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MCU/控制技术

正文

任正非聊华为人工智能:用美国砖建中国长城

导读: 今时今日,华为在全球网络中占有三分之一的份额,运用这样超大的数据规模去培养华为自己的人工智能,同时在其内部不断实践。如果一切就绪,那么四年后,华为放出来的部队就真正有可能成为AI数据企业服务方面不可小觑的力量。从这样的角度看企业增长,的确要佩服华为的冷静与远见。

  OFweek电子工程网讯 任正非最新演讲新鲜出炉了。华为在其内部号称“罗马广场”的“心声社区”公布了8月10日任正非在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座谈会发表内部演讲。演讲内容详细阐明了华为未来在人工智能方向的战略布局。

  尽管做的是很大局化的演讲,但风格还是任正非的原汁原味,也很符合所谓“罗马广场”的调性,一言不合就要吵一吵,有助于开展华为内部的批评与自我批评。

  任正非聊华为人工智能:用美国砖建中国长城

  还是先来辟谣一下。

  尽管任正非经常给人霸气外露的印象,但对于网上盛传的“干翻苹果”这个梗,他的回应是:有人举旗子走在前面最好,华为跟着站队,一边赚钱一边多交朋友。

  任正非:我们从来也没有想干翻思科,也没有想干翻苹果。前段时间传说思科收购爱立信,我高兴得不得了,如果还有人举着旗子在前面走,我就好跟着站队,为啥不可以呢?我们为什么要去推翻人家呢?这是网上的胡说八道。我们为什么要推翻他们,我们能称霸这个世界吗?称霸世界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成吉思汗,一个是希特勒,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我们不要树敌过多,我们要多交朋友。

  再来看战略。

  如果说阿里通过蚂蚁金服、菜鸟网络不断续航整体的活力与增长,腾讯借助微信涅槃新生,那么我们从华为的人工智能战略中也看到了这样革命般的想象力。

  任正非:人工智能在服务的应用一个是对网络故障诊断分析,第二个是对网规网优的指引,再有就是做好技术资料的翻译。我们的人工智能要优先往内做,拿我们内部业务一块一块做实验,今年这块做成一点,明年那块做成一点,技术越难越要搞,对内部我给足预算,下定决心花钱在服务上打造好这些本领,才有未来。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当我们用这种方式进攻时,门槛高得其他公司跟不上了。2020年我们超过1500亿美金后,我们会变成一个慢牛,不会再增长那么快,这个时候人工智能如果使用好,我们会控制人数,增加效率与效益,那我们公司还是一个好的经营状况。这时候我们培养的这支队伍就可以杀出去,为攻克新的上甘岭投入更多战略部队。

  今时今日,华为在全球网络中占有三分之一的份额,运用这样超大的数据规模去培养华为自己的人工智能,同时在其内部不断实践。如果一切就绪,那么四年后,华为放出来的部队就真正有可能成为AI数据企业服务方面不可小觑的力量。从这样的角度看企业增长,的确要佩服华为的冷静与远见。

  最后看华为人才的结构性调整。

  华为的网络占有量庞大,由此需求带来的维护人力成本巨大。任正非说“这几年我们有的是钱”,所以面对未来可以预见到的大量开支,华为采取的办法是把钱花在刀刃上。

  这个刀刃就是用人工智能提升网络维护、故障诊断与处理的能力。

  比如华为在海外做总调和硬件的工程师,现在这个问题就要通过AI使系统能够自行解决。

  精减下来的编制,华为会用来网罗这样三类人才:

  1.人工智能科学家与博士。他们是华为筹划这盘大菜里的主厨。

  2.鼓励多种学科的人才到华为“群英荟萃”。“只要他们愿意转行,他带来的思维方式都会使我们的人工智能更成熟,带着很多生物学、医学的思维观念进入电气学。不能只招计算机和电子类学生。”

  3.在美国加大对未来优秀人才的投入。海外博士、香港台湾的留学人才“进来十年后正好可以冲锋”,以免华为人才青黄不接。任正非还表示:现在人工智能在外面炒作得很火,可能会出现一些泡沫破灭,河水一泛滥后就在马路上抓鱼,华为这个时候趁机赶紧找人。

