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度:问鼎全球PC之巅后 联想离世界级公司还有多远?

2014-01-27 08:52
科技潮人
关注

  联想在这三家中结果最好。中国并购公会会长王巍说:“当时我印象深刻,联想并购有三个目标:客户不减、品牌不减、资产不减。我觉得基本算是达到目标,要是失败早就垮了。”

  在一个有1400多种语言、官方语言为英语的国家,在一座飘着尘土、咖喱味、酸奶油味、尿骚味和汽油味的城市——印度班加罗尔,我偶遇张琰,一位胖墩墩的、笑容和气、一口京片子的中国人。29岁的张琰是联想集团呼叫中心运营支持部亚太及拉美区经理,到印度给棕色皮肤、高鼻梁、黑眼睛的同事做培训。他每年飞行里程是10万公里,相当于绕赤道飞行2.5圈。联想的高管,每星期置身不同时区,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一天24小时,两名助理分别承担12小时的联络工作。“抓住空子就休息,实在困了也不敢喝咖啡,长期用咖啡刺激对身体不好。这就是全球化的代价。”在美国的杨元庆助理于智博告诉我。

  2010年,张琰到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和供应商谈合作,后者办公室里插着很多国家的国旗,每面国旗代表一位客户。张琰告诉供应商:“下次我给你带一面中国国旗来,我希望你记住,我们是一家中国公司。我们现在是全球第四,未来三年,我们会成为全球第一。”最开始,这家供应商为联想呼叫中心提供两名人员,联想的俄罗斯呼叫中心搬到布加勒斯特之后,这家供应商为联想提供的人员增长到几十名。

  我感觉到张琰身上涌动着强烈的情绪,对联想的归属感以及身为中国人的自豪感。他摘下眼镜擦了擦眼泪:“我妻子问我,这么忙是为了什么?我对她说,你没法体会,这是别家公司提供不了的机会。”在进入联想之前,他在惠普大连分公司工作。

  2012年12月,微软CEO鲍尔默在北京停留7小时,中间到杨元庆家里拜访。联想与微软有“5+5”的计划,每季度双方的五名高管交流未来合作最重要的五个方向。两家的CEO也经常见面。“我们是微软的大客户,不是吗?”联想集团美国总部产品发布总监王伊宁反问我。

  Intel CEO保罗·欧德宁在宣布退休之前,与杨元庆在中国黄山面谈。杨元庆住在罗利的时候,也常邀请当地公司总裁、北卡罗来纳大学校长到他家做客。“这说明杨元庆国际地位的上升。”王伊宁说。

  ………………

  根在中国,既是联想的幸运,又是联想的包袱。自古以来,中国就有天朝上国、世界中心的思想:清朝往前是地球的中心,现在是亚洲的中心,甚至是世界的两极之一。肇始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的明治维新和洋务运动,日本选择脱亚入欧,中国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韩国三星的广告遍布全球,在印度班加罗尔街头,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你看不出这是一家韩国公司。韩国乐团为自己取了英文名,为进入欧美市场创造便利条件。

  中国人呢?用中国人的思维思考,用中国人的审美情趣设计,用中国人的方式销售,用中国人的话语体系表达。联想的报告曾经是中国建国后形成的一套枯燥、僵化的公文表达方式:“深挖地效”、“全面提升生产效率”。在外企工作十六年的魏江雷问他的前任,这是什么意思?对方说:“你不是中国人吗?看不懂中国字吗?深挖就是深挖,全面就是全面。”魏江雷现任联想副总裁、中国区CMO,2007年他刚加入联想面对的困境是,他的下属不懂如何用英语表达。

  这就是联想全球化面临的首要挑战:在中西方之间建立起一套有效的沟通机制。联想用英语做公司的官方语言,除了中国区内部会议,其他地方一律使用英语。

  这是一个相当艰难的挑战。以杨元庆为代表的联想中坚力量,基本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毕业的大学生。接手IBMPC业务之时,他们已经十多年没碰英语了。早期,联想中国高管人人配备翻译。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HR负责人乔健说,很长一段时间,她只看见PPT哗哗地翻,一串串数据滚动。她懵懵懂懂,大脑一片空白。已在联想工作十多年的她,痛苦地思考:“我是不是该离开?”外籍高管也用语言水平衡量她的业务水平。“幸好,我内心强大,觉得自己还是明白的,就死扛,使劲学习。”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