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工艺/制造

正文

为何说张忠谋不能下台?

导读: 台积电在建立之初,无论是该企业,还是整个台湾半导体产业,皆为泛泛之辈。然而正是因为张忠谋其胆识和远见,才有了今天的台积电。2016年时,台积电市值达到了1560亿美元,占据台湾股票市场总值 的17%。不夸张的张忠谋咳嗽一下,台湾股市都要抖一抖。

2017年2月14日,在台积电为期两天的董事会上,该企业拟定2017年每普通股配发现金股息新台币7元。而以14日每股收盘价为 187.5元来计算,现金股息殖利率达到 3.73%。

台积电在建立之初,无论是该企业,还是整个台湾半导体产业,皆为泛泛之辈。然而正是因为张忠谋其胆识和远见,才有了今天的台积电。2016年时,台积电市值达到了1560亿美元,占据台湾股票市场总值 的17%。不夸张的张忠谋咳嗽一下,台湾股市都要抖一抖。

张忠谋不仅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一手创办的台积电对整个台湾,乃至世界半导体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从开创全新的商业模式,到技术转型,这位工程师用自己教科书一般的管理办法把台积电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工厂变成了如今世界前50强的企业。

为何说张忠谋不能下台?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在说张忠谋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提这样一个风云人物:孙运璿。

孙运璿为中华民国第10任行政院院长,任期为1978年5月26日到1984年5月25日。1972年时蒋经国大搞经济发展,孙运璿提出仿韩理念,成立政府资金为主的半官方机构:工业技术研究院。

研究院的理念是以财团法人的方式突破政府法规限制,以高薪聘请归国学人,从事产业研发。然而当时立法院认为工研院乃政府出资,因财团法人之地位,政府并没有管理权而大力反对,立委称此为“化公为私”,认为此例一开,将后患无穷。孙运璿因此多方奔走,与立法院沟通,最后该案仅以勉强超过50%的同意,获得通过。

就是这个工业技术研究院才造就了今天张忠谋的神话传奇。

1983年,张忠谋因为和德州仪器半导体理念不合,放弃了该集团总经理一职。两年后的他受到了孙运璿的邀请,担任该研究院院长一职。再过三年后,该研究院推进了和飞利浦电子合资成立半导体制造公司一事。

那这个半导体制造公司什么呢?正是总部设立在台湾新竹的新竹科学工业园,主要厂区则位于新竹、台中等地的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通称台积电、台积、TSMC,全球最大的圆晶专工半导体制造厂,没有之一。从此张忠谋开启了“半导体教父”的传奇之旅。

当时台湾半导体产业其实远远没有今天这样发达,1974年的时候孙运璿和当时美国无线电公司(RCA)的研究主任潘文渊在台北一家豆浆店聊了一个小时左右便确立了台湾未来的发展方针:半导体。

不过那个时候台湾经济很糟糕,1970年时台湾因自身地形原因受到了世界原材料价格的制约,尤其是国际石油价格飞升,台湾人民更是苦不堪言。整个形势其实是非常紧张的,孙运璿也在后来回忆到当时的情况:

此乃今后国家存亡之关键所在,我如失败,将成为国家民族千古罪人矣

RCA的集成电路技术可以转让给工业技术研究院,但是需要1000万美元的资金。别说当时了,就连2017年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我也没见过这老多钱。所以台湾很多人都不同意这个计划,最后只得孙运璿一个人砸锅卖铁,才得以推动这笔交易。

估计孙运璿当时也没有想那么长远的事情,只是觉得台湾应该发展高新技术,并以此来推动经济建设。但也正是孙运璿一个人的坚持才有了台积电,他就像是发令员,只有枪声响起才能开跑。2006年2月,张忠谋回忆说:“没有孙运璿,1985不回台。”因此可以负责任地说,如果孙运璿没有坚持自己的理念,甚至连整个台湾半导体界都没有今天的发展。

开创模式的张忠谋

孙运璿是伯乐,张忠谋就是那匹千里马。张忠谋喜欢带领员工喊这样一个口号:“我爱台积,再创奇迹。”突然有一年,手下的人希望他能换一个口号,毕竟喊了也有多个年头了,但是老爷子态度很肯定,

换口号干嘛!因为我们每一年都在创造奇迹!

今天的台积电绝对是半导体界的奇迹,张忠谋首创了一种从传统半导体厂中拆分出圆晶制成的商业模式,同时也首创了圆晶代工。不过后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前者的副产物。在台积电诞生以前,传统半导体厂同时包含了IC设计和生产的一条龙。正是因为张忠谋这样做了,才有高通、NXP这样的IC设计巨头诞生,那么我们也可以说张忠谋的做法不仅赋予了台积电生命力,还让世界半导体界有了全新的样貌。

拆分设计和生产实际上相当于减轻了企业的负担。IC设计是一项技术含量极高的工程,大量的底层技术与前端应用相互结合,耗费了传统半导体厂商很多的精力。同时,社会脚步发展速度较快,IC设计厂必须要跟上世界的脚步,摩尔定律正是IC设计者们工作难度随世界时间线变动而增加的真实写照。

然而生产又是极其复杂的一环,传统半导体设计接轨生产的模式很容易产生“龙头蛇尾”的现象。这也是当时世界范围内半导体产业发展速度慢的原因,而且还会因为连锁反应影响客户端。如果再算上厂商的销售体系,那估计还没开工就能累个半死。

一开始台积电的日子也不好过,真实情况就是:80年代正处于大萧条时期,台积电的客户非常少,订单自然也是少得可怜。台积电的运营利润顶多能维持生计,而且还非常艰难。1988年情况似乎出现了好转,台积电因为其部门总经理的私人交情,拿到了英特尔这个大客户。

本以为是件天大的喜讯,后来才知道这简直是噩梦。英特尔的人来到台积电的工厂,在制程的每一站都做了详细检查,最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制程中有200多道错误,必须改正,否则不会让台积电代工。

“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是我的话会这么说,但是张忠谋觉得,如果英特尔认可了台积电,那么台积电离全球化也就不远了。所以他勒令整厂,换机器、换制程。终于让这个难伺候的客户心满意得,把订单托付给了台积电。

这是一个转机,也是半导体界经常提起的故事。一位员工回忆当时情况,说张忠谋亲自到工厂,跟着英特尔的人看制成。并且调整设备的时候也是切身参与,巡查。英特尔对于台积电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卖票的,它给了台积电一个重要的学习机会:龙头大哥是怎么打天下的,毛头小孩就得学着。

台积电步步为营,终于到了1995年,营收超过了10亿美元。刚于1994年在台湾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台积电加快了节奏,1997年台积电到美国发行美国存托凭证(ADR),并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以TSM为代号开始挂牌交易。

张忠谋获得了世界的赞许,1999年的时候他被美国《商业周刊》选为全球最佳经理人之一。这是对张忠谋的认可,更是对将张忠谋管理办法具象化的台积电的认可。台积电的成长速度在当时看来是非常惊人的,要知道1999年的台积电也只是个和我一样的年轻人。

2000年左右,台积电的声音充满了台湾各大期刊。放到今天你也很难想象一群连前端应用都弄不清楚的吃瓜群众要去关注一个底层技术企业。

张忠谋以为台积电事业已成,于2005年退居二线,让蔡力行接人CEO。虽然张忠谋仍留任董事长,但是他个人持股只有不到1%。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