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光电/显示

正文

苹果前设计师专访:告诉你iPhone为何牛掰

导读: 在乔布斯死后不久,就有人心存疑虑,“苹果能继续走下去吗?”谁有能力接替乔布斯的工作。我只能说,当前没有定论。但到现在为止,我认为种种迹象表明答案是否定的。苹果跟以前肯定不一样了。

  2010年,苹果悄悄收购了Messerschmidt的初创公司(在此之前,Messerschmidt主动给史蒂夫·乔布斯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不过那属于另外一件事了。)随后Messerschmidt被安排到Apple Watch团队,领导一个负责为Apple Watch设计新传感器的团队。我们现在所看到的Apple Watch就采用了Messerschmidt及其团队所研发的心率传感器。健康监控可能是Apple Watch的最主要用途了,因此Messerschmidt在这款智能手表的设计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他跟乔纳森·艾维领导的工业设计团队频繁进行互动。Messerschmidt后来又创办了一家公司Cor。Messerschmidt同意接受《快公司》(Fast Company)的采访,讨论他在苹果工作三年所学到的东西——设计、合作、保密措施、远见以及苹果的做事风格。下面都是Messerschmidt的原话。

  1、如何跟艾维的工业设计团队合作

  我当时的职务是设计师。我的任务是研发一些候选技术,应用到新产品中。我的团队和我基本上是首先知道某个点子的人。我们会说“我们认为这有可能”,于是这个点子就被拿到拥有更多能人巧匠的其他工程师团队,让他们把它做成产品。

  早期对Apple Watch的构思必须围绕用户体验进行。人们将用它来做什么?什么功能才是有用的?我们这些技术专家必须发挥更大的创造性,满足用户的要求。

  我负责心率传感器的设计,所以这些都是我的设计(他指着他的Apple Watch底部的传感器)。由于空间上的限制,完成设计并不简单。

  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当我走进会议室说,我们准备把传感器放到这里(他指着他手上戴的Apple Watch表带的底面),因为从手腕底部获得的心率读数要比从手腕上部获得的准确。他们(工业设计团队)马上回应说,“那不符合设计趋势,那不是潮流趋势。我们要为Apple Watch设计可更换表带,所以我们不想让任何传感器出现在表带里面。”

  在下一次会议上,我说“我们可以把它放到这儿(手腕上面),但是表带需要戴得很紧,皮肤跟传感器才能紧密接触。”这一次工业设计团队的回答是,“不,人们不这样戴手表。他们喜欢把表松松垮垮地戴在手腕上。”这又形成了种种要求,促使你寻找新的工程解决方案。

  这大致上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我们要听他们的,他们代表了用户的声音。工业设计主要关注用户体验和使用。

  不了解用户需求的工程师可能会说,“嗯,那也许不是那么重要;我们可以把它放到另一边,那样可以得到更好的信号,所以我们就这么办吧。”如果让他们来设计,最终产品可能就是那样子。所以,我们必须倾听来自用户的声音。我觉得,注重用户需求是苹果独特的地方。从乐观的角度上看,你必须说苹果仍然这样做。确实这样。

  我为自己对心率传感器的贡献感到自豪,因为它被认为是苹果产品上最准确的传感器。它必须这样,因为你看一下Fibit所经受的考验和磨难。Fitbit很棒,不要误会我,但是这家公司因心率传感器的准确性问题而遭到了起诉,他们对实际使用情况考虑不足。

  2、“用户满意”甚于“科技先进”

  在苹果,按照我的理解,对产品来说,设计和用户体验是一切,科技倒不是那么重要,给用户带来幸福感的是产品的设计。

  如果你看一下iPhone或者iPad等苹果产品,你会发现这些产品没有包含多少全新的科技。真正的优雅和与众不同跟科技关系不是很大,而是跟包装和给用户带来的价值有关系。那些大创意(新科技)总的来说发生在其他地方,而且早就产生了。

  虚拟现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为什么苹果不搞虚拟现实呢?这是因为,没人真正知道这些技术是否真的有实际用途,我也不知道。苹果只对那些能让人们从中获得益处的产品感兴趣。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Alvin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OFweek电子工程网 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 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