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大数据“云骚扰”时代的隐私权保护

2014-12-15 12:27
瑾年Invader
关注

  大数据时代传统的数据保护方式失效了,只要用户使用智能手机,他就必须将自己的个人数据所有权转移给服务商。更复杂的是,经过多重交易和多个第三方渠道的介入,个人数据的权利边界消失了。在模拟和小数据时代,能够大量掌控公民个人数据的机构只能是持有公权力的政府机构,但现在许多企业和某些个人也能拥有海量数据,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过政府机构。

  随着以云计算为标志的大数据时代来临,依靠云计算的数据处理能力,人们不再对浩如烟海的信息一筹莫展,相反,数据成了有价值的资产,成了极富增值潜力的“金矿”。通过用户的网页浏览、网购偏好、社交网络交友信息、微博关注、手机位置服务等日常应用搜索各种数据,其目的无非是利用这些数据攫取商业利益。例如,当用户浏览网页或使用搜索引擎时,他访问的网站和搜索引擎会记录并锁定相应数据,然后有针对性地向其推荐与之相关的目标广告。同样,手机位置服务是一种基于手机物理位置的计算机定位程序。除了GPS导航、个性化天气预报、手机位置查询等常见应用外,手机位置服务还在社交媒体上得到了广泛应用,如微信中的公众账号和微博的地理定位功能。手机位置服务的另一项重要功能是移动商业广告,即通过确定移动客户端用户的地理位置,广告服务商向目标客户推介精准化的商业广告。

  在目前技术条件下,即便用户不使用智能手机,或主动关闭GPS定位和无线上网功能,服务商也能依据手机与基站的连接时序确定手机位置。如果把手机用户的位置信息与其通话记录、上网习惯等数据加以整合,即可得到基本准确的更多用户信息。如用户热衷于社交媒体互动,那么他就可以得到更多、更精确的定向广告内容。每时每刻,我们都处在被云骚扰的状态中。

  在当代社会,信息隐私与信息隐私权越来越受到关注。其影响因素包括四个方面:可收集的个人信息的总量、所收集的个人信息的传递与交换时间、所收集的个人信息的可保存时间以及可以获取的个人信息的种类。克雷格和鲁道芙指出,数字化时代对个人的通信隐私、行为隐私和人身隐私带来了空前挑战。在通信隐私方面,虽然人们普遍认为电话、短信、电子邮件和各种网络通信属于隐私,但很多国家在数据保留技术与相关政策法规层面已经有可能对它们进行长期监控。在行为隐私方面,我们的很多行为数据已经被采集并用于预测我们的行为,如购买意向、商业信用、保险方面的风险乃至有无实施犯罪或恐怖行为的潜在可能性等,这些对个人行为的数据分析也能用于预测哪些方法可以最有效地影响到我们的行为。在人身隐私方面,人们以往在社会中的日常活动具有相对的匿名性,但各种影像监控设备、具有人脸识别功能的数字照片和跟踪软件无疑正在改变这一情况。

  在美国,至今未对隐私权做出整体性的立法。出于对个人权利的强调,个人数据主要被视为个人资源,对个人数据与信息隐私的保护建立在利益权衡之上,法律上的规制多根据具体情况分别纳入个人健康、安全、财产保护与消费者权益保护的范畴。因此,美国主要以部门法规制个人数据涉及的信息隐私问题,采取的是针对具体争议的“问题一应对”模式。在欧洲,鉴于隐私权被视为基本人权,个人数据和信息隐私在价值上无疑超越了商品,人们甚至为了保护个人数据和信息隐私而不惜牺牲商业利益。与美国不同,很多欧洲国家在宪法中明确规定了对个人隐私权的保护。在1953年颁布的《欧洲人权公约》中,不仅明确提出每个人的隐私应该得到尊重,还富有远见地指出,《公约》的宗旨就是依据时代的变迁和技术的发展而不断规范与强化对基本人权的保护。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