  所以计算机和电子的同学们大概不可能因为AI的兴起而立马遭遇“就业寒冬”,但是你未来的老板们已经在考虑通过AI取代部分码农了。如果能够师从学科最顶尖专家,价值当然很大,不然就要看准局势,特别是刚上大一的同学,世界变化太快,机会不会等你毕业。任正非说“对杂家敞开很大的人才喇叭口” ,就是会有一部分人被挤掉。

  同时,华为不会坐等人才简历投上门,还会在一些名牌大学里面还要更多的开展各种竞赛活动,“我们要招一些牛人,每个Fellow要自己选四个助手,培养这些年轻人开阔眼界,研发也减轻你的工作量,让你聚焦在主要作战方向上,众人拾柴火焰高,每个助手跟你时间不超过3年,能力就循环出去了。”

  更多关键信息,我们总结如下:

  1.AI瞄准主航道,不做社会上的小产品。

  任正非:现阶段人工智能要聚焦在改善我们的服务上。智慧要在主航道边界里面,不做边界外的事情。人工智能要与主航道业务捆绑,在边界之内可以大投,一起扩展更多的灵感更多的发挥。所以离开了这个边界,偏离主航道的就不给钱了。华为不做公共人工智能产品,不做小商品。

  人工智能研发技术越难越要搞,不要去做些小商品挣些小钱,趁着这几年我们有的是钱,要大力投入,加快建设步伐让服务用上最先进的工具。这些技术马上达到实用性还要些时间,我们要有这个战略耐心。

  2.任正非谈创业。

  任正非:我非常害怕你们一冲动,拿人工智能去和社会比。你做出来我没用,有人就去创业,这会掏空公司的,你如果有才华就要转到主航道上来。这些公共人工智能产品(别人主业、我们副业)的事不要做。别人成功了我们就花钱拿过来用。

  对于研究类项目,探索本身就没有失败这个问题,因为你们是在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在人类长河中对未知的探索没有失败这个词,这样你们心头就踏实了。我们的信心鼓舞起来了。我们认为人工智能的半成品我们也可以用,不要老是认为我们又失败,我们有些人认为有失败所以就跑了,可惜了,我们培养了你这么长时间。换一个岗位照样能打胜仗。我们评价一个人不要用简单的、黑白分明的评价方式。

  3.任正非谈合作。

  任正非:人工智能研究一定要走向高度开放。你们自己开展研究是正确的,不研究你就不知道方向与对错,就不知道哪些是好的。世界上还有比我们做得好的,我就引进来。谷歌的系统大量读西班牙的、拉丁美洲的图书,它的英文翻西班牙语就非常准确,我们也要从外面引进这些做得好的机器翻译能力。在自然语言对话上,我们能不能与业界领先企业合作,我们给他们一些支持,做出来后我们用他的系统就行了。我们要有这种气概,只有容天下才能霸天下。

  4.华为要怎么样做到开放?

  任正非:单项的研发能力,全世界很多国家的公司和研究所都很厉害,但是整合能力我们最强,所以我们不要害怕开放。学术界平均1000篇论文才有一篇有商业价值,他们也很着急,只要我们找他们讲问题,他们就很高兴。我们要把思想研究院搞起来,思想研究院只有秘书机构,就是一个会议机构,各种思想碰撞后出纪要。我们一定要对未来有一个投入,才可能在3-5年之后在这个领域里面取得一定的地位。

  另外我们要参加世界上各重要的人工智能组织,还要参加其他的一些组织包括风险投资公司,从中得到一些报告,知道世界的动态和水平,来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我们不是关起门来写专利写其它东西,而是要放眼世界,世界眼睛最大的其实就是美国的几大风险投资公司。另外,弟兄们都要积极去参加世界上各种学术和专利组织的会议,通过参加会议获得认识的机会。

  从笔者的角度来看,我们充分感受到的是现阶段的华为投资未来并进行自我革命的远见与从容。

  用任正非的话来说:如果这个世界不发生颠覆式的黑天鹅事件,就没有人能推翻华为。如果要颠覆华为,那是我们自己颠覆自己。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Trista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OFweek电子工程网 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 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