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谷歌“为善主义”的界限

2012-12-27 09:18
seele_jin
关注

  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曾写道:“世界未来系于机械奴隶制、奴隶制的机器”。如果放在今天,这名爱尔兰作家可能会成为Google Now的拥趸。这是网络公司谷歌(Google)推出的产品,旨在与苹果(Apple)犀利的声控虚拟个人助理Siri竞争。

  Google Now不像Siri那么夸夸其谈。它能通过分析谷歌手中关于你的现有信息,为你的问题预先准备好答案。然后它会选取你目前所需要的信息的片段,以优美的索引卡的形式呈现出来。目前谷歌在安卓(Android)手机上推出了Google Now,可能不久也会推出浏览器版。

  这是典型的减少繁琐事务的机器。稍后要赶飞机?由于你的订票信息保留在谷歌邮箱或者谷歌日历中,Google Now将显示提醒,告诉你抵达目的地时天气如何,指出前往机场的最佳路线,提前检查路况。

  这一切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谷歌能够预测你的信息需求。其预测基于某些关于你的身份、需求、想去什么目的地的理论。对于很多活动而言,这一理论无需很深奥就能产生精确的预测。谷歌不必猜测你的政治立场就能注意到,你经常在周一开车去机场。

  但最新版Google Now也生成了完全不同的提示。每个月末,谷歌都会愉快地报告(你甚至从未问过!)你步行了或者骑车了多少英里。这种干预可就不是天气状况之类的小事了。在这里,谷歌假设,与开车之类的方式相比,走路更加重要,或许更加道德。它明确无误地在其应用上“烙上了”道德标签,这种做法可被称为“算法说服”(algorithmic nudging)。

  如果政府提倡这种监视式的干预,很多人会感觉受到了侵扰,不仅因为其条款必须接受公共辩论。我们是在衡量正确的事情吗?我们是否把机构失败不公平地归咎于个人?毫无疑问,在曼哈顿走路比在洛杉矶郊区走路容易多了。

  然而,在谷歌“掌舵”的情况下,此举遭遇到的抵制很小。我们并不介意自己的手机在始终“监视”着我们——至少在谷歌需要使用这些数据告诉我们航班延误时如此。同样,我们也采信这样的观点,即谷歌重塑其收集到的信息的努力是客观的,这些信息本来就“存在于自然”,不受记录设备或测量系统的影响。

  谷歌为善的威力和诱惑只会与日俱增。随着谷歌的各项服务整合为一体——地图、邮箱、日历、视频、图书,谷歌越来越了解我们在道德上的失败之处。随着谷歌开始通过其无人驾驶汽车、智能眼镜、智能手机等产品介入我们与建成环境之间的互动,“算法说服”的空间也在扩大。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