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其它

正文

进入“无人区”后 华为的对手是谁?

导读: 事实上,四年前,华为的终端业务还挣扎在生死线上,但四年后的今天,也许连余承东都没想到,自己会常常出现在时尚场合,为外界讲述一个“如何赶超苹果”的励志故事。

  OFweek电子工程网讯 20多年前,正处于不惑之年的任正非,开始了他的商业人生,那年他43岁。

  有过3年失败的商海经验,经营着并不被人看好的“二道贩子”公司,从事不算好买卖的电信设备贸易,任正非却在公司“开业之初”就给员工和自己画下了一张大饼:20年后,华为要成为世界级的电信制造企业。

  也许来得有点晚,但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科技企业,华为在20多年后的今天,已经成为全球ICT基础设施的领头羊,并在终端和企业市场表现惊艳。2015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395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7%;净利润36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3%。

  “一个人一辈子能做成一件事已经很不简单。”任正非表示,不搞金融、不炒房地产的华为能够以实业发展至今天地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一条路走到底的坚持,而这种坚持,在过去很大程度上帮助华为成功对抗住了思科的“狙击”、完成了对爱立信的挑战,以及缩小了目前与三星和苹果的距离。

  任正非在更多的内部讲话中强调的是华为进入“无人区”后的迷茫,是从“跟随者”转变为“领导者”后的角色适应,而这种迷茫也许会让华为在“登顶”的过程中犯下错误。

  那么现在,华为的对手是谁?

  苹果、三星是对手吗

  华为终端业务的“傲娇”成绩以及掌舵人余承东的频频“放炮”不禁让华为的手机业务成为外界最为关注的焦点。

  就连华为轮值CEO徐直军被问到“华为如何会在4到5年超越苹果和三星”这样的问题时,也会开起余承东的玩笑,“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余承东,他说当时说的是在中国超越苹果和三星,后来报道却没写‘中国’(意味着是在全球)。但我和任总(华为总裁任正非)坚信不是媒体忘了写‘中国’,而是他没说‘中国’这两个字。”

  事实上,四年前,华为的终端业务还挣扎在生死线上,但四年后的今天,也许连余承东都没想到,自己会常常出现在时尚场合,为外界讲述一个“如何赶超苹果”的励志故事。

  余承东说,在赶超三星和苹果的目标中,自己确实把“中国”去掉了,现在希望在两到三年做到全球第二,五年份额做到第一,“因为去年,华为已经是中国市场份额的第一。”

  在2016年的目标中,华为手机出货量目标为1.4亿部,其中中高端占比55%,即达到7700万部,而截至2016年3月底,华为高端手机Mate8全球发货量已接近400万部。余承东说希望更多的华为手机能成为高端品牌中销量破千万的产品。“现在的华为,思考的是如何让消费者像选择苹果和三星一样选择华为,而不是靠超低的价格营销了。”

  但三星和苹果真的是华为终端的目标吗?

  在任正非的多次讲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华为依然是那个注重“管道”的公司,大笔的终端投入更多的是为未来铺垫。

  “在经历了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三次工业革命后,新的工业革命正在走来。”华为副董事长兼轮值CEO胡厚崑对记者表示,在智能化的工业革命中,市场拥有15万亿美元的数字化转型市场,华为将自己定位为“使能者”,就是希望成为推动产业生态链的主导力量之一。在他看来,华为所理解的智能化的工业革命,最根本的基础有两个,一个是万物互联,另一个是万物互联的基础上的智能应用,这些都会深深地改造我们的传统行业。

  手机行业作为终端的延展,任正非更是一语道破华为“重金”终端的理由:未来可能是软件世界,你能抓一把在手上吗?所有人类智慧的显示是终端(不仅指手机),因此终端未来的发展前景应该是方兴未艾。

  “终端是人类文明社会最需要的一个显示器,不会没有前途,只是目前我们投入还不够,还没有完全能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机会点。”任正非表示,华为终端的目标在于“桃子树上结出西瓜”,如此看来,苹果、三星显然不是华为终端的终极目标。

  无人区的迷茫

  华为的敌人到底是谁?

  记者曾经在两年前的一次采访中问过任正非这个问题,当时他的回答是:自己。

  “华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是自己偏离了客户的需要和科技变化的趋势。”任正非对记者表示,对数字的过度崇拜、对成本的过度控制、对企业集团规模的过度追求、对创造力的遏制,管理的过度使一批美国大企业遭遇困境。华为要避免管理者的孤芳自赏、自我膨胀,要以客户为中心,实现跨领域、跨部门的流程集成和贯通。

  尽管华为每年对于“攻击城墙口”的“炮弹”投入是200亿~300亿美元,华为2015年的研发投入达596亿元人民币,占比销售收入15.1%;过去十年,累计投入超过2400亿元人民币。但任正非仍然说,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还没有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极限,而对大流量、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华为已经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

  现在的华为正在行业中逐步攻入无人区,处于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

  他强调,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产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华为跟着人跑的“机会主义”高速度会逐步慢下来,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

  “成功的标志是什么?全世界68个战略高地,我们才进入三五个,怎么叫成功呢?”任正非表示,这不是危机意识,这就是假设,假设未来的方向,看你现在处在什么位置。”面对快速成长的华为,在如今的讲话中,任正非依然没有多谈华为已经为未来储备了多少“前沿技术”,而是在内部不断地提醒华为和未来的差距。

  也许就像日前曝光的任正非与纪要所管理团队座谈说的,“比世界还大的世界,就是你的心胸”,这也许是华为未来能否成为顶级国际化公司的支撑点之一。

 

责任编辑:Trista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OFweek电子工程网 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 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