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任正非接受国际媒体采访纪要全纪录

1月21日下午消息,任正非1月15日在华为总部接受外媒采访,并于今日在华为心声社区上公布了采访纪要。以下为任正非采访实录:

1、《MobileWorldLive》JosephWaring:您在军队的这段经历,怎样影响的您在华为的管理风格?现在华为在全球都面临着比较多的审查,华为与军方的这些联系,在怎样的程度上影响到华为的未来?

任总:在我入伍的时候,当时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的动乱时代,工业、农业的运作已经完全混乱,国家处在极度困难之中,中国人在吃饭、穿衣的问题上都面临很大的困难。曾经在1962年时候我们每个人每年能分到的棉布只有1/3公尺左右,这块布是用来补衣服的。所以,我年轻时没有穿过像样的没有补丁的衣服。

当时中央希望要让中国每个人每年都能穿上一套新衣服,就从法国德布尼斯·斯贝西姆公司引进了世界最先进的化工设备,建立一个大型的化纤厂,希望通过生产化纤来给每个人提供一套化纤衣服。这个化纤厂在辽阳太子河边上,条件非常艰苦,当时,中国完全混乱了,调不动地方工程队伍,地方的工程队伍都不肯到那个艰苦地方去,所以中央只能调军队去修建这个化纤厂。

当时部队的工程能力比较低,像我这样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就得到了使用。部队进入施工现场时,数十平方公里的现场,没有一间房屋,部队全部都睡在草地上,当时是七、八月份。后来工厂拨款建了大批的土坯房,漏风、漏水。那段时间我的体会:一是,接触了世界最先进的技术;二是,吃着世界上最大的苦。当时法国这个化纤厂,自动控制水平是非常高的,至少当时全中国还没有这么先进的工厂,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世界先进技术,还学会了吃苦。我们住在这种土坯房中,既不抗冻,也不防风,最低温度可以达到零下28度。当时中国处于极度困难时期,肉和油的供应极少,东北老百姓每个月供应的食用油是3两,相当于150克。没有任何新鲜蔬菜,这些蔬菜都是在秋天把白菜和萝卜用一个很大的混凝土池腌制起来,做成酸菜和酸萝卜,那么就吃半年的酸菜酸萝卜。主要食物是高粱,而且是很难吃的杂交高粱。我们一边学习最先进的技术,一边过着最原始的生活,这就是那段时间的经历,用一个词总结,就是“冰火两重天”。

但那段时间,我过得很快乐。那时在其他地方读书太多是要受批判的,唯有在这个工厂还可以读一读书,因为完全搞不懂这些现代化设备。那时候我是连队的技术员,由于工作努力,后来晋升到一个20多人的小型建筑研究所当副所长,技术职级是副团级。我们那时的梦想,就是希望在改革开放大裁军之前,能够得到一个中校军衔再退伍,可惜没有实现。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是一个没有获得军衔的退伍军人。

2、《金融时报》YuanYang:根据记录,您在1982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的党代会,你为何没有参加其他的党代会呢?华为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是怎样的?

任总:我们在担负最先进的化纤厂的建设过程中,检验先进设备缺少一种仪器,这种仪器沈阳自动化研究所的一个技术员在国外看见过,告诉我是什么样子。我就用数学推导的方式把仪器的设计推导了出来,但是我对推导并没有把握,就曾去请教过东北大学的李诗久教授,来确定我的推导是否合理。得到他的肯定以后,我把这个仪器发明出来了。当时正好国家粉碎了“四人帮”,开始搞经济建设,国家在寻找好的案例证明科学技术是有用的,我的这个小发明就被夸大成了大发明,被各种报刊、杂志、电影纷纷宣传。由于广泛的宣传影响,我有幸被全国科学大会选中,参加了全国科学大会。

大家都知道,在那个时代,不是党员连炊事班班长都当不了。我参加全国科学大会,却不是党员,上级很奇怪,所以组织给了帮助,让我成为了党员。当时我不能加入共产党的原因,不是我个人工作表现不好,而是我的家庭原因,当时我父亲是作为“走资派”被关进牛棚的。大家都知道,一个革命的知识分子,他的历史远远比一个工农干部要复杂得多,共产党的严格审查致使他十年没有平反,所以我不能入党。我1978年入党后,当时国家提倡干部要四化(年轻化、专业化、知识化、革命化),我又符合条件,就推荐我去参加十二大选举,我就被选上了。可惜那时候太年轻,对党在这个大时期的大改革什么也没听明白,这是十分遗憾,我那时是个单纯技术观点的“呆子”。我是永远地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但是我绝不会做伤害世界任何国家的事情。

3、《美联社》JoeMcDonald:我们知道过去两周或者最近一两个月以来您面临了很大的压力,所以今天很感谢您和我们交流。我的问题和安全相关,最近我们看到很多国家政府,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政府提出的安全的担忧,其实他们并不怀疑华为技术的可靠性,而是看起来担心华为,甚至是担心所有中国公司。因为毕竟在中国,如果共产党要求企业做一些事情,企业必须服从。所以我想知道对于华为的外国客户,您能给他们怎样的保证,华为能够保护他们的网络安全,保护他们信息的机密性?另外考虑到中国法律的环境,您的担保有怎样的限制?

