2011年华为首次向业界正式发布了SingleSON解决方案。华为SingleSON解决方案实现了从单制式网络到多制式网络,以及到多层次网络的自配置、自优化和自维护,标志着开启运维自动化时代的新篇章。

  当前,伴随着移动通信网络的逐步演进与升级,从2G的GSM和CDMA网络,到3G的三大制式网络,乃至即将规模商用的LTE网络,多网并存式而非替代式的变迁,令全球大多数移动运营商都不得不面对一张空前复杂的“大网”——全球80%以上的运营商同时运营着GSM和UMTS网络,其中有35家已经部署了LTE网络,其余大部分也计划在未来1~2年内部署LTE。 这将使运营商面临新的挑战:多制式、多层次网络,带来了运维复杂度的成倍提升,传统的网络运维模式亟待改变。事实上,设备制造商对于提升多制式、多层次网络运维效率的探讨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例如SingleRAN解决方案提升了基站的运维效率。现在,伴随着华为SingleSON解决方案的出现,有助于进一步提升运维效率,进而提升运营商OPEX效率。

  从2006年NGMN提出SON概念起,到2011年华为首次向业界正式发布了SingleSON解决方案。华为SingleSON解决方案实现了从单制式网络到多制式网络,以及到多层次网络的自配置、自优化和自维护,标志着开启运维自动化时代的新篇章。

  那里有挑战,那里就有创新

  网络复杂度的提升,必然会引发网络运维难度的提升,这正是电信运营商眼下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应对的一大“挑战”,因为稳定、可靠的网络,是运营商生存和发展之基。

  多制式、多层次网络运维挑战,呼唤网络运维的简化。

  一方面,多种制式多层次网络的长期共存,使得网络的复杂度也呈几何级数的增加,网络运维面临严峻挑战。例如:欧洲某大运营商,现有GSM/UMTS共存的网络超过3,000,000个邻区关系,多达36种切换关系,部署LTE后估计邻区关系将增至10,000,000个,切换关系将达到64种,这使得网络的运维变得越来越困难。而小基站的部署要求更高的精度,站点密度更大,这使得通过传统的方法进行精细优化变得非常困难。多制式,多层网络的自动化管理日益成为运营商降低运维成本并提高运维效率的迫切手段。

  另一方面,网络运维的简化,对于运营商提升OPEX效率以及持续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Infonetics Research的分析报告显示,目前全球前5大移动运营商的收入总和占全球所有移动运营商收入总和的40%,运营成本的占比也是40%,而这5大运营商各自的运营成本几乎占收入的70%。并且,随着人工成本的增加,特别是在发达国家,运营成本的关键是人力成本,运营商的OPEX正在不断攀升。如果运营成本随着网络复杂度的提升而进一步提升,就有可能影响运营商的自身发展。因此,当前复杂的网络现状,迫切需要一种能够帮助运营商在保证终端用户统一感受和网络关键性能指标前提下,进一步提高OPEX效率的技术,避免运营商提供的带宽越宽而利润越低的情况出现。

  那么,如何进一步提升OPEX效率呢?旧有的模式行不通,唯有创新。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