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嵌入式设计

正文

华为若要做一款成功的操作系统 究竟有多难?

导读: 在智能手机行业,变化太快,想短时间做出一款操作系统迎头赶超谷歌苹果不现实,但时间太长也等不起,况且系统的开发难在其中的内核,系统内核是比较复杂的东西,分成诸多模块,诸多模块之间设计要考虑到可扩展性、软件架构设计、算法、代码控制等诸多方面。

  前段时间外媒一则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公司正在自主研发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基于国内的猜测与质疑,华为高级副总裁余承东在微博上表示,

  “谷歌打造的Android操作系统和生态极大促进了智能终端的发展并让消费者受益,只要安卓系统保持其开放性,华为智能手机就会永远使用该操作系统和生态,并基于安卓系统在性能、体验做些改进,以更好满足各国消费者需求。”

  但其实我们发现,余承东的回应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但从这句话的言外之意看出,华为使用Android包含了一个前提是“安卓的开放”。如果安卓不保持开放,华为就有可能不使用该操作系统。这里并没有否定华为自主操作系统存在的可能性。

  传华为研发操作系统的背景是拥有Android系统的谷歌正与移动运营商讨论合作推出自有品牌的手机,这让Android手机厂商有了危机感,这意味着谷歌想要挟Android来收割市场。因此,据说华为还拉来了前诺基亚工程师帮忙。但是,华为若要做一款成功的操作系统,究竟有多难?

  开发操作系统难题:周期长、技术迭代积累欠缺

  笔者过去曾指出,华为想在3年内要超越苹果,做到世界第一。但缺失了一样关键的东西,就是操作系统。目前智能机已发展到非常成熟的阶段,国产厂商已无力构筑一个以操作系统为核心的平台来与苹果竞争,重新研发一个操作系统已经非常不现实,更遑论要在操作系统的基础上构建一套软硬件一体化的生态,如果国产手机厂商依然局限在毫无亮点的所谓包装出来的黑科技,一直忽略自身软肋叫嚣挑战苹果,以后的差距可能会越来越大,泡沫也会很快破裂。

  因此,华为若自研操作系统,显然也是为自身谋后路,一旦哪天Android将权限越收越紧,华为自研系统的好歹有个应急备案,用以防备。

  但开发操作系统大致需要几个条件:一是巨额资金,比如微软此前开发的Windows Vista系统总共花费了超过200亿美金。Linux 也要花费大概100亿美元,在目前谷歌与苹果的操作系统已经发展到非常成熟的情况下,想要开发一款操作系统来抗衡,其对于资金的投入是可想而知的。

  二是技术,苹果的最底层是UNIX的二次开发,安卓的底层是基于Lunix的二次开发,经过过滤演变出来的两大派系,但其本源都在于Unix,所以两者都是站在了前人的技术积累的基础上的而延伸出来的两大分支。微软从85年开始推出windows1.0之后,经过了windows98、2000等十几年一代一代的诸多的优化与周期性迭代,才发展到XP系统。

  因此,华为要凭空冒出来一个操作系统并且要发展到较高水平,本身也有技术积累与迭代的难题在,操作系统的开发周期长,需要时间来不断优化迭代,这是华为的最大难题。

  在智能手机行业,变化太快,想短时间做出一款操作系统迎头赶超谷歌苹果不现实,但时间太长也等不起,况且系统的开发难在其中的内核,系统内核是比较复杂的东西,分成诸多模块,诸多模块之间设计要考虑到可扩展性、软件架构设计、算法、代码控制等诸多方面。

  所以在国内,众多国产手机厂商的OS都是基于Android上层界面进行修改,如华为的EMUI与小米的MIUI,基于安卓系统在性能、体验做些改进,顶多是安卓的马甲,但在系统底层还是Android的内核。

  而事实上,相对于硬件,软件开发设计并非其核心竞争力,也是华为体系中较为薄弱的一环,缺课太多,要补的环节太多,因为即便从国内的整体现状来看,软件产业也是依附于西方的技术体系与顶层标准设计,没有自己的编程语言与软件开发工具,软件产业都在西方技术体系框架内做内容填充与设计开发,软件产业其本质还是大而不强,因此最终反映到操作系统体系的空缺。

  因此,其软件实力又弱于国内国际互联网巨头甚至三星等手机厂商的情况下,如果真要开发操作系统,技术上的问题、软件上问题,依然有太多功课要做。

  操作系统只是一个平台,没有丰富的软件生态只能是空壳

  最后是完整外围软硬件生态圈。对于华为这种体量的公司来说,开发一款操作系统,其实资金、技术上的问题相对于软硬件生态圈来说,后者的难度更大。

  而我们再来回顾,当年为何所有的传统手机厂商都选择进入Android阵营而没有选择诺基亚的塞班系统?因为从本质上来看,诺基亚当时主打用户群则是高、中、低端的所有用户领域,而且主流用户群还是中低端用户。诺基亚企图依靠Symbian系统进而圈住所有传统手机厂商号令天下,但这却是与所有中低端传统厂商正面为敌。

