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对中兴开刀背后:中美博弈进入高科技核心领域

2018-04-18 09:38
物网智库
关注

4月17日凌晨,一则震惊半导体行业的消息从彼岸传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因中兴曾向美国官员作虚假陈述,美国政府禁止中兴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期限为7年。这给此前已经多轮交锋的中美经贸博弈,再添一把烈火。

虽然这是一个官方盖章历时2年多的旧案激活,但美国商务部此前长时间隐而不发,却在此微妙时机引爆,其时点和影响仍被各方反复咀嚼。

“此次事件已超越商业规则,事态的发展并不是公司能够左右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兴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已经第一时间成立了危机应对工作组,各个领域都在分析并制定应对举措。

一方面,一些观察中兴在美遭遇罚单的通信产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忧心不已,“如果禁令真的执行,那么中兴要完”;另一方面,接近中美谈判的多位人士却相当镇定。

其中一位人士称,此事和之前几轮中美贸易纠纷升级并无关系,只是个案,这背后,反映出中国企业国际化之路还很长。而另外几位资深观察人士则称,虽然“无风不起浪”,该行为即便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组合拳中的一招,但“天塌不下来”,最终企业和市场会有解决之道。

中美经贸博弈虚实之间

如何从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来看待中兴被罚事件,是考验各方应对的首要大事。在前述多位接近中美谈判的人士看来,对待中兴的举措,这是虚实兼备,“点射之前的乱射”,年轻的特朗普团队的真正意图,“还需观察”。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从个案角度,大公司一定要关注政治风险,不可掉以轻心。

联合国贸发组织官员梁国勇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在国际投资和运营中,法务合规极其重要,一旦出问题后果很严重。大公司、敏感行业和市场尤须谨慎。

从此次案件来看,禁运算是一个近几年来的新问题,容易忽视,但后果严重。美国仍有很多禁运、禁售规定,但一直没有抓到实际案例。

从中美经贸博弈的宏观层面来看,中方政府也将此事纳入虚实博弈的考量。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宣布将对中国进口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限制中企对美投资并购。随后,中美双方开始多轮隔空博弈。

前述中美谈判资深观察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恐怕应当看作美国要阻止“中国制造2025”实施的重要信号。美国加严高新技术出口管制和限制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并购都是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第一时间对此回应称:中方注意到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采取出口管制的措施。商务部将密切关注事态进展,随时准备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该发言人称,中方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过程中,遵守东道国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规开展经营。中兴与数百家美国企业开展了广泛的贸易投资合作,为美国贡献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希望美方依法依规,妥善处理,并为企业创造公正、公平、稳定的法律和政策环境。

4月17日下午,商务部发布2018年第38号公告,公布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定。根据裁定,自4月18日起,进口经营者在进口原产于美国的高粱时,应依据裁定所确定的各公司保证金比率(178.6%)向中国海关提供相应的保证金。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称,初裁后,商务部将继续对本案进行调查并作出最终裁定。

随后,《华尔街日报》于美国股市4月16日盘后引述消息人士报道,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考虑依据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反制中国在云端运算与其他高科技服务领域的不公平限制。美国财政部正在研拟对中国投资案设定限制条款。例如,美国可能禁止阿里巴巴在美国提供云端运算服务或在中国解除限制之前禁止阿里巴巴扩大美国营运规模。

而根据接近阿里人士的说法,这有可能是对中国政府相关要求的“回击”。根据国内相关监管要求,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在中国境内运营时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以苹果为例,从2月28日起,云上贵州公司将作为苹果在中国iCloud业务的“唯一合作伙伴”,在中国境内运营iCloud服务。届时,iCloud服务将在中国境内使用苹果和云上贵州公司双品牌向用户提供服务,苹果方面将提供技术支持。也就是说,苹果公司想独自在中国建设并运营数据中心,这几乎没有可能。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跟国内有IDC经营许可证的企业进行合作。

敲响半导体行业警钟

一名通信设备供应链公司员工王青(化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兴事件)是否对行业有影响需要再观察最终落地情况。如果静态分析,就是最坏结果,7年禁运的话,对中兴影响巨大。

王青称,庞大的国内市场推动了中国通信产业的巨大发展,但我们基础层和物理层技术的积累还是太薄弱了,最核心的就是芯片和终端滤波器。一些国产芯片产品出货量大了,但不代表技术先进,中国手机制造能力强和国产品牌的崛起导致的,但基础层的积累太少。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目前基站三大块:基带处理、射频拉远和天线,中国企业都很强,但前两块的最顶端部分都是美国和日本企业的天线,而且目前国内通信企业的技术领先都还在6.0GHz以下的中低频,高频部分的核心器件能力也并不强。

而对于国内的影响,他表示将会传导至中兴的供应商。“中兴都没办法持续经营了,供应商肯定会受影响,而且影响很大。中兴是做系统集成的,现在系统中核心部件不供应,整套设备就没法卖,长期来说,对5G进程会有影响。”王青表示,国内5G进程中,政府推动作用明显。但这么大的投入,对于国外运营商和设备商来说,根本撑不起,所以它们一方面在想办法加快5G研发;一方面用基础层和物理层的原始积累,特别是专利积累来限制中国企业。从长远来看,诺西和爱立信也并不会从事件中得益,他判断,(中兴)这事缓冲余地还很大。

招商电子分析师方竞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次事件真的勒住了中兴的咽喉,在基站侧,芯片想要实现自主,除了华为把主处理器搞定了,其他公司根本没有自主研发的可能性。

“本次中兴禁运事件对通信产业冲击较大,也敲响了半导体产业的警钟,自主可控不仅仅是口号,而是涉及到国家安全、国计民生的要务。目前,中兴的三大应用领域里,芯片门槛最高的板块是RRU基站,这一领域要想实现国产替代,需要较长时间。光通信和手机产业链门槛相对较低,一些细分领域的国产芯片方案甚至成为了国际龙头,但整体来看,还是偏低端应用。”方竞说。

他在一份分析报告中指出,基站芯片的成熟度、高可靠性和消费级芯片不可同日而语,从开始试用到批量使用起码需要两年以上。目前在中频领域,主要玩家有TI、ADI、IDT等厂商;而射频领域,主要是Qorvo等。单芯片Transceiver方案进一步提升了基站芯片的门槛,使得国产厂商更加难以切入。基站芯片的自给率几乎为零,成为了中兴本次禁运事件里最为棘手的问题。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