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任正非:赌博在管道

2012-09-18 15:26
空白小盒子
关注

  看问题要长远,我们今天就是来赌博,赌博就是战略眼光。空中客车和波音的竞争,波音假定这个世界是个网络型的世界,点到点的飞行,不需要枢纽中转就可以直达这个小城市,因此波音没有做大型客机,只是在点对点上改进,点对点的飞行;而空中客车则假定未来的航空是“枢纽”型,人们会先坐大飞机,再转小飞机,所以空客的大飞机首先问世了。华为今天就是要假设未来的架构是什么样的架构。我们赌的是“管道”会像太平洋一样粗,我们要做到太平洋的流量体系。

  当前在终端OS(操作系统)领域,Android、iOS、Windows Phone 8三足鼎立,形成了各自的生态圈,留给其它终端OS的机会窗已经很小,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如果说这三个操作系统都给华为一个平等权利,那我们自己的操作系统是不需要的。

  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是防止有一天别人突然断了我们的粮。同样的,我们在做高端芯片时,我也没有反对华为买美国的高端芯片。我们主要还是和供应商合作,甚至优先使用它们的芯片。如果我们不用供应商的,就可能自己建立了一个封闭的系统,封闭系统必然要能量耗尽。在人力资源上,如果系统封闭能量就会耗尽,一定要死亡的;在技术系统也一样,如果做封闭系统,也是要死亡的。

  我们要尽可能地用美国的高端芯片,好好地理解它。这样在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自己的东西尽管稍微差一点,但也能凑合用。我们不要狭隘,我们做操作系统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样的道理,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

  微软的总裁、思科的CEO和我聊天的时候,他们都说害怕华为站起来,举起世界的旗帜反垄断。我跟他们讲,我才不反垄断呢,我左手打着微软的伞,右手打着思科的伞,你们卖高价,我只要卖低一点,也能赚大把的钱。我为什么一定要把伞拿掉,让太阳晒在我脑袋上,脑袋上流着汗,把地上的小草都滋润起来,小草再用低价格和我竞争,打得我头破血流。

  华为在不断地讲管道问题,其实管道不仅限于电信,还有一个绑定客户的问题。我们要看到自己的作用,而不仅仅是依附谁、不依附谁的问题。我们的优势在管道方面而不在终端,能不能产生优势要用新的模式来思维,而不是把所有的生存希望寄托在运营商身上。《国际歌》中唱到,“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一定要靠我们自己。”终端一定会有非常厉害的发展,但是机会不一定就是我们的。我和爱立信高层领导会谈的时候,他很高兴地说:我们终于不做终端了,你们去做终端吧。人家笑我们不见得不对,就看我们能不能有所突破,终端这两年有了很大进步,但未必能进步到最后。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