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其它

正文

被爆裁员3000人 中兴发展为何与华为越拉越远

导读: 据路透社日前援引中兴公司多名高管人士的消息称,中兴将裁员约3000人,其中1/5将来自表现欠佳的手机业务部门。

据路透社日前援引中兴公司多名高管人士的消息称,中兴将裁员约3000人,其中1/5将来自表现欠佳的手机业务部门。

该消息称,中兴当前在全球拥有60000名员工,而此次将裁员约5%。其中,全球手机业务部门将裁员600人,占手机部门员工总数的10%。一位高管称:“中国手机业务部门的裁员比例将超过20%,将在今年第一季度内完成。”

中兴手机业务海外分公司的一位经理称,他所在部门被要求在今年1月底前裁员10%。该经理称:“一些员工还被指名必须裁减,因为他们曾试图应聘竞争对手华为,被视为‘不稳定因素’。”

中兴是唯一一家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拥有显著份额的中国厂商。当前,中兴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约为10%,为第四大厂商。

去年3月,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中兴遭到美商务部处罚,限制中兴在美国的供应商向中兴出口产品。但是,美国商务部已将授予中兴的临时出口许可进一步延长至2017年2月27日。

但这种不确定性已经影响了中兴的业务表现。IDC数据显示,中兴去年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与2015年相比下滑了36.5%。

中兴董事长赵先明今年新年曾向员工表示,中兴正遭遇31年来的最大危机。

与之对比明显的是,早前华为刚宣布2016年营收达到5200亿元,较之去年同期增长了32%。两个业务曾经如此相近的公司,似乎却走向了不同的结局。我们不妨来看一下中兴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这样的局面的。

抓住通信实际,中兴的崛起

翻开中兴通讯的发展史,可圈可点的首先是三次大的产权改革,问到中兴通信的每一位参与者,无论身居何职,都不约而同地谈到这一点。

深圳特殊的经济环境吸引了众多的投资者。当时身为航天系统陕西691厂技术科长的候为贵等人来到深圳,与长城工业深圳分公司(后并入深圳广宇工业公司)、香港一家电子贸易公司达成合作意向。1985年,三方合资的“深圳市中兴半导体有限公司”成立。

“深圳市中兴半导体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80万元人民币,691厂占总股本的66%,第一次产权改革,奠定了中兴通讯“多元化”股权结构的基础,并从一开始就摆脱了单一产权的种种弊端。

看准了民族通讯产业发展的好时机,侯为贵等人采取个人集资的方式,建立了民营科技企业———深圳市中兴维先通讯设备有限公司。1993年3月,691厂和深圳广宇工业公司与“中兴维先”再次进行产权重组,共同投资组建“深圳市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 注册资金300万元,两家国有企业控股51%,民营企业“中兴维先”占股份49%,由“中兴维先”承担经营责任,首创了“国有控股,授权(民营)经营”(有人称之为“国有民营”)的“混合所有制”模式。

中兴“混合所有制”经济模式从它一诞生起就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在中兴通讯上市前,国有资产已经成功增值100多倍,而1997年的成功改制上市,则成了中兴通讯公司“混合所有制”经济模式的又一飞跃。

创立初期的中兴,和大多数中国公司一样,经营着“三来一补”业务。80年代末、90年代初,起步中的中国通信行业炙手可热。侯为贵也在摸索尝试中发现了通信设备的商机。

1986年,侯为贵用做贸易挣来的钱成立研发小组,专攻交换机领域,1989年研发出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程控交换机,中兴也随之转型为通信设备制造商。到1992年,中兴合同销售额已经突破1亿元。

有人说,中国通信设备市场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国际市场。80年代的“七国八制”,中国通信市场被国外巨头所垄断,以“巨大中华”——巨龙、大唐、中兴、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与国外巨头一边学习一边竞争,终于闯出一方天地。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没有侯为贵作为技术专家的敏锐嗅觉和坚持不懈的研发投入,当时弱小的中兴是很难争得立足之地的。

前10年的发展,让中兴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也在产权模式上进行了创新。1993年,侯为贵推动了中兴第一次产权改革,与30多名自然人组建了民营企业中兴维先通;与691厂、深圳广宇工业合资成立了中兴新通讯,两家国有企业控股51%,维先通占股份49%,并由后者承担经营责任,侯为贵出任总经理。

这一举措开创了国内“国有控股,授权经营”的混合经济模式,也奠定了中兴以后的发展基础。

实际上,出生于1941年的侯为贵,和联想的柳传志、长虹的倪润峰、华为的任正非、万向的鲁冠球这些声名远播的企业家同属于一代人,不同的是,在第一代企业家群体中,侯为贵几乎是最低调的,鲜有采访及内部讲话流出。

“这和侯总的出身背景有关系,他做过老师,有读书人的简朴和务实。”利乐说。

侯为贵也曾说自己是一个不善于在公众场合表达的人,“我的性格内向一点,这不一定是优点,对于管理企业来讲,也不一定是最好的,但管理企业各有各的招数,最后看的是结果。”

“他不像任正非,任正非有一点‘酒肉穿肠过’的感觉,侯为贵有点像‘道’,很多时候他吃素,在修行。”一名曾在中兴任职多年的离职老员工王安(化名)如是评价侯为贵。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