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圳富士康3年1772人工伤 车间呆两小时就头晕

2012-12-22 08:47
论恒
关注

  谢湘斌收拾好行囊,准备回家。

  “20多岁就出来打工,蛮想多挣点钱回家,钱没挣多少,身体却垮了。”36岁的谢湘斌是湖南冷水江市潘桥乡人,他指着自己的身体说:“现在一身都是伤痛。”

  谢湘斌在进入富士康工作3年多后患上职业性轻度噪声耳聋。“耳朵里整天就像敲着锣,轰鸣着,听不清声音,每天睡眠不到4小时……”这种身体损害不可逆转,噪声耳聋将永久性地陪伴他的后半生。今年7月,他被鉴定为八级伤残,深圳市社保局已认定其为工伤。

  与谢湘斌年龄不大相符的脸上,皱纹横生,写满岁月的沧桑与对前途的茫然。“我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是家里的顶梁柱,妻子、父母,一家人都靠我养活。”谢湘斌说,“我这个身体,在深圳已经没有公司会再要我了。”他准备回到老家找点事做,“可能再也不会来深圳了。”

  隐形工厂

  车间里的噪音达到了90至100分贝,“说话要靠吼”,长期工作足以致人耳聋。而在电镀车间,“我戴着三层口罩在里面呆了两个小时就开始头晕。那是一种极其恶劣的工作环境,你如果没有进去过,是无法想像的”。

  谢湘斌曾到富士康门口举过牌子,到信访部门上访过,在网上发过帖,上过职业“拍客”的视频述说自己的遭遇,奔走了将近一年。直到今年9月28日,晶报刊登深度调查报道《26岁富士康工人左脑被切除之后》,一直在默默帮他的朋友们看到报道,才与晶报深度调查记者取得联系。

  《26岁富士康工人左脑被切除之后》讲述的是一例典型的工伤案件。设备维修工程师张廷振到富士康工作不到3个月,在维修灯管时被电击,从梯子上摔下来倒栽在地上,因送医不及时,左脑被切除,导致右侧肢体瘫痪,成为一个智商为零、永久需要人照顾的“废人”。按照正常的鉴定程序,张廷振很可能被认定为伤残等级中最严重的一级伤残。但他至今未能获得相应赔偿。原因是,他虽然一直在位于深圳龙华的富士康工作,但与他签订劳动合同的富士康公司却是在惠州注册,因此只能按比深圳低的惠州社保标准赔偿,而这点钱尚不够他一年的康复费用,张廷振父亲拒绝去惠州鉴定。张廷振一家因此陷入困境。张廷振的遭遇经晶报报道后,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关注。英国路透社、《中国日报》、《南方都市报》等媒体纷纷跟进作了报道,社会各界给了张廷振很多关心和帮助。

  谢湘斌正是张廷振的同事。他们都在富士康旗下的鸿富锦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CNSBG事业群)工作,此前,他们并不认识。晶报的报道使他又找到了一个“同类”——他们都是富士康工厂工伤的受害者。不同的是,张廷振是事故导致的器官损害,而谢湘斌是职业病造成的器官功能障碍。张廷振所受的工伤损害明显、直观,谢湘斌所受工伤则看不到明显的器官损害,表面上与常人无异。但是,“后一种工伤的发现、认定、索赔比前一种要困难一百倍。”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