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富士康内迁是非——“后遗症”

2012-10-15 00:03
孤身万里游
关注

  进富士康之前,她也没想到要上夜班,来之后是每个月轮换一次,上一个月夜班,上一个月白班。同白班一样,夜班也是10个小时,从晚上8点站到早上7点。“夜班可累、可累的,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你得睁着眼吧,确实瞌睡了,就去洗一把脸。”王静说。在富士康,加班、上夜班都是家常便饭,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排斥加班。王静的一个同事这个月加了100个班,拿到了他入职富士康以来最高的4600元收入。

  在王静看来,这样的生活实在太单调、无聊,“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回去时候天已经黑了,整天就是上班、下班、睡觉,每天在那站10多个小时,下班后哪都不想去,就想赶紧回去休息。太没意思了!”王静说。

  即便偶尔休息,这个厂区周边也实在没什么好玩的。富士康建厂之前,这里本是一片农田,富士康的出现就像从地里长出来的一样,除了工厂、宿舍基本没有什么配套设施。

  设置在路边的一些简易房构成了服务这数万工人的主要场所。一位在路边摊吃饭的男性员工表示,富士康虽然在不断加工资,但加工资的速度,还赶不上周边物价上涨的速度。一年前刚来的时候,一个烧饼夹肉才2块钱,现在涨到了4块钱;以前4元钱一份的炒面现在都涨到了8块。如果加上抽烟,每个月吃饭、抽烟,就差不多花去了工资的三分之一。

  除了物价涨得快之外,周边的环境也让工人们感到担忧。打架的、钱被抢的时有发生。王静说,每次路过宿舍区旁边一个没有路灯的小路都让她提心吊胆。

  与为工人们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相比,当地政府更关注扩产、扩产、再扩产。富士康被看成了拉动当地增长的新增长极,即便在今年全国出口形势普遍不佳的背景下,在富士康的带动下,河南的出口额依然接近翻番。

  在不断推高经济数字的冲动下,数万产业工人的生活需求被压缩到了最低。记者咨询富士康所在的郑州空港园区管委会办公室工作人员,他们也搞不清楚这里的公共服务该由哪里负责,他们更愿意谈的是厂房建设。

  压力下的暴力

  相比体力上的辛苦,王静说,每天都可能和生产线上工人发生的冲突,更让她一进车间都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她不得不经常自我安慰,下班就好了。

  作为品管,她的职责就是防止生产线上的工人不当操作,并记录下来上报给绩效考核部门。她的记录虽然不会对生产线上工人们产生直接影响,但会影响生产线线长的绩效,绩效和年终奖挂钩。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