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缔造了4004/8008/8080经典之作,微处理器之父Federico Faggin为啥最终还是黯然离开英特尔?

2017-07-25 15:24
蓝林笑生
关注

“在架构上来讲,8008是一款比4004更出色的处理器 - 8008是奔腾Pro的先祖。”Faggin回忆道。

1969年,计算机终端公司(CTC)的副总裁Victor Poor要求英特尔将数百个逻辑电路集成到几个芯片上,这些逻辑电路构成了CTC智能终端“Datapoint 2000”的处理器。

Faggin记得,“当时Hoff估计,英特尔可以将这些逻辑电路全部集成到单颗芯片上。”

这个芯片可能算得上是世界首款微处理器,因为英特尔在开发4004之前就开始这颗芯片的研发工作。但是,由于Faggin的搭档设计师Hal Feeney被调走分配到了内存芯片设计部门时,CTC项目就被搁置下来。

Faggin说:“到1970年底,Feeney回来帮忙,英特尔又恢复了CTC项目。”

当年意气风发的Federico Faggin如今已是鬓发斑白,精气神儿还在

后来的事实证明,CTC没有使用这颗芯片(它内部称之为1201),因为它运行速度太慢了,需要太多的支持芯片(约20个),而且在1971年的经济衰退中也不经济,经济衰退导致该芯片原本要替代的逻辑元件价格下降,从成本上来说就没有代替的必要了。

CTC为了降低开发费用,作为回报,同意英特尔使用1201架构,英特尔使用该架构开发了8008,并将其投入市场。

8008进行了一些独特性的创新,可以认为这是对应于第一台PC的CPU。

“第一款你可以称之为电脑的产品是法国的机器--MATTRAL,这是一款通用台式电脑,它使用了8008,在1972年或者1973年上市销售。”Faggin说。

8008的诞生也引起了其它公司对世界首个微处理器名号的争夺。

当时,CTC已经要求德州仪器作为第二家供应商制造相同的芯片。1971年6月,TI在Electronics上刊登了标题为“CPU芯片”的广告,描述了CTC的芯片。

“令人惊讶的是,”Faggin评论道,“TI居然将CTC和英特尔共同研发的1201架构申请了专利,不过,TI的芯片并不过关,而且从未上市。”

Faggin解释说:“发明不能仅仅停留在想法上,要最终落实到实践中”。自从60年代中期以来,Faggin就一直在酝酿关于CPU的想法。飞兆半导体当时开发出了像Rockwell这样的1位串行CPU架构。TI可能是第一家宣布要推出微处理器的公司,只是它没有足够的实力兑现曾经吹过的牛逼。”

基于同样的原因,Faggin驳斥了Gilbert Hyatt宣称开发出世界上第一款微处理器的声明。

“虽然据说Hyatt已经构建了他的微处理器架构的面包板原型,但他并没有制造出单芯片版本的微处理器。他的想法也没有落实到实践上。”

英特尔表示:“Hyatt、德州仪器和其他厂商未能做到的事情是,使第一个微处理器能够实现低成本和批量生产。”Faggin说:“将一个如此与众不同的产品推向市场需要愿景、勇气,也需要大量的工作,但是英特尔做到了,当时英特尔还只是一家小公司,也承担不起失败的风险。”

在8008之后,Faggin的下一个杰作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8080。

Faggin说:8080完完全全是我自己的架构。1972年夏天,Faggin获得了英特尔管理层的首肯,到那年11月份,他完成了架构设计工作。

英特尔从Busicom招募来了Shima,与Faggin和Stan Mazor一起在设计团队工作。

这次,Faggin能够使用为4Kbit DRAM开发的新的N沟道MOS(4004和8008使用的是P沟道MOS),这大大提高了运行速度。8080可以每秒执行2900次操作(4004可以执行600次,集成了2300个晶体管)。不同于8008需要20个支持芯片,8080只需要6个。

为了把8080实现在一颗单芯片上花了一年时间,第一次生产是1973年12月。英特尔在1974年4月以360美元的价格推出了这款芯片,市场响应非常大,前五个月的出货量就收回了8080的开发成本。

“8080真正创造了微处理器市场”,Faggin说,它立即被用于数百种不同的产品。

在这数百种应用中,有一种是1975年由Ed Roberts的MITS公司制造的Altair电脑,它通常被业界引用为第一台PC,当时的青葱少年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为这台电脑编写了BASIC解释器。

8080成了Faggin在英特尔的绝唱。“我在英特尔工作非常努力,但是我不是创始人,所以我只能从股票期权获得一些经济回报,但是并没有多少。我觉得,通过8080的开发,我锻炼了自己的羽翼。我想凭借自己的工作获得更多的财务回报,”Faggin解释说,“当时英特尔的工作重心并没有真正放在微处理器上,而是放在了存储器上。我的工作越来越得不到认可,英特尔的体量也变得越来越大,显然,格罗夫将成为下一任CEO,他的风格有些严厉,而我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所以,离开英特尔就成了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