  而谷歌推出Android开放操作系统,当时并不涉足手机硬件制造行业,与传统厂商没有正面的市场冲突,相对更为中立,缺乏操作系统优势的传统厂商选择Android系统显然顺理成章。若华为做操作系统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因此它只能去做一款封闭的操作系统,华为若独立自研操作系统,如何确保系统的优良体验来说服应用开发商倒向自身,形成软硬件生态圈是关键。

  因为一个操作系统只是一个平台,平台上没有丰富的软件生态只能是一个空壳,它是没有意义的。但操作系统要发展起来,一是在智能手机初期迅速收割市场,二是在后期缓慢发展,达到一定占有率时,才会有应用开发商加入。但即便是后者,对华为来说,在Android与iOS面前,也几乎没有这种可能。

  或面临诺基亚塞班系统软硬件融合的难题

  其次是内部操作系统的设计团队与硬件厂商的融合问题,当年诺基亚的智能机团队内部面临着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设计用户界面与系统的软件团队与要受制于硬件团队,硬件团队有时为了达到快速销售的目的而降低手机规则,甚至不考虑软件团队的同步推进与优化升级导致诺基亚软硬件融合失败,也导致塞班系统的体验非常糟糕。而多数以硬件擅长的华为要做操作系统,硬件团队与软件团队之间,谁来主导,如何融合推进,硬件研发如何与软件升级的步调一致,因此或将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因此,做一个操作系统真的不难,难在应用生态的繁荣,难在确保软硬件融合的系统体验,如何确保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如何将一个空壳平台吸引更多应用开发者进来开发软件才是关键问题。但这个难度就跟现在要做一个平台来抢天猫京东的商户的难度是一样的。

  目前,许多Android厂商都在基于Android的开源做个OS马甲来推送自身的软件、广告等服务,导致体验下降,并对外宣称是自己的系统,这使得谷歌很难保障Android体验的一致性,况且Android已经占据了最大的市场份额,但一直没赚到钱,许多厂商利用Android的开放性导致Android的碎片化越来越严重,谷歌想推出自己的智能手机,将使得它能够控制Android操作系统的体验,确保自己的服务(如谷歌搜索、谷歌地图、应用商店Google Play)与系统的口碑,其实是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这让Android阵营中相对优秀的厂商开始有了危机感。所以我们要知道,一家厂商若真正有野心,从一开始规划就会有占据主导权与掌控权的思路,而不是等到自己做大了,才想到依附于人、寄人篱下的那种危机感。

  但事实上,华为自研发操作系统,考虑的可能并不是要独立一套系统来与谷歌苹果争雄,华为自知尚无这样的实力,而更多的是亮出一种姿态与策略,也就是说,Android开始收紧控制权的时候,让谷歌知道其他厂商依然有备选方案,可以拿自研的操作系统说服谷歌开放控制权的筹码。

  上了Android的船,想要退出,无疑是漂在大海却扔掉了救生圈

  但谷歌显然是不可能被要挟,因为上了Android的船,想要退出,无疑是漂在大海却扔掉了救生圈,其代价是生死存亡的危机,因为如果华为等厂商退出Android阵营,但谷歌可以扶持其他厂商迅速壮大,Android阵营内其他厂商也刚好庆幸少了一个劲敌,可以借机壮大,Android阵营内有着其本身的生态体系,体系内的硬件厂商的总能量与总实力可以保持恒定与基本平衡,但若退出Android,自研系统,但由于在技术迭代与体验上的差异与应用生态系统的缺乏,手机能不能卖出去都是个问题。前面说到,一个新的操作系统没有足够的应用程序,就等同于一个空壳,是没有价值与意义的。一般来说,如果不是面临断粮的危机与生存的危机,Android厂商也很难做出脱离于Android阵营的选择。

  我们知道,打败iOS的不可能是另一个iOS。况且时机风口都已经过去,也许等华为操作系统成型之后,手机厂商已经是另一套打法了,比如现在VR、模块化、可折叠手机都已经纷纷涌现,这些趋势都可能会破除操作系统主导的玩法规则。因此,按照现实的困境来说,研发操作系统其实已经不现实了,更重要的是思考如何突破现有操作系统架构下的智能机运行规则与框架体系。

  破除旧的游戏规则的束缚,将手机的玩法升级,变得的更酷更好玩,在目前的条件下,华为等手机厂商的做法不是从头开始去研发操作系统,更好的做法是,在技术升级的风口把握机会,等待更好的机会窗口来临,找到一种更好的路径与技术玩法来打破现有的操作系统体系,以另一种姿态崛起与国际巨头争雄。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X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