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任正非接受外媒采访:华为不是危险公司,5G也不是原子弹(附采访全文)

日前,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接受了美国彭博电视台的采访,以下为采访纪要。

1、记者:任总,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近期特朗普总统有讲话,从安全角度、军事角度来说,他认为华为是一家危险的公司。您对此如何回应?任正非: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理解为危险。我们为世界30亿人提供信息通信服务,帮助非洲等艰苦地区、其他地区都能沟通信息。我们就像过去“传教士”一样在深山老林中努力传播文化,我们的精神也有宗教般的虔诚,是为人类服务的,怎么会认为我们是危险的公司呢?5G不是原子弹,5G只是一个信息传播的工具,传播内容跟工具没关系。就像麦克风,不能说麦克风能够传递声音就是危险的,可能谁说了什么话、说话的人才是危险的。工具怎么会是危险的呢?

所以,他讲这点缺乏依据,他自己是否有信心把他讲的这句话解剖给大家听一听?

2、记者:美国最近把华为列入了“黑名单”,美国立法者认为这对华为来说是死刑。您认为,这个决定对华为是一个生死决定吗?任正非:第一,美国不购买我们的设备,是市场经济的自由行为,买家不买、卖家不卖,这没有问题。美国认为信息不安全,美国都没有我们的设备,它的安全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以后它也不会买我们的设备,美国安全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没有任何关系。

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最要讲的是证据,美国至今也没有提供我们有什么危害安全问题的证据,就把我们放到这个名单中。最近记者提问蓬佩奥:“证据呢?”他说:“你问的问题是错的。”我认为,把我们放到实体清单中也许是错误的。

美国不能恐慌过度,美国在世界上是长期处于绝对优势的国家,即使未来有一些国家追上来了,那美国也是相对优势。在个别问题上,个别公司有所突破,应该是值得高兴的,因为我们共同为人类提供一种更好的服务,这些服务怎么会被认为是威胁呢?

被放到这个实体清单中,华为会不会死呢?我们不会死,但是飞机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了。就像这张照片,是一架二战时前苏联的伊尔2轰炸机,华为实际上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华为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想死,还是想飞回来。我们现在的处境是困难的,但不会死。美国把我们放到实体清单中,我们公司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但是我们会一边飞,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一定能活下来了。至少在5G等问题上,我们还是会在世界上领先,竞争对手不是一两年能赶上我们的。

3、记者:刚才的飞机理论非常有趣。一些公司被要求不能提供给华为组件和软件,这些公司包括高通、英特尔、谷歌,如果没有他们的这些组件和软件,华为还能生存多久?任正非:美国不是世界警察,它不能管全世界,全世界都会根据自己的商业利益和立场来确定自己是不是和我们交往。确定和我们不交往的公司,我们就要去补这个“洞”,飞机上一边飞,一边用铁皮或纸把洞补上,飞机还可以继续飞。能飞多长时间?要飞到才能说,一个破飞机,我们怎么知道可以飞多长时间。我们希望能飞到喜马拉雅山顶上,我们的理想是到珠穆朗玛峰顶,美国也想去珠穆朗玛峰。美国从南坡爬坡,背着牛肉罐头、咖啡……;我们背着干粮,没有矿泉水,只有雪水,在北坡爬坡。

美国采用了极端的手段对待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我觉得很兴奋,被这么重视了,被世界夸大了作用。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谢。

4、记者:您刚才说到珠穆朗玛峰,这是什么意思?珠穆朗玛峰,您感觉是什么样的?在登上珠穆朗玛峰峰顶之后,您的最终目标是什么?任正非:华为要在技术上努力达到很先进、为人类提供最尖端服务的目标。当然,美国公司也想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共同达到这个目标,共同为人类服务,有什么不好呢?

5、记者:近期美国针对华为的行动,您认为对华为更加痛苦,还是对美国供应商更痛苦?任正非:双方都痛苦。

6、记者:最近大家的关注点都在5G技术上,没有了美国供应商,华为还能保证5G产品的质量吗?任正非:5G没有问题,我们在最先进的产品上都有能力自己管理自己。

记者:在核心的网络服务上,你们是否已经开发出可以替代别人的芯片?任正非:是的。

记者:有没有一个大概的时间?你们自己研发的芯片什么时候开发出来?什么时候可以替代使用?任正非:其实一直都在使用。我们过去采取的是“1 1”政策,一半用华为自己的芯片,一半购买美国的芯片,这样使得美国公司的利益也得到保障,我们也在实践中得到验证。如果美国对我们的制约多,我们购买美国芯片就少一点,使用自己芯片多一点;如果美国公司得到华盛顿的批准,还可以卖给我们,我们还是要继续大量购买美国芯片。我们和这些公司都是“同呼吸,共命运”的,不能因为我能做成芯片就抛弃伙伴,这样做以后就没有人愿意跟我们长期合作了。

