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高通反垄断案尘埃落定 整机计费模式打折

2015-02-11 09:23
夜隼008
关注

  日前,中国电信终端产业链年会上,面对台下众多手机终端厂商,高通公司执行董事长保罗·雅各布在演讲第一部分罕见评价“高通的合作模式”。

  保罗·雅各布表示,“高通的合作模式”是高通及产业链实现创新的基础。虽然他并没有具体谈论“高通的合作模式”是什么,也没有将其与高通反垄断案联系,众所周知,高通面对国家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最大的压力并不是支付高额罚金,而是被迫修改核心商业模式。

  高通收取专利费时,并不是按照芯片价格作为基数计费,而是按照设备整机市场销售价计费。虽然这一模式受到产业链诸多抵制,不过高通芯片无可替代的强势地位帮助其成功实施这一模式。

  2月10日,国家发改委就公布了高通反垄断案最终结果,处以60.88亿元(约9.75亿美元)罚金,创下我国反垄断处罚纪录,同时,高通还将针对国家发改委指出的多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行为作出整改。

  结果是多方的“妥协”:高通接受罚金,并在“取消反向授权”、“不对过期专利收费”、“无理由不搭售非标准必要专利”等方面按照国家发改委要求做出让步,然而高通没有放弃“整机计费”。

  高通的让步是“打折”——“对为在我国境内使用而销售的手机,按整机批发净售价的65%收取专利许可费”。

  高通公司认罚

  对于高额罚金和整改要求,高通公司在发给笔者的邮件中写道:“高通将不寻求任何进一步的法律程序进行抗辩。同意实施整改方案来修改高通在中国的某些商业行为以完全满足发改委的决定中的要求。尽管高通对调查的结果表示遗憾,但很高兴发改委已经审阅并批准了高通的整改方案。”

  2013年11月,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公司展开反垄断调查。调查结果公布时,高通公司还正受到来自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欧盟委员会的调查。

  在中国的调查中,高通总裁DerekAberle至少先后9次造访国家发改委。去年7月11日,发改委明确了调查方向,包括:“整机作为计算许可费的基础”、“将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捆绑许可”、“要求被许可人进行免费反许可”、“对过期专利继续收费”、“将专利许可与销售芯片进行捆绑”、“拒绝对芯片生产企业进行专利许可以及在专利许可和芯片销售中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

  去年8月22日,高通提出整改措施;去年10月24日、12月5日,国家发改委就最终处理方案两次与DerekAberle交换了意见。

  国家发改委表示,高通公司在CDMA、WCDMA、LTE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和基带芯片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包括:

  高通公司对我国企业进行专利许可时,拒绝提供专利清单,过期专利一直包含在专利组合中并收取许可费。同时,高通公司要求我国被许可人将持有的相关专利向其进行免费反向许可,拒绝在许可费中抵扣反向许可的专利价值或提供其他对价。对于曾被迫接受非标准必要专利一揽子许可的我国被许可人,高通公司在坚持较高许可费率的同时,按整机批发净售价收取专利许可费,导致高通公司收取了不公平的高价专利许可费。

  其他违法行为还包括搭售“非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基带芯片销售中附加不合理条件”。

  所谓标准必要专利(standardessentialpatent,“SEP”),是指纳入相关技术标准的专利技术。一旦厂商的专利技术成为标准必要专利,其他厂商就不得不使用该专利,而该厂商也成为该标准必要专利唯一供给方。

  发改委认为,高通公司将非标准必要专利与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进行“搭售”,导致部分厂商被迫使用高通公司的非标准必要专利。发改委还认为,高通公司利用自己的市场支配地位,以“拒绝供应”来对付不愿意与高通公司签订专利许可协议,或者就该许可协议向高通公司发起诉讼的厂家,从而迫使厂家接受高通公司的条件。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