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其它

正文

外媒:芯片代工会导致不孕

导读: 国外媒体日前发表分析文章称,早在25年之前,美国科技公司就已承诺在产品制造过程中终止使用导致员工流产和新生儿缺陷的化学物质。虽然美国科技公司把制造业务外包给了亚洲供应商,但是在此后的25年中,他们并没有确保亚洲供应商的员工也得到相同的保护。

外媒:芯片代工会导致不孕

OFweek电子工程网讯 国外媒体日前发表分析文章称,早在25年之前,美国科技公司就已承诺在产品制造过程中终止使用导致员工流产和新生儿缺陷的化学物质。虽然美国科技公司把制造业务外包给了亚洲供应商,但是在此后的25年中,他们并没有确保亚洲供应商的员工也得到相同的保护。以下为文章全文:

流行病学的结果往往是模棱两可的,而且金钱可以蒙蔽科学(见:烟草公司与癌症研究者)。明显的病例是罕见的。不过在1984年的一天,这种情况出现在了马萨诸塞大学艾摩斯特分校新任流行病学副教授哈里斯-派斯泰茨(Harris Pastides)的办公室。

一位通过学校介绍担任Digital Equipment公司健康和安全官的研究生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Stewart)向派斯泰茨说,在公司位于马萨诸塞哈得森半导体工厂的周围,孕妇的流产率极高。女性尤其是育龄女性,当时占据了美国科技产业生产岗位的68%。而且斯图尔特还掌握一些局外人不了解的情况:制造计算机芯片涉及到数百种化学制品。虽然在生产线上工作的女性都在所谓的洁净室工作,而且身着保护服,但这只是对芯片的保护,而不是对员工的保护。这些女性员工被暴露在化学物质中,在某些情况会更是会直接接触到包括生殖毒素、诱变剂和致癌物质的化学物质。生殖危害是职业健康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因为员工未出生的孩子可能会患有缺陷或儿童疾病,而且生育问题也是员工患上其它疾病,特别是癌症的的先兆。在员工得知患病之前,他们根本无法知晓这些情况。

在Digital Equipment同意支付研究经费后,身为疾病群聚专家的派斯泰茨开始对此着手进行研究。在1986年年底完成数据采集工作后,结果令人震惊:该工厂女性员工的流产率是预期数值的两倍。当年11月,这家公司向员工和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披露了调查结果,然后又把它公布于众。虽然派斯泰茨和他的同事被一些人誉为英雄,但他们在半导体产业却遭受了非议。

代表着IBM、英特尔和十多家美国大型科技公司的半导体产业协会,为此成立了专门工作组;这协会的专家们也紧急飞往温莎洛克斯,在巴拉德利国际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与派斯泰茨本人进行会谈。“那一天正好是1987年1月的‘超级碗周日’。我能够清楚的记得那一天,是因为它就像是审判日一般,”派斯泰茨回忆说,“当时会议的气氛充满了敌意。”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的内部记录显示,在这次会谈后不久,该专门工作组就得出了结论:派斯泰茨的学术报告存有“重要缺陷”。

不过迫于公众压力,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的会员企业同意出资对此问题继续进行调研。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科学家设计出历史上最大的工人健康研究之一,涉及到半导体产业协会的14家会员企业,42座工厂以及5万名员工。IBM并未参加这项研究,而是选择聘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对自己的工厂进行调研。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团队负责人阿道夫-科瑞亚(Adolfo Correa)回忆说,IBM当时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是因为这家公司的高管声称IBM的工厂要比其它公司的工厂更加安全。

在流行病学上,后续研究通常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这个原因研究结果会常常互相抵触。但是到了1992年12月,发生了一些罕见的事。上述三项均由半导体产业付费的研究都显示出类似的结果:身处化学制品环境中的女性,她们的流产率要比普通女性的流产率高出一倍。这一次半导体产业做出了迅速反应。半导体产业协会列举出了一系列芯片制造过程中广泛使用的有毒化学物质,并要求成员企业加速淘汰使用这些化学物质。IBM的反应更加积极:这家公司承诺1995年年底之前在全球芯片制造业务中淘汰这些化学物质。

派斯泰茨感觉自己得到了平反。除此之外,与其他人一样,他认为整个事件是公共卫生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尽管半导体产业仍对此表示怀疑,但三份科学研究改变了一代又一代女性的命运。“这几乎就是公共卫生史上的神话,”派斯泰茨说。

但20年之后,故事的结尾却看上去像是一个不同版本的故事。随着半导体制造流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该行业承诺的修补程序似乎并没有进行同样的旅程,至少不是完全如此。彭博商业周刊获得的机密数据显示,至2015年仍有数以千计的妇女和她们未出生的孩子,可能需要面对同样有毒的物质。直至今天,她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仍面对着这些有毒物质。其它证据表明,同样的生殖健康影响也持续了几十年。

因为保密的缘故,风险可能会进一步恶化,而且半导体产业可能仍在使用尚未被发现的其它有毒物质。这是几代女性为制造处于全球经济核心地位的设备所付出的代价。

2010年,韩国医生Kim Myoung-hee离开她在一所药品学校的助理教授岗位,前往首都首尔负责领导一个小型研究机构。Kim Myoung-hee也是一位流行病学专家,对她而言,这同样也是一个机会,让她能够有更多的时间从事公共健康研究。5年前,当她还在哈佛大学担任博士后研究员时,她就已经涉足该领域的研究。

在她履新之后,韩国微电子产业的一系列癌症病例引起了她的兴趣,这其中就包括一起已引发公众关注的特殊事件:两位在三星电子同一工作站肩并肩工作的年轻女性,使用相同的化学药品来治疗相同的白血病。在韩国人当中,患白血病的几率只有十万分之三,但这两位年轻人却在确诊后8个月病逝。很明显,她们的疾病与接触致癌物质有关。激进分子随后又披露了更多三星电子和其它微电子公司的员工患癌症病例。但是产业高管却否认它们之间有任何联系。

Kim Myoung-hee随后开始对全球半导体工人的职业健康研究进行汇编和分析。虽然半导体产业对韩国经济非常重要,但像Kim Myoung-hee这样的研究工作却引不起任何人的关注。到2010年年底,Kim Myoung-hee已经发现了40位患有白血病的病例,他们均表示在工作中接触过有毒物质。“我不知道这是化学产业,还是电子产业,”Kim Myoung-hee说。

物理学推动了微芯片的设计,但它们的制造却主要同化学相关。从本质上讲,芯片制造就是把化学物质和光通过照相电路印制在硅晶片上。英特尔创始人、现代芯片制造的标志性人物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就是一位化学家。他曾与物理学家杰-拉斯特(Jay Last)在印制程序上有着紧密的合作。“我们确实在工作制造中使用到大量令人讨厌的化学制剂,”拉斯特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当时人们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我们把东西倒进了城市下水道系统。”

摩尔本人多年后曾回忆说,当工人们挖出英特尔下面的管道时,他们发现“底部几乎已经完全空了。到那个时候,我们才真正意识到要认真对待此事。”最终,当局可能会在硅谷中心地带圣克拉拉设置比其它地方更多的有毒废物堆场。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Trista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OFweek电子工程网 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 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