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IC设计

正文

“大基金”为引导 中国半导体业再启航

导读: 目前中国半导体业发展的阶段与全球不同步,加上依“大基金“为引导,及众多地方政府与民营资本的热情参与,总体上目前产业的形势是健康的,向好的方面进步。中国半导体业发展处在两难之中,不扶植企业怕追赶不上,而长期的扶植肯定是不利于企业的竞争力增长...

OFweek电子工程网讯 之前中国半导体业发展一直是由政府资金来推动,加上技术引进策略。到2000年时出现中芯国际,它的最大不同之处试图脱开国家资金的支持,而进入市场化运作。如今回过头来看,无论从哪个方面去比较2000-2005年期间中芯国际是相当的成功,因为它至少能表明没有国家资金的支持,在短期內是能成功的,加上它的目标明确,要追赶,迅速赶上去,导致当时的台积电也把它作为竞争对手来看待。

尽管中芯国际在2004年于美国,香港两地同时上市,然而由于瓦圣纳条约的技术封锁,及当时它的12英寸生产线执行存储器代工策略,导致后来的资金链断裂,迫使中芯国际与地方政府合作发展,以及求助于国家资金的支持。

大基金新阶段

2014年“大基金”的推出是中国半导体业的新启点。它的推出不是偶然的,有两个方面因素;一个是现阶段资金是限止产业发展的主要矛盾之一,必须加大投资发展产业;另一个是现阶段必须由国家资金来引导,并带动。

另外“大基金”与之前国家的“01与02专项基金”完全不同,它是投资入股,需要投资有回报,它不再是无偿的使用。

2017年3月15日,国家大基金总裁丁文武在上海出席中国产业和技术投资论坛时介绍,截止2016年底,国家大基金成立两年多来,坚持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科学化决策的原则,共投资35家企业,累计有效决策投资43个项目,累计项目承诺投资额818亿元,实际出资额563亿元,分别占一期募资总额的59%和41%。

大基金并非完美无缺,它本质上属于政府的投资行为,有它的局限性。但是在现阶段是必须的,它必须推动企业减少对于政府资金的依赖,而逐步转向市场化,因此加快缩短这段过渡过程,及提升企业的竞争力是首要任务。

地方政府的热情有余

中国新兴产业发展尚脱不开“大起大落”的循环,它与地方政府官员的GDP政绩观以及非市场化因素等相关连。因为部分地方政府聚焦的是项目的开建,至於未来项目的成与败是企业的责任,与它们无关,所以它们的“胆量”一定很大。

据初步统计,2013年开始,中国政府决心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出台《集成电路产业推进纲要》。同时,包括国家大基金、地方政府基金在内,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总额已经超过4600亿元,其中包括15个以上的省,市与直辖市都有半导体业的发展计划。

对于地方政府积极参与半导体业发展的积极性要从两个方面看,有利的方面是它打破产业发展相对沉闷的局面,有活力,动作迅速,可以补充国家资金的部分不足。而不足的方面是导致产业发展不能聚焦,形成合力,打乱国家的统一布局,及有可能造成重复引进等。更为关键半导体不是一个在中国现有条件下容易实现盈利的产业,所以地方政府没有责任,也支持不起产业发展的重任。

因此全盘否定也不客观,同样放任自流也会后悔无穷,需要逐个项目迅速的进行梳理,并加以调整。

紫光不按常规出牌

中国半导体业发展相比于全球的先进地区与国家己经落后了一大截,再不进步,可能真要失去“球籍“。如今为了缩小差距,在大基金等的支持下开始实现追赶,应该对于全球半导体业发展是个大好事。然后中国的行动却得到不同的反映,有时如同“洪水猛兽”,觉得非常的不公平,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紫光在中国半导体业中是个“新兵”,但是它的雄心之大,气势之足己引起业界与全球的关注。也正由于如此,紫光的有些做法可能值得商榷。它首先采用“买,买,买”的策略,从逻辑上是正确的,试图能站在别人的肩膀上再向上延升,但是具体实施方面,如提出要用230亿美元兼并美光。后来又提出要收购台湾地区的三家封装企业的25%股权,结果也被否决。如此的作法让人感觉有些太唐突,而方法上显得有些急躁,反而引起它们的极力抵制。

在国内发展存储器项目中,客观地说现阶段不该是紫光的责任,是产业发展的责任,因为亏损的机率太大。一家上市企业能为发展中国存储器业而承担亏损的责任无法向股民交待。但是紫光仍有发展存储器业的积极性实在是难能可贵,应该予以鼓励与支持。如它不但是武汉长江存储的最大股东,赵伟国任董事长,总投资达240亿美元,月产30万片,作3DNAND闪存;并在南京再投资300亿美元,一期投100亿美元,做存储器,包括3DNAND及DRAM,月产能10万片,另外化300亿元建配套的IC国际城等。

另外紫光发展的目标,以重金投研发,全球揽人才,未来五年,投资约470亿美元,将实现“营业收入达到1000亿美元,手机芯片市场份额成为世界第一,进入世界半导体公司前三名”。

这样宏伟的目标,可能说得有些太满,并非有益。现阶段中国半导体业发展仍是一个“追赶者“的角色,前面的路还很长,需要的是多干少说,干出成绩。对于紫光是个半导体业中的“新进者“,按西方的逻辑觉得更是不可思议,它的动机是什么?技术从何处得到?,加上从常识出发,怎么有可能在五年内崛起一家世界级的公司。通常如一条存储器生产线,从开工到通线用时18个月,之后进入工艺爬坡阶段,按中国现在的水平这一步的差距最明显,表明实现量产的产能扩充速度是缓慢上升。而相比三星西安作3DNAND闪存,它在2014年5月实现量产,而到2016年底时的产能己上升达月产10-12万片,营收已经超过30亿美元。因此即便武汉长江存储能成功,到2020年时营收能实现30亿美元,己是相当的可观,因此紫光的目标可能说得太“满”,让人生疑,现在的英特尔只有550亿美元,及台积电有300亿美元,紫光要实现年营收达1000亿美元目标的底气在里?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Moon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OFweek电子工程网 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 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