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工艺/制造

正文

张汝京卸任新昇总经理 重蹈足球行业覆辙?

导读: 据多单位人士消息,此番调整的原因,理由是张汝京博士的任期截止至2017年5月30日到期,到期后不再续聘。但也有声音表明,主要来自于目前资方要求尽快量产的压力。

上周五披露的消息:由中芯国际(SMIC)创始人张汝京博士担任总经理、300毫米大硅片项目的上海新昇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重大人事变动:张汝京博士3年任期结束,董事会决定张汝京博士将不再担任上海新昇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职。上海新昇半导体的早期投资方代表、同时担任新昇董事长的上海新阳半导体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福祥,也同时去职。张汝京博士与王福祥先生继续担任董事一职。

据多单位人士消息,此番调整的原因,理由是张汝京博士的任期截止至2017年5月30日到期,到期后不再续聘。但也有声音表明,主要来自于目前资方要求尽快量产的压力。现任主导者张汝京先生过多给中国本土供应商提升良率时间,而导致的新昇量产时间的延长。这是有多着急?目前半导体产业的国家层面的投资,到底是为了赚钱还是尽量得提升行业整体的技术水平?

另外,多个渠道信息显示,本决定之日在上周早些时候,但决定伊始并非张汝京博士和王福祥董事长共同去职,而是资方先提出增加Nabeel Gareeb进管理层,类似双CEO模式后,张博士与王福祥先生其中一位提出去职,另一位也接着表示去职。

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至今,很长一段时间如同中国足球一样,一直处于不断追赶的地步。由于半导体产业是一个长产业链的特色,发展之初乃至至今,都面临着上游设备、材料的严格封锁(巴统与瓦森纳协议,西方国家对中国实施高科技产品禁运,一般大家都是按照N-2的原则审批,就是比最先进的技术晚两代,而在审批过程中又拖延一些时间,基本上,中国能够拿到的技术设备都会比发达国家最先进的晚3代甚至更长。),对制造工艺形成制约,虽然在工艺上苦苦追赶,但制约的瓶颈仍在,而这些瓶颈,在早期依托学者官操盘的上海贝岭等投入,已经落伍在目前的时代浪潮里。

中国半导体和中国足球,令小编常常记起的就是两个人:张汝京和徐根宝。同时,也同样存在这么另一群人:实权资方(名为专家学者,却有相当的行政背书,同时,还手伸到企业的运营管理之中。)以及政府背景的资方。

这让中国半导体和中国足球,在小编眼里,有着几分相似,中国足球不用说是被谁的任期内做烂的,中国半导体,也在这些年渗透着多位急功者的影响。

2000年世大被台积电并购之后,早就已经可以退休的他觉得他有责任提升大陆半导体产业的技术水平,就义无反顾地来到大陆,并吸引大量他在德州仪器TI的同事和台湾同行一起来内地创业。当时他不仅卖掉了在美国的多处房产,把太太孩子都带到了大陆,连90高龄的母亲也一起迁居到了上海。

张汝京博士创办的中芯国际,不仅在芯片制造层面对大陆贡献较大,比如早在21世纪初期布局12寸产线,以个人资源,找齐了全美五大教会为他做人格背书,担保他所说的话都诚实可信,并允诺该国政府中芯的产品一定只用于商业用途,不会用于军事用途。2007年12月,中芯顺利拿到了45纳米产品的生产设备,仅比西方发达国家晚了1年左右的时间,2009年1月1日,他们又顺利拿到了32纳米生产设备的出口许可。

然而,半导体行业特别是制造业作为需要资金投入较大的产业,需要有国家资金支持,但国资入股,即很难再从西方国家引进设备,而不引入国资入股,却很难得到国家资金支持。我们很难以想象,是在什么样的坚持和努力之下,张汝京博士将中芯国际建立并不断在制程上突破设备的制约封锁,同时顶住多方压力布局12寸产线,在刚过去的几年里,12寸市场的产能早已证明他当初的眼光布局。

除了芯片制造领域,张汝京博士更大的贡献在于,为大陆半导体产业培养了众多人才,现在大陆制造乃至其它领域企业的高管、CTO/COO/CEO,诸多来自于中芯国际;

同时,张汝京博士还一直有心培养中国本土企业,如果用外来设备,可能立刻量产,用大陆本土公司的设备,可能良率不够,不断改进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1年量产,张博士倾向后者,中芯国际也好,新昇也罢,皆是如此。

而这一切中,老先生并不计较个人利益,无论是中芯国际的股份,还是为了尽早和解放弃在大陆的反诉离开SMIC,或是创办新昇。张汝京博士更像是产业的布道者,而非逐利的企业家。

想起徐根宝,在国足的大体制内退出,创办足球基地,培养青少年一代本该是落在应该具备战略眼光的学者官身上的事情,却要老徐扛着,还不断面临资金问题,个人不断供血基地。

12强赛期间,国足共有颜骏凌、顾超等8名当初根宝崇明基地产出的球员。但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足球急功近利得过分,只有他在重视青少年队伍,踏踏实实做着基础的事情。同样不该急功近利的,还包括半导体产业。

然而,对于上述的第二点,对于一个上市公司(SMIC),尚能够理解普通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心情,二级市场追逐短期利益,大量在财务报表上的折旧导致的报表难看市值低迷是二级市场的韭菜和分析师们难以接受的,很难具备如此的情怀能够去充分理解。

不怪那些分析师,小编很欣赏很多分析师,但战术和战略毕竟是两个层面,这些宣传来自产业十余年经验的分析师,若真具备战略眼光,也不至于不在产业混要到金融行业赚快钱了。

但对于一个未上市的公司,一个刚刚投入建设的300毫米大硅片项目,正在以创办人个人的影响力广纳贤才的时期,利用这个项目又可以带动多少产业内上下游的中国本土公司一起发展,迟一点量产,资方,却竟然奇怪得也坐不住了。 资方求快,到底是要一时的什么呢?

徐根宝崇明办基地,扎扎实实得事情,却艰难运作,襄助者寡,因为不赚快钱,是个辛苦的基本功,甚至基地周边的相关商业来弥补基地的运营,一度宝爷的个人收入还要贴补进去。而这些又恰恰是当时的中国足球真正需要的。

今年全球wafer短缺,日本wafer大厂Sumco拒绝向武汉新芯供货,优先供货给英特尔、台积电、美光等企业。大陆已经看到硅晶圆的重要性,但是硅晶圆的生产工艺,具体说是生产设备,岂能直接了当海外买买买呢?恰恰因为它重要,才更要尽可能国产化,别人可以断供wafer,难道不可以断供设备么?

半导体产业是国之重器,更因如此,在产业重点项目上,量产的指标应该偏向于对上下游行业本土企业的更多带动。不知道还会否有博士一样不计个人私利的虔诚之人专心做产业的贡献,但若有对产业长远发展更多的鼓励和包容,相信还会有更多有志之士的出现。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