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嵌入式设计

正文

缺失的举证!酷派学生兵“被”离职你怎么看?

导读: 2017年1月9日,刚毕业进入酷派集团的杜立“被”离职了。让他愤慨的是,自己竟然是被公司人力资源部的某负责人利用办公账号,替他提交的离职申请。与他一样“被”离职的,还有同时进入酷派、同在一个部门的同事方芳。他们在试用期间各项表现优异,却都在转正的前两天...

1485311304342015950.png

2017年1月9日,刚毕业进入酷派集团(以下简称“酷派”)的杜立(化名)“被”离职了。让他愤慨的是,自己竟然是被公司人力资源部的某负责人利用办公账号,替他提交的离职申请。

与他一样“被”离职的,还有同时进入酷派、同在一个部门的同事方芳(化名)。他们在试用期间各项表现优异,却都在转正的前两天,被莫名辞退。

但这两个学生兵只是酷派裁员计划中的冰山一角。

过去数月内,酷派陆续进行人员缩减。而员工被辞退的理由,有“各部门人员超编”“工作思路与相关领导理念不符”等。

据记者独家获悉,有公司内部人士爆料称,新年过后酷派或将裁员40%左右。

去年6月17日,乐视增持酷派股份至28.9%,晋升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但大股东的“救命稻草”未对发展掣肘的酷派形成拉升之势,反受乐视“欠款门”“裁员门”波及,酷派的股票一再下跌。

上述内部人士表示,酷派因经营不善,被迫优化裁员。

但在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彭志律师看来,裁员并非想裁就裁,酷派若以经营困难为由进行裁员,则应提供证据证明其经营困难,并依照法定程序进行裁员,若仅以部门超编、招录有经验的人等为由裁员或涉嫌违法。

年后或裁员40%

最近有媒体称,中兴通讯将裁员3000人;酷派在前不久也被曝出旧臣老将被清洗一空。其第一大股东乐视的资金链风波,更为唱衰酷派造势。

其实早在2014年9月,便有“2小时裁员10%”的酷派铁腕传说,但酷派官方回应,10%员工系转岗合资公司而非裁员。

而今,酷派或将迎来它的又一次生死之战。

记者独家获悉,年后酷派总部、中国区及各部门都将进行裁员,裁员比例或高达40%。

此次被离职的应届毕业生杜立和方芳,就是这次规模化裁员的前奏。

据杜立介绍,他和方芳于去年7月10日通过校招入职酷派品牌及传播中心,并签订劳动合同,试用期为6个月。

在试用期间,两人业绩屡获优秀,被直属上司和集团领导称赞,其所在DM团队更为酷派获得第一个营销大奖,获评《南方都市报》“年度十大影响力事件”,超额完成公司考核标准。

2017年1月10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是杜立和方芳转正的日子。

但他俩没能等到这一天。

1月4日下午,酷派HR曹梦颖、黄晖强两人突然约谈杜立,告知杜立,因品牌中心部长嵇淞称其工作不合格,已作出辞退杜立的决定,且不会给予任何补偿。

1月6日,方芳以同样的方式被约谈、被辞退。

两人的辞退理由,均为“公司现处于生死存亡之际,需要裁员,补充有经验的中层领导进来”。

杜立和方芳表示不能接受,“校招录用条件并无要求有工作经验。且在工作期间我们并无严重失职给公司造成重大损失,也没有违反公司制度行为”。

1月9日,酷派人力资源部曹梦颖,利用办公账号,代替杜立和方芳提交离职申请,并催促催办公司相关部门完成二人的离职流程。

1月23日,记者致电曹梦颖,欲就上述事件进行核实,并询问酷派裁员计划,但在首次接听后,对方以信号差为由挂断,后续电话、短信均未再回复。

继“血洗”旧臣老将后,杜立和方芳成为酷派裁员计划里的另一批代表。

刘江峰遇经营难题

如酷派人力资源部相关负责人所说,裁员的原因是公司经营不善。而酷派出现的经营问题,早在CEO刘江峰接手前,便显端倪。

据记者统计,2016年1至10月,酷派销售同比大减43%,主营业务亏损约7.3亿港元;2016年上半年,酷派亏损约20.5亿港元。

酷派曾发布公告称,预期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本地智能手机市场的衰退及竞争激烈,以及集团2016年下半年推出一款新智能手机产品,并一直专注于清理库存,另外就是受电子商务分支Coolpad E-commerce(奇酷)亏损影响。

也就是说,酷派还存在旧疾,受“旧”奇酷拖累。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