我们做芯片的目的,不是要替代别人形成一个封闭的自我系统,而是要提高自己对未来技术的理解能力。因此,我们并没有准备完全替代美国公司的芯片,而是和美国公司长期保持友好。所以,不是说什么时候拿出来替代,而是一直在使用自己研发的芯片。

7、记者:为了确保华为的部件供应,有没有计划改变目前的供应链?任正非:还是要保持原来的供应链不会改变,还是要向美国公司下订单,如果美国公司不能给我们供应时,自己供应自己的百分比就会提升,自己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8、记者:目前来看,华为在5G上是领导者,美国对华为的行动会不会给竞争对手一些优势,给诺基亚、爱立信多一些优势?任正非:挺好的,它们多赚一点钱也是为人类服务。诺基亚、爱立信都是很好的公司,当年在欧盟反倾销制裁华为公司的时候,第一个反对的是瑞典和芬兰,可能是爱立信和诺基亚做了工作。我们相互之间从来都很友好,没有视为敌人。因此,它们多拿一点市场份额,替我们为人类服务多担一些责任,有什么不好?

9、记者:在5G方面领先竞争对手大概两年,这两年的差距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少吗?任正非:当然了。因为我们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我们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可以追上我们。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以后,我们还是要飞快些的。

10、记者:目前这些情况对于CBG业务有多大程度的损害?例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因为外国供应商不仅仅是给你们提供芯片,还包括软件,想问一下对于CBG的破坏有多大?任正非:对华为肯定有影响的,但是影响的大小是由每个产品、每个部门自己评估,找到一些替代解决的方案,这就是救济措施。我们还是会保持合理前进,增长达不到预计目标,但还是在增长。在最艰难的环境中,我们还增长,体现了我们多么伟大。当然,我这个人这辈子从未自吹过,只是在最困难的时候,自己夸了自己一次。

11、记者:之前华为超过了苹果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二的手机供应商,第一季度手机销售额增长了50%,之前有没有目标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手机厂商,现在目标有变化吗?任正非:苹果这么大,前两年我们变成了“桃子”,比苹果大一点点,过两年我们变成“李子”,比苹果会小一点,但还是可以给人们吃的,只是李子带一点酸味、苦涩。

记者:您还是想在手机上成为第一名是吗?任正非:没有,我们可以变大,也可以变小。华为是非上市公司,不追求数量增大,也不追求利润高低,存活下来就不错了。

12、记者:关于操作系统的问题。听说华为在研发自己的操作系统,这个操作系统长什么样?大概什么时候可以上市?任正非:操作系统在技术上不难,难的是生态。苹果和谷歌的生态做得非常好,我们从来都支持苹果、谷歌、微软的生态,一直追随它们。将来如果我们自己做,包括物联网等也需要新的系统,我们是不是能做好一些简单的操作系统?现在我们还不能肯定说可以做得很好,但是会努力。就像做其他零部件、芯片、产品一样,我们会努力。

记者:主要挑战是要建立生态系统,苹果、谷歌都花了多年时间建立了生态系统,这是华为的挑战,我的理解对吗?任正非:是的。

13、记者:有一些说法,中国北京方面可能会针对苹果采取一些报复性行动,您认为中国政府应不应该采取这样的措施?任正非:第一,绝对不会。第二,如果采取这个行动,我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为什么要限制苹果?苹果是伟大的世界领袖,没有苹果就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有苹果给我们展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没有这么丰富多彩。苹果是我们的老师,它在前面领着前进,我们作为一个学生决不会反对老师。如果有这个行为,你来采访我,我会第一个站起来发言,反对封锁苹果的决定。

社会上有人说“既然打华为了,我们也打苹果”,我从来都是反对的,不能这样看。苹果为人类服务也是一种伟大,为什么不能用苹果?我家人中也有用苹果的,当然他们两种手机都有用。

记者:这种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会让你觉得担忧吗?任正非:我们坚决反对民粹主义和狭隘的民族主义,经济要走向全球化,要合作共赢。世界这么大,怎么会只有一家公司做这个事情呢?不赞成。即使我们真能做到第一,也要和大家团结在一起,为人类共同服务,而不是自己去服务。

