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昔日半导体之王 百岁尼康的日子不好过

2017-04-26 09:19
风频浪劲
关注

最致命的就是尼康620D在黄光之后做不下去。overlay实际效果和尼康官方的specification 差了一大截。这个是process engineer们不能容忍的,先进制程本来就是烧钱的,成本不在边际考虑因素中,鉴于现状,technical support团队是不能容忍采购团队为了省成本而去采购尼康光刻机。

在其工作的FAB,两台尼康620D都是这个情况,这还是他们尼康销售人员低价打进来的两台设备,晶圆厂自然不满意,也就没有再尝试买尼康的ArF浸润光刻机,直到现在,高精度etching和scan环节仍然都是ASML光刻机。而在低阶的KrF光刻机上采购上偶尔会选择佳能,因为超级便宜,并且这个DRAM的第一步etching环节根本没有太高技术要求。

被ASML压得没办法,在2009年,尼康表示将重组半导体相关组件业务,以便在未来三年内节约180亿日元固定成本。作为成本节约计划的一部分,尼康曾将4座半导体相关设备工厂整合为2座,同时将缩减新加坡分公司规模,并将部分部门转移至中国台湾地区。

尼康副社长兼财务长冈昌志,在记者会上面对半导体设备事业的未来,甚至曾经脱口说出,该公司甚至有考虑半导体设备事业的清算出售事项,不过中短期内还不会抛弃这项事业,而是减少研发费用,转向还有营利机会的利基市场,力求2017会计年度(2017年4月~2018年3月)转亏为盈。

但减少研发投资,实质上意味着退出利润最高的最尖端曝光装置市场,也等于是宣告尼康在半导体设备事业举白旗投降。

尼康现在之所以还算一家半导体设备供应商,那是因为尼康的屏幕面板光刻机业务还在正常运营,而尼康最新的Ar-F immersion 630卖价还不到ASML Ar-F immersion 1980D平均售价的一半。为了追赶ASML,尼康尝试改进了ArF浸润装置的18寸晶圆技术,加速纳米压印技术发展,不过,18寸晶圆厂建设计划已经被无限期延后。

目前市场上提供量产商用的光刻机厂商有三家:阿斯麦(ASML),尼康(Nikon),佳能(Canon)。以销售额计算,2010年阿斯麦公司高端曝光机市占率已达到将近90%。2011年阿斯麦公司于半导体设备商已超过美厂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成为世界第一大半导体设备商,从此开启了ASML EUV光刻技术时代。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Q1的ASML销售额中,有35%销往中国,除了三星在西安的超大型3D 10纳米级NAND芯片厂扩产外 和intel在大连的芯片厂升级外,中国本土厂商也买到了ASML的光刻机(不过由于北约的瓦森纳协议限制,中国只能买到中低端ASML光刻机),这是中国外交的一大突破。

工匠精神害死尼康:堡垒失守,王国沦陷

中科大胡不归认为,日本人的工匠精神拖累了尼康。

对你没有看错,就是被工匠精神害了,工匠精神就是被媒体炒得情怀满满、逼格高,实则是日本失落20年的罪魁祸首。日本除了少数小众领域可以吃老本,其他领域都明显衰败。被情怀媒体炒作的所谓 “工匠精神”恰恰是日本僵尸经济的病因之一。

工匠精神会形成企业的自我路线束缚,与日本社会分工固化相辅相成,互为副产物。日本的社会分工固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企业的工匠道德绑架无形中把日本产业链的路线逼到了非主流。(因为主流技术路线一直都在被美利坚和以色列颠覆,不应变就会沦为非主流)当技术路线和企业战略走错方向,技术联盟站错队时,后果可想而知,再多努力都是徒劳,再多的精雕细琢都是浪费资源、徒增债务,有些日企甚至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某些日本的失败技术路线如等离子体面板、交叉射频、蓝光等撞了南墙后想回头也没机会了,太晚了。

工匠精神是“果”,那么“因”就是如今这个固化的日本高度成熟封建社会,子承父业,孙承祖业,渔民的后代永远是渔民,刀匠的后代永远是刀匠,和尚的后代永远是和尚(日本特色,滑稽),纹身师的后代永远是纹身师。至少也是必须有一个长子继承家业。这个因果关系要是在历史中溯流而上推导,只能说没有科举制度的古代日本史把日本塑造成没有阶级流动的社会(明治维新这种特殊历史时期除外),武士的后代永远是武士,匠人的后代永远是匠人,渔民的后代永远是渔民,猎人的后代永远是猎人,总之资源配置毫无流动性。

在工艺品时代也许这套社会体系能给日本带来他们自己都想象不到的辉煌,但是从互联网时代开始,以美国、以色列推动的无序产业变革逐渐打碎这一切,仿佛历史底蕴的积累在蛮荒者面前显得弱不禁风。事情不仅仅是工匠社会的日本无缘互联网技术潮流那么简单,互联网革命意味着一系列经济模式革命、商业策略创新和劳动分工流转,新兴商业概念如专利流氓律师团、产业链一波流、山寨推塔流、技术标准合纵连横、订单卡位等等层出不穷。不随机应变则必死无疑。

更重要的是互联网使得全球的开放经济体的idea更容易传播共享,思想颠覆更频繁,产业变革会以分布式的方式加速进行。工匠精神不仅难以受益,而且被工匠精神固化的经济体会受到更高频率的变革冲击。

而日本社会的补救方法反而是进一步加强对这种固化体制的保护,简直是逆潮流,“大而不能倒”已经是让很多国家的经济界烦恼的一件事了,日本不仅有“大而不能倒”,还有“老而不能倒”,日本社会的百年老店怎么能倒?即使是三井三菱财团以外没爹没娘的老字号或者百年小作坊,就算负债超过200%还是得硬撑,申请破产难于上青天,且上游供应商的工匠圈和下游采购商的工匠圈都不希望失去一个高度匹配的熟悉事物。一但某个产业衰落,整条泛产业链的社会资源利用效率就越发低下;而且产业上下游互相拖后腿,匠人精神往往造成产品线在上游对本土特定供应商过度依赖,在下游对特定采购商过度依赖,说的直白点,某些工匠换个产品设备线或商业规则就不会做了。

打败尼康,从此ASML垄断了全球光刻机中高端市场,结果却导致整个日本的半导体产业都溃败了,破坏范围超过华尔街的最初预期,事后总结的原因之一就是匠人精神导致日本产业供应链固化,一个堡垒失守,整个王国沦陷。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