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为:灰度反资本

2012-12-10 09:08
退思
关注

  最近,由于华为轮值CEO徐直军接受了《财富》(中文版)的采访,谈得相当开放,再加上长年接近任正非的专家田涛与吴春波新书《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简称《下》书)也透露了相关信息,华为一直云里雾里的股权安排,在外人眼中清晰了一层。

  其实,几个月前,《财经》杂志在其出色报道《华为:长达12年的虚拟股还原》中,就曾提到:从2000年12月起,任正非独立股东的地位在华为董事会上首次得以确认,他的股票从工会持股中单独剥离,而华为其他股份由公司工会持有。上述这个基本事实在徐直军的这次受访中被确认:华为只有两个股东:“一个是任总,一个是工会持股会”。其中,任正非的个人股份,据《下》书透露,是1.42%(截止2011年)。另据华为几个月前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的发言,截止2011年12月,华为有65596名持股员工。根据华为2001年以后开始的“虚拟受限股”安排,这6万多名员工对公司有投资权、分红权,但并没有受法律确认与保护的股权所有权。

  如此架构在华为内部存在运行10多年。不论是在资本意义上还是在精神文化意义上,该独特的股权结构已然成为华为高速发展的核心动力。从2001年到2011年,华为公司销售收入从235亿元,增长到2039亿元。

  我们用几个对比来看这个股权安排之独特所在。从股东数量比上,看似是只有两个股东,一比一,但这边是任正非一个自然人,那边的实际权利人是65596个自然人;从两者的权益对比上,创始人任正非只有1.42%,绝大多数股份由员工持有,但是要注意,员工持有的只是虚拟股,能分红,但无权占有;在治理参与方面,6万多名员工有权选举与被选举股东代表,待选出51名股东代表后,再从中轮流选出13位作为董事会成员,他们里面的三个人再实行CEO轮值制度,三人里面没有任正非,任正非在2011年年初的内部谈话中,明确说,“我和董事长(孙亚芳)都作为虚位领袖在董事会里存在”。

  如果仔细体味,这几组关系对比中存在着不平衡的平衡的微妙意味。简单说来,就是:任正非身为创始人与早期绝对控股大股东,却把绝大多数股权让渡给华为几万员工,自己只留微不足道的一丁点;但是,让渡出的权利又是非常受限的,“受限”表现在,每年重新分配一次、你并不拥有所有权。这样的安排使得华为团队始终保持在一种激活状态,一方面,他们能充分享受到企业增长的红利,并以此为激励,另一方面,除了任正非所持有的那一丁点儿,任何人没有粘滞在手的股权,没有人能躺在既得利益上怠惰。任正非通过牺牲自己在产权上对华为的占有,实现了从精神到物质上,对华为团队源源不断的长期驱动。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