14、记者:特朗普总统多次表示过,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华为可能会成为一个因素,您认为有可能吗,有多大可能?任正非:美国已经起诉了我们,我们也起诉了美国政府,既然进入了法律程序,有什么好谈的?还是通过法庭来解决。另外,我们和中美贸易谈判也没有关系,美国基本没买过我们的产品,即使以后要买,我们还未必会卖。我认为,还是要关注法庭判决,相信美国司法系统是公开透明的。

记者:但是他是总统,说华为可能会成为贸易谈判的一部分,所以我还是要提下。任正非:如果他给我打电话,我可能不接,当然他也没有我的电话号码。

15、记者:您认为可以和特朗普达成协议吗?特朗普说在达成协议方面是大师,您也是谈判能手,你们俩之间可能会达成一个协议吗?任正非:美国都起诉我们了,怎么可能还谈判,法制国家,就要依靠法庭判决。

16、记者:您曾认为特朗普总统是一个伟大的总统,现在还这么认为吗?任正非: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总统,他去全世界说“华为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千万不要卖零部件给它”。这不就是宣传华为了不起,我们合同增加,订单供不上货了。我觉得他是一个伟大总统,宣传了华为的伟大。

17、记者:很多人都会把中兴和华为相比较,去年中兴遭遇了一些事情,最后达成协议,改变了董事会,接受了罚款,并且接受了美国的监督。如果解除华为禁令需要付出一些条件,有没有你们可以接受的条件?任正非:我不了解中兴,跟中兴没有接触过。美国在纽约东区法院起诉我们,我们在法院上抗辩,还是法庭上见。

18、记者:您女儿现在加拿大被软禁,而且她面临引渡到美国,也面临着银行欺诈、违反伊朗制裁的起诉。特朗普总统说过,可以介入到这些事情帮助你的女儿,您会欢迎他介入吗?任正非:加拿大是一个法制国家,我们还是在法庭上澄清加拿大政府执法过程中的违法问题。孟晚舟没有任何欺诈行为,这点我们已经在法庭上陈诉了,将来双方都可以拿出证据来,我们是有证据的。所以,孟晚舟所蒙受的冤枉可能是政治性的,特朗普本来就代表政治,怎么来解决问题?就是让我们国家给它好处,我们没有犯罪,凭什么让国家拿好处给美国?

记者:最近有跟孟晚舟对话吗?任正非:有。

记者:她怎么样?任正非:在读书,在软禁环境中学习。

19、记者:您觉得你们针对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行动会帮助你们,还是会有一些风险?因为会增强、会煽动更加紧张的局势。任正非:是加拿大和美国对我们采取行动在先,而我们在后反诉,怎么能说在后的人响应了美国的号召,我们就成为扰动社会秩序的呢?既然它知道扰动社会秩序,为什么要起诉我们?它们起诉我们,我们就不能反诉吗?美国是一个公平、开放、透明的国家,你有起诉我的权利,我也有抗诉的权利。

20、记者:您觉得美国针对中国长期的战略是什么?有些人说要限制中国的崛起?任正非:我不懂政治,也不是政治家,政治的事情要问特朗普去,他是政治家。

记者:您有非常丰富的经历和经验,又创造了这样一个了不起的成功公司,去过非常多的国家,对于国际上发生的事情有非常多的了解。有些人说,我们现在可能到了一个点,会有新的冷战,这会带来风险吗?任正非:首先,我不认为我自己有能力,我的能力也是集中精力管企业,两耳不闻华为公司以外的事情。包括中国的事情,我也不发表言论,因为我也不了解中国其他企业的做法。

我到其他国家是去旅游,如果你要问我哪个地方咖啡好喝,哪个地方的风景好看,我可以滔滔不绝介绍给你,但是你问这个国家的政治,我是不懂的。

21、记者:有人说,如果我们按目前的道路走,未来可能会出现两个技术生态系统:一个是由中国驱动,另外一个是由美国驱动的。您怎么看?任正非:第一,世界走过了崎岖不平的道路,在工业化时代,我们有窄轨铁路、标准轨迹铁路、宽轨铁路,影响了世界贸易的流通。由于那个时候是一种慢速的工业社会流通,交通阻碍并没有这么大。交通的多制式方式演变到通信标准体系来,一直到4G都是多个标准体系,给人类带来的就是“成本贵”,使得人类不能简单地使用。到5G以后的带宽成本大幅下降,一个小体积的设备可以代替体积很大的4G设备,比4G容量大20倍,比2G容量大10000倍,但是体积小很多,能耗只有1/10。

