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揭秘】新飞衰落之谜 难以接受的改变

2012-11-21 10:34
天堂的苦涩
关注

  在张冬贵掌权后,大量丰隆系中层干部进入新飞电器,并同时大力推广其“国际化管理模式”。

  在张冬贵看来,新飞有着“国有大型企业的背景”,不可避免地带有浓重的“国企色彩”,即体制僵化、机制不活等国企通病。因此必须进行彻底改造,引入外资的体制,从根本上激活新飞的管理体制。

  于是张冬贵引进包括“QPP(质量和生命力计划)、GSP(持续增长计划)、GAP(加速增长计划)”在内的一系列“西式”管理理念,还组织全厂员工开展“新思路”活动。但这些国际化的管理方法,却被员工认为是笑话。

  至于什么是新思路,罗良笑着说,“谁说的清,反正领导的想法经常变。”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张冬贵认为新飞的工作时间不合理,中午不应该有一个小时的午休,取消午休后还能和丰隆集团的时间接轨。但在罗良看来,这个“新思路”的初衷,“其实就是这帮新加坡人想早点下班,过自己的生活。”

  此外,中高层的频繁变动也遭到员工诟病,“丰隆系不信任中方的员工,大量的丰隆系干部不断被安插进来。此前新飞的中层干部,从来没有超过100人,而从张冬贵时代开始,这一数字不断增加,现在中层干部约三百多人。而且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高层领导人换了,下面的中层干部就随之换掉。”

  一位新飞员工提供的任免邮件通知显示,几乎每个月新飞内部都有中高层的人事变动。“人事任免每个月都有,非常频繁,高管大多是空降。”

  李连印就此事讲了一个故事。“后来新飞的管理层人员太多了,而且这批丰隆系的干部很少去车间,工人对这些领导的职务名称叫不清,也分不清谁的官,只好看工作服的领子。普通员工的

  工作服是黑领的,管理层是花领的。”这个故事得到包括罗良在内的多名新飞员工的核实。

  “新领导到任,都要进行市场考察。说白了,就是花公司钱,进行全球旅行。每周人家还得飞上海过周末。”罗良说,这些跟以前的领导完全不一样,他们很少下车间,也不像刘炳银那样跟工人像兄弟一样。

  更让员工接受不了的是,这帮他们眼里的“闲人”,每年拿着百万以上的薪酬。“养这么多领导有什么用,既耗费公司资金,又造成内部管理流程变长,造成沟通障碍。”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