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网络/协议

正文

手机专利之殇

导读: 作为通信行业的上游巨头,除了通过售卖芯片获益外,高通还积累了移动通信领域里诸多基础科学研究的专利。专利费用也是高通最重要的收入之一。不过,高通的垄断地位在全球都面临了各种挑战,在中国也不例外。

  OFweek电子工程网讯 魅族和高通的专利纠纷,折射出年轻的中国企业在专利上的短板以及无奈,或许只有时间才能解决一切。

  手机专利之殇

  1985年7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著名海滨城市圣迭戈,七位技术大牛聚集在欧文·雅各布斯(Irwin Jacobs)博士家中,决定创建一家通信创新公司,并把公司取名“Quality Communications”,它便是以后著名的高通(Qualcomm)。

  2003年3月,中国广东海滨城市珠海,黄章辞去新加坡合资企业爱琴总经理一职创立魅族。与南方初创小厂一样,魅族初期也主要是为国外品牌代工MP3产品。由于在工艺和音质上的追求,魅族MP3一上市便成为国产MP3行业的佼佼者。

  2009年,魅族正式进军智能手机产业并推出首款产品M8。由此,魅族与高通正式产生交集。

  2016年盛夏,在酷暑难耐的北京,魅族副总裁李楠从珠海赶来,一脸疲惫地出现在一场媒体沟通会上。

  “首先我要说的是,魅族一直相信专利应该保护并且应该付费,这个态度从来没有变过。”这是李楠说的第一句话。

  6月24日,高通宣布已以魅族未经授权使用高通旗下3G以及4G通讯专利为由,将魅族告上法庭,索赔5.2亿元人民币。

  成为被告后,李楠表明了魅族的态度:魅族坚决支持合理合法的专利保护并支付合理费用;魅族与高通的谈判不是公平、合理、非歧视的,高通缺乏谈判诚意;魅族不接受“黑盒”不透明机制下的强制收费行为。

  不过,魅族的强硬似乎“激怒”了高通。6月30日,高通再次在北京和上海对魅族提起专利侵权诉讼,以17项诉讼指控魅族侵犯了高通覆盖智能手机多种功能和技术的多项专利,包括与3G(WCDMA和CDMA2000)及4G(LTE)无线通信标准相关专利,索赔900万元,并要求法院判令魅族立即停止销售侵权产品。

  这是高通首次在中国发起专利诉讼,而这场诉讼来的让魅族猝不及防。在李楠看来,魅族“不从”的底气在于:在中国手机企业普遍使用高通芯片的时候,魅族可能是绝无仅有不依靠高通做大的品牌。

  魅族成为被告,其他尚未与高通达成协议的厂商亦紧张,而已与高通达成协议的厂商也正在密切关注。如李楠所说:“这场诉讼并非高通和魅族的事儿,高通的真实目的,是通过一系列的动作探测行政、司法和行业的最低底线,由此获取最高利润率。”

  一言不合

  作为通信行业的上游巨头,除了通过售卖芯片获益外,高通还积累了移动通信领域里诸多基础科学研究的专利。专利费用也是高通最重要的收入之一。不过,高通的垄断地位在全球都面临了各种挑战,在中国也不例外。

  2015年2月10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宣布,经过一年多的调查,认定高通违反了《反垄断法》,对其处以60.88亿人民币的罚款,并为手机厂商使用高通的专利授权设定了费率。这也是中国《反垄断法》出台后最大一笔相关罚款。

  公开资料表明,发改委为中国手机厂商使用高通专利技术设定的费率是:3G、4G专利技术和其他专利技术分开,厂商无需为3G、4G专利授权而被迫购买高通绑定的其他专利技术;高通将对使用其3G专利技术的厂商收取5%的费用;对使用其4G专利技术的厂商收取3.5%的费用,费用计算的基数是设备端销售价格的65%。

  不过,对于这个标准,李楠透露:“高通所提出的有关专利许可条件和专利费计算方法,只是高通单方面的商业要约,不具备强制性。发改委要求高通收取合理的费用,但何为合理的费用,需要双方来谈判的。”

  按照魅族方面的说法,从2009年开始,魅族就一直跟高通联系和沟通,2015年发改委处罚高通,对其做出整改之后,魅族方面开始与高通进行实质性谈判,并有数次深入的会议。

  但高通则声明,2015年5月,高通向魅族发出了无线标准必要中国专利许可条件,经过长期协商后,魅族仍然拒绝这个许可要约但持续使用着这些专利技术,因此发起此次诉讼。高通首席律师唐·罗森伯格(Don Rosenberg)表示:“魅族试图获得超过其竞争对手的不公平和不适当的成本优势。”。

  “与高通的谈判就是一个‘黑盒’,并要求企业一定要接受,盒里的条款是不公开不透明的,也就无法保证市场的公平和公正,所以我们难以简单接受高通单方面的条件。”李楠再次提到了公平。

  在李楠看来,针对中国手机行业,高通到底有哪种方式,找谁收多少,以及在整个收取过程中是不是侵害了三星或MTK的利益,造成了不公平竞争,是不是对不同手机品牌收取了不同的费用,或者附带了不同的条件都是不透明的。

  北京市朝阳区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业务研究会主任、北京律师协会竞争与反垄断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德和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姚克枫分析:“在业内一起谈判和达成的协议中,可能存在专利收费标准不一的情况。不过就目前情况而言,难以判断高通是否会根据每个企业与自己的关系不同而擅自相应调整收费标准。”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Trista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OFweek电子工程网 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 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