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缓冲/存储技术

正文

紫光西部数据正式开业 “豪门创业”能否成存储排头兵?

导读: 紫光集团在中国IT版图上的快速崛起,得益于其大刀阔斧地买公司,2013年买下展讯,2014年收购锐迪科,2015年与中国惠普合资成立新华三,2016年3月与美国西部数据公司成立合资企业紫光西部数据有限公司。

  紫光集团在中国IT版图上的快速崛起,得益于其大刀阔斧地买公司,2013年买下展讯,2014年收购锐迪科,2015年与中国惠普合资成立新华三,2016年3月与美国西部数据公司成立合资企业紫光西部数据有限公司(简称紫光西部数据)。

  9月8日,紫光西部数据正式在南京开业,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以及江苏省省政府和南京市市政府的相关领导现身,为紫光家族新成员问世站台。下一步紫光还会买什么,将构建一个什么样的紫光版图?紫光西部数据在紫光家族、在中国IT版图里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紫光西部数据与IBM、华为、EMC、浪潮、联想、戴尔等将会形成怎样的竞争格局?

  紫光与西部数据牵手成必然?

  现在IT的竞争事实上是产业生态和产业体系的竞争,巨头之间的比拼其实是架构产业和产业体系能力的竞争。所以当紫光“买、买、买”买到今年年初的时候,紫光以“集成电路产业为主导,向泛IT、移动互联、云计算和云服务等信息产业核心领域集中发展”,构建从“芯”到“云”产业链的战略意图,就已相当清晰了。

  在“芯”端,紫光有展讯、锐迪科。在“云”端,紫光有云与数据中心基础设施提供者世纪互联,以及提供服务器和网络系统解决方案见长的新华三,但还缺存储系统。在IT系统的三个关键维度,计算、网络和存储中,紫光当然不能打“三缺一”的牌,所以在紫光和惠普合资组建新华三、拥有了服务器和网络系统之后,紫光将出手存储系统并非意料之外,构建更自主可控的IT生态链,当然不能够缺乏数据的承载体——存储,尤其是在大数据时代。

  但构建存储系统,同样有很多可选的伙伴,为什么会是美国西部数据?这其中的逻辑应该为,一是西部数据是全球最大硬盘供应商,大部分的存储系统厂商都是西数的伙伴和客户,二是西部数据在2012年收购了环球存储(HGST)、2016年收购了闪迪(SanDisk)之后,西部数据就有了存储系统和闪存的能力,有了从底层介质到系统到闪存全线的技术资源和能力。此前,就曾传言紫光欲入股西部数据,但由于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介入才被迫中止对其的股权认购。

  基于以上理由,想要锁定“核心”存储能力的紫光联手西部数据理所当然。而西部数据为什么会在中国选择紫光?美国西部数据全球高级副总裁Dave Tang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用了几个“度”和几个“能力”来形容西部数据对紫光的判断:从业务的宽泛度、中国市场的曝光度以及技术的开发能力、市场能力、工程能力和用户能力来看,紫光都是西数在中国发展的必须选择。

  于是,今年3月28日紫光西部数据正式注册成立,总投资为3亿美元,注册资金为1.58亿美元,紫光持股51%,西部数据持股49%,总部坐落于南京秦淮高新区,市场销售总部位于北京。

  “豪门创业”能否成存储排头兵

  有人称紫光是“豪门”,因为从2013年到现在紫光总投资额已经超过1500亿元,但同样有观点称紫光现在处于“创业期”,因为所有的“买、买、买”都必须渡过整合期,才能将“国际资源”和“自主创新能力”融合在一起,变成真正的紫光能力。紫光西数能顺利“孵化”出来成为赵伟国所期望的“数据和存储领域排头兵”吗?

  今天中国的存储市场,拥有IBM、戴尔、华为、浪潮、EMC等IT综合供应商。作为后来者,紫光西数如何与这些巨头抗衡,改变目前已经成形的市场格局?如何构建起存储系统能力?这些挑战考验着紫光西数掌门人缪刚和他的团队。

  缪刚在就任紫光西数CEO之前是NCR大中华区总裁,有国际背景和中国本土经验,NCR的“长袖”领域是金融和电信等关键领域,从其背景和经验看,紫光西数希望切入的智慧城市、金融服务、媒体娱乐和天文气象、电信、基因科学、医疗卫生等领域,既有缪刚熟悉的部分也有很多待开拓的领域。但对缪刚来说,可能最大的难题还在于如何快速招兵买马。记者在紫光北京西数办公室看到目前紫光西数所在的办公区,大部分位置还空闲着。缪刚对记者介绍,紫光西数的总部在南京,主要研发团队也在南京,目前的团队是100人,70%为研发人员,紫光招人,不是要看数量,更看质量,希望明年这个时间能够扩展到200人。

  谈及市场上那些国内和国外的存储系统厂商、竞争对手,缪刚说:“事实上紫光西部数据与这些企业是竞合的关系,因为紫光西部数据有他们没有的底层存储技术。看起来紫光西数是后来者,但其实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因为存储产业正处于技术架构的‘变局期’。”

  “因为数据规模和数据属性的变化,对数据存储的处理能力、交付能力和交付速度提出了更大的挑战,在这样的背景下,存储系统的体系架构也会随之发生变革,传统的数据中心需要向云规模数据中心迁移。”

  Dave Tang表示。从他的分析来看,未来云规模数据中心存储有三种构建模式,一是软件开发,二是系统集成,三是整合成套提供。第一种优势是可按需定制,缺点开发成本高;第二种系统集成,可选硬件和软件,但缺点是集成复杂度高于想象;第三种整套交付系统,优点是无开发成本,方便调用。从目前看,第三种会成为主流,而在这个维度考验的是厂商垂直整合优化的能力、生态能力以及与应用场景的对接能力。

  从西数的收购与合作方向来看,西数希望打造第三种整套交付能力,而正是这个维度,西数与紫光有高度的互补性、可能性和创新空间。但同样,构建系统能力,需要紫光西数在软件开发能力和工程技术能力维度进行更多的投入。Dave Tang表示。

  技术的变局、需求的井喷,加上合资西数的高起点和紫光集团的资源,应该说,为紫光西数崛起提供了很好的前提和可能性,而能否抓住这些变局的可能性和机会,要看紫光西数接下来的运作,能否在软件和工程的维度进行强投入。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