任总:首先,过去30年来,华为公司在170多个国家,为30多亿人提供服务,保持了良好的安全记录。其次,华为是一个独立的商业公司,我们在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上是坚决站在客户这边的。我们决不会去危害任何国家,伤害任何人。第三,中国外交部也做过澄清,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华为公司和我个人也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这样的要求。

《美联社》JoeMcDonald:很抱歉我不是想跟您在这个问题上去争论。但是美国政府也好,澳大利亚政府也好,他们会说您是卖网络设备给客户的,任何一个客户选厂商的时候,他必须是完全信任你,因为它是把整个国家电信网络基础设施运行最机密的数据放到你的手上了。如果说中国的国安部找到华为一定要求为他们做一些事情,华为能做什么?华为将做什么?来保证华为对您的客户或者所在国不是一个危险?

任总:那我把公司卖给你。

《美联社》JoeMcDonald:我倒是刚刚买了一个华为小产品。

任总:如果你买不起的话,我就要把这家公司关掉。我们已经明确,我们只是以客户为中心,绝不做危害客户的任何事情。我认为苹果公司给我们做了榜样,我们就向苹果学习。当我们面临要侵犯客户利益的时候,宁可关闭公司,也不会被利益所驱使,而去做不应该做的事。

4、《华尔街日报》DanStrumpf:我们知道您的女儿一个多月前在加拿大被扣押,想了解一下您对于整个事情的感受?第二个问题,您是不是觉得孟女士是因为是您的家庭成员之一才成为这个事情的目标?

任总:孟晚舟的事情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我在这里就不再做评述。作为孟晚舟的父亲,我是十分牵挂她的。在这个事件和这段时间里,我非常感谢尊敬的威廉姆·亨克(WilliamEhrcke)法官的公正,感谢约翰·吉布卡司利(JohnGibbCarsley)检察官和凯利·斯卫福特(KerriSwift)检察官。感谢加拿大阿诺特(Alouette)女子监狱的人性化管理,以及狱友对晚舟的善待。我也感谢中国政府维护孟晚舟作为中国公民的权益,为她提供了领事保护。我相信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体系的公开、公平、公正,以及后续会给出公正的结论。所有事件的证据将来全部公开以后,我们再来对这个事情判断。

5、《彭博社》高原:您作为一个父亲,怎样看待女儿被这样对待?是不是因为孟晚舟是您的家人,所以美国和加拿大政府才会做这样的事情?您自己的想法是怎样的?

任总:我没有看到美国司法部和加拿大司法部沟通的邮件,如果他们把邮件全部公开的话,我才能猜测他们是不是因为我的女儿才这样。因此将来还是看法庭公开他们之间往来的沟通,我才知道是不是针对我女儿。

6、《CNBC》ArjunKharpal:刚才您回答美联社记者的问题,您提到苹果的例子,我记得当时是美国相关机构要求苹果提供用户数据,然后苹果告上了法院,您指的是这个吗?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如果要求从华为的网络中抽取数据,华为也会提起上诉吗?那第二个问题,您有没有跟美国的相关政府机构进行一些沟通?有的话,主要是哪些方面、哪些内容?

任总:首先,我们跟美国政府没有沟通的管道,互相不理解。至于将来,如果出现网络安全方面的事情,我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我们绝不会做侵害客户利益的事情。

7、《财富》EamonBarrett:外国对于华为安全的担心,一方面是由于您的军方经历,另外一方面担忧来源于中国政府或多或少是以某种形式持有华为的。华为对外宣传完全是员工持股的公司,但是对外股权和结构上却是一个秘密,这方面的信息公开或者上市,是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这种担忧的。华为的持股结构,为什么如此神秘?

任总:大家都看到,资本至上的公司成功的故事非常少,资本是比较贪婪的,如果它有利益就赶快拿走,就失去对理想的追求。正因为我们是一个私营企业,所以我们才会对理想有孜孜不倦的追求。我们从几百人开始就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几千人、几万人、十几万人还是对准同一个“城墙口”冲锋。对着这个“城墙口”,我们每年研发经费的投入已经达到150-200亿美元,未来五年总研发经费会超过1000亿美元。资本公司是看好一个漂亮的财务报表,我们看好的是未来的产业结构,因此我们的决策体系是不一样的,我们很简单的,为人类进入信息社会而奋斗。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