很多穷人在新时代可以很便宜用到宽带,使穷人更容易接受文化教育。将来信息社会传播时,非常偏僻地区的小孩子可以看到世界是什么样子,进步速度很快,就会种更多的粮食、创造更多的财富,来解决人们脱离贫困的问题,这是有益社会的。

技术是否可能分裂成两个标准系统,现在我不能肯定地回答。如果将来是两个标准,两个标准在交汇的时候,一个标准在南边爬坡,一个标准在北边爬坡,到山顶的时候,我们不会跟对方“拼刺刀”,我们会拥抱对方,为人类信息化服务的胜利大会师。为了庆祝大会师,我们好好喝一杯,因为山上只有雪,用雪代替香槟干一杯,终于为人类做到了共同服务。一个标准、两个标准还是多个标准,其实都不重要,重要是降低服务的成本。

22、记者:您今天坐在这里,预估一下贸易战会持续多长时间?之前有中国有位前任高级官员说可能会到2035年,但是马云说可能会持续20年,您的预判呢?任正非:我不知道怎么预判。我只管我们公司,公司可大可小,打一打,我们缩小一点,变成小乒乓球;再大一点,变成排球;再大一点,变成篮球。大与小,对我们来说可以随时调整。

23、记者:有一些人批评说,华为发展到今天主要靠偷知识产权和获得政府支持,您的看法是什么?任正非:美国都没有做出来,我们已经做出来了,我们怎么去偷美国没有的技术?怎么去偷美国未来还没有发明的东西?至于我们是不是有政府的背景,我们是由KPMG审计的,你们可以问他们要审计报表,妄断不见得是正确的。如果我们技术上落后于美国,美国政客有必要这么费劲打我们?正是因为我们领先了,才打我们。

24、记者:之前你们面临过很多法律诉讼,包括跟思科、摩托罗拉、T-mobile,这些诉讼反映了华为公司哪些文化?华为采用了什么措施应对这些诉讼的影响?任正非:首先,这些官司都有美国法庭判决,要尊重法庭的结论。公司一贯严格管理员工不做违规的事情。我们公司的技术内容极其庞大,首先要问我们给人类做了什么贡献?我们有90000多项专利,主要是近期形成的信息社会专利,数字社会的信息底座有我们巨大的贡献。其中11500多项核心专利在美国注册,美国政府已经授予了我们权利的。要逐步去理解华为对人类的贡献,就可能会慢慢化解一些矛盾。

25、记者:华为是从落后于爱立信、诺基亚这些公司,慢慢发展成为5G的领导者,你们是如何做到的?采用了什么样的步骤?是如何实现这样跨越式发展的?任正非:首先,我们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了在工作上了。总的来说,我们付出的努力比别人多。第二,我们个人都没什么钱,公司赚的钱都分给了大家,可以吸引很多优秀的科学家、优秀的人才加盟到队伍来。我不是一个大富豪,当然也算一个小富豪,过去说我是穷人是可以的,但经历了二十多年,我被逼成了富人。中国有句话“财散人聚”,把财散去以后,全世界科学家都愿意跟我们合作,走到我们这个队列,我们怎么会走不快呢?美国的钱被华尔街拿走了很多,科学家拿得很少,可能科学家就跑到我们这儿来了。

26、记者:如果国家发生危机,找到您说“需要你们给国家帮助,需要进入你们的网络,需要你们提供一些信息,这些对国家、对政府、对人民是有利的。”任正非:我们绝对不会安装后门,绝对绝对不会做这件事。因为我们是为人类服务,不是为情报服务,为什么要去安装后门?

记者:加入中国共产党,您是宣过誓的,如果中国共产党领导找您解决中美之间的冲突,您还会维护您的公司吗?不去做共产党让您做的事情吗?任正非:共产党的誓词是忠于人民,没有宣誓把美国作为敌人,誓词里没有这句话。

记者:你们在实际操作中会用什么样的步骤拒绝国家的请求?任正非: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德国报纸发布了一篇文章,说华为公司系统没有找到后门。英国说华为受到了全世界最严厉的审查,所以英国才会信任我们,坚持要用我们的设备。这是历史证明的,未来我们更不会去做这个事情。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