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IC设计

正文

走出“芯”道路 基因界“中国芯片”布局全球

导读: 十二年前,中大五院教授、副主任医师宋家武在遍寻体外诊断企业无果后,决定自己注册公司,将生物传感器基因芯片技术转化为产品,珠海赛乐奇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就此诞生。

走出“芯”道路 基因界“中国芯片”布局全球

2016年,赛乐奇建成全球最大的体外诊断用基因芯片生产线。

十二年前,中大五院教授、副主任医师宋家武在遍寻体外诊断企业无果后,决定自己注册公司,将生物传感器基因芯片技术转化为产品,珠海赛乐奇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就此诞生。

去年9月,赛乐奇(sinochips)全资子公司在美国堪萨斯州成立,标志着赛乐奇海外战略正式落地。Sino意为中国的,chip意为芯片,赛乐奇即“中国芯片”。从命名开始,宋家武的视野就望向全球。

凭借独创的生物传感器基因芯片技术,赛乐奇基因芯片的检测精度在临床诊断工业化水平上达到1个碱基(比分子更小的单位),检测的重复性达99%以上,在业内处于金字塔尖。“好比同是发射导弹,别人打出去还有30-40米误差,我们可以‘指鼻子不打眼睛’。”宋家武说。

十余年来,从学者、医生到董事长,宋家武和他的“中国芯片”走过了一条怎样的道路?

艰难创业向全世界“乞讨”

两次采访宋家武,其间每有员工入内签字请示。无一例外,所有员工均以“老师”相称,而非“老板”。这个从商已十余年的董事长,依然保留着“导师”的风骨。

在十几年前,为了实现生物传感器基因芯片技术的科研成果转化,宋老师不得不向全世界“乞讨”。

基因芯片技术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90年代被评为世界十大科技进步之一。1999年,宋家武成为国内第一批基因芯片研究人员,在当时国内两大基因芯片研究阵地之一的上海联合基因就职,牵头研发了国内第一个临床诊断用的乙肝耐药基因芯片,“但当时的准确率只有百分之八十几。”

2002年,宋家武从同济医科大学博士毕业后来到珠海,历经医生、研究员、教授等各个职业,但基因芯片技术的研发却从未间断。

起初,宋家武打算依托其他体外诊断企业做产品研发,但跑遍珠海所有相关企业后,却一无所获,“生物医药行业风险很高,尤其是创新产品,审核难度更大。”宋家武理解各家企业的苦衷,却不愿放弃。他做出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决定:自己干!2005年,赛乐奇成功注册后,宋家武的研发之路方才步入正轨。

“除了技术,我一无所有。”宋家武说,“设备、资金、研究资料都是借来的。”宋家武就职的中大五院并不具备研究条件,为了做研发试验,珠海但凡有相关设备的单位,他都跑了个遍,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成了他的实验室。生物材料则是向全世界的同行“乞讨”。“生物传感器基因芯片技术取得实质性突破,还有赖于2004年在美国堪萨斯大学做访问学者时,其提供的先进设备和完备材料。”

资金也是一大难题。创业之初,宋家武找遍了周边各家风投公司,与体外诊断企业一样,风投公司也因风险过大而不愿接招。宋家武只能发动“友人天使”,自行筹集资金。“大约90%的资金来自家人和朋友,还有10%是政府支持。”宋家武感叹,二十几万的政府创业基金,虽然杯水车薪,却也是雪中送炭。

更加棘手的问题接踵而至。

起步之初,赛乐奇产品的指向本是国家一类新药(世界范围内首创的新药),借用各方资源,其实验室研发的产品均达到一类新药标准。然而,就在2007年,赛乐奇的主导产品被划归为诊断试剂类别,要求在自有的生产基地研发产品,才能申报注册。这意味着,要继续研发,赛乐奇必须建立起自己的厂房、车间,拥有自己的生产性硬件设备。这也意味着,更大规模的资金、设备和人力投入。

“开弓已无回头箭。”就这样,宋家武硬着头皮,真正办起了企业。2008年,1000多平方米的厂房、1台生产设备、5名员工,实体企业赛乐奇就此起步。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