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RF/无线

正文

大唐电信集团陈山枝:如何实现中国“5G引领”的战略目标

导读: 我国针对5G研究成立了IMT-2020(5G)推进组,前期已经完成了对5G的需求、概念、网络技术和无线技术的分析,且有多项成果输入ITU获得认可...

  OFweek电子工程网讯 无线移动通信在20多年里得到了飞速的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学习和工作方式以及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1、引言

  20世纪末,中国提出的TD-SCDMA被国际电信联盟(ITU)接纳成为三大3G国际标准之一,实现了中国通信历史上的百年突破。随后,我国企业主导并拥有核心知识产权的TD-LTE-Advanced(以下简称TD-LTE),成为全球两大4G主流标准之一。目前,已有43个国家和地区推出了67个TD-LTE商用网络,TD-LTE基站数达140万套,占4G基站总数的43%;TD-LTE用户数达4.7亿户,占全球4G用户总数的40%。TD-LTE在与美国企业主导的WiMAX的产业竞争中胜出,全球90%的WiMAX网络将升级到TD-LTE。TD-LTE已成为全球TDD技术共同演进的方向,发展空间巨大。

  自2012年初WRC-12上ITU通过了4G标准之后,通信业界开始研究5G。各国成立了专门组织推进5G研究,争抢新一轮技术和标准的影响力和制高点。例如,欧盟启动了METIS、5GNOW等多个5G预研项目,并成立了5GPPP;韩国成立了5G Forum等;美国和日本也启动了5G研究。《IEEE Communications Magazine》在2014年2月和5月出版了两期关于5G的技术专题。

  2013年2月,我国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以下简称工信部)、科技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发起成立IMT-2020(5G)推进组,目标是在“3G突破、4G同步”的基础上,实现“5G引领”全球。为配合该目标,国家“863”计划、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及地方政府等分别设置了5G相关研究课题。IMT-2020(5G)推进组前期完成了5G的需求、概念、无线技术和网络技术的分析,且有多项成果输入ITU。

  我国IMT-2020(5G)推进组分析了驱动5G发展的移动互联网和移动物联网两类业务需求,提出了包括6项性能指标和3项效率指标的“5G需求之花”,定义了广域覆盖、热点覆盖、低功耗大连接物联网和低时延高可靠物联4类5G主要应用场景。ITU将5G需求和应用场景主要分为3类:增强的移动宽带(eMBB)(将我国提出的广域覆盖、热点覆盖归为此类)、海量连接的机器类通信(mMTC)、超可靠和低时延通信(cMTC)。同时定义了8项关键技术指标,表1中列出了5G相对4G的各个关键能力提升的倍数。

大唐电信集团陈山枝:如何实现中国“5G引领”的战略目标

  事实上,5G不再仅仅是上面分析到的更高速率、更大带宽、更强能力的空中接口技术,而且是面向用户体验、业务应用和行业应用的智能无线网络。需要指出的是,5G对应的是多种不同应用场景,需要的是一组不同能力指标,即表1中的所有指标不是也不可能同时满足和达到。上述5G的速率、流量密度、连接密度等关键指标要求带来了在技术、频率、运营等方面的巨大挑战。

  2、关于5G的几点认识

  (1)5G是万物互联、连接场景的一代

  5G是移动通信从1G到4G主要以人与人通信为主,跨越到人与物、物与物通信的时代。5G是万物互联和连接场景的时代。从业务和应用的角度,5G具有三大特点:大数据、海量连接和场景体验,满足未来更广泛的数据和连接业务需要,提升用户体验。

  数据和连接是信息社会的时代特征。全球化将进入一个新纪元,一个由数据和连接传递信息、思想和创新的全新时代。5G将应时而生。

  (2)5G是电信IT化、软件定义的一代

  5G将是全新一代的移动通信技术,5G网络呈软件化、智能化、平台化趋势,是通信技术(CT)与信息技术(IT)的深度融合,是电信IT化的时代。

  软件定义的5G,包括采用通过软件定义网络(software defined networking,SDN)和网络功能虚拟化(network function virtualization,NFV)以及软件定义无线电的无线接入空口,实现5G可编程的核心网和无线接口。SDN和NFV将引起5G的IT化,包括硬件平台通用化、软件实现平台化、核心技术IP化。运营商能在通用硬件基础上加载专用软件实现5G设备运行,IT化对于传统电信设备制造商将是一个挑战。就像Google(谷歌)和百度等定制服务器一样,给IBM和HP等传统服务器厂商带来挑战。

  (3)5G是云化的一代

  5G的云化趋势包括:基带处理能力的云化(云架构的RAN,即C-RAN)、采用移动边缘内容与计算(mobile edge content and computing,MECC)、终端云化。

  C-RAN是将多个基带处理单元(baseband unit, BBU)集中起来,通过大规模的基带处理池为成百上千个远端射频单元(remote radio unit,RRH)服务。此时,基带处理能力是云化的虚拟资源。逻辑集中的控制增加了系统的灵活性,方便升级。C-RAN减少了基站机房数量,可以大幅度降低建设和运维成本,同时还能大幅度降低能耗。但存在的问题与挑战是BBU与RRU间的前传(fronthaul)带宽开销大(以LTE为例,3个扇区的单个小区的带宽就在16 Gbit/s左右)以及引起的额外时延问题。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责任编辑:Zack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OFweek电子工程网 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 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