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预言下一代操作系统

2019-08-28 11:01
来源: 科技行者

华为鸿蒙OS的问世,让大家把目光重新聚焦到操作系统上。业界有共识,开发一款操作系统难度大,运营难度更大,作为新入局者,鸿蒙能成功吗?下一代操作系统又将如何演变?预言未来,不妨从统治桌面操作系统超过40年的微软说起。

年中,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年在参加风投公司Village Global会议时作了一番感慨,说怎么就让微软错过了移动操作系统这班快车。眼看着谷歌安卓和苹果iOS高楼平地起,微软却在放弃了Windows Phone之后,与4000亿美元的市场彻底告别?

比尔·盖茨已退居微软管理二线不做大哥很多年,大部分工作都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公益活动有关。基金会刚刚还挖了一位苹果的健康团队专家,但不是和苹果竞争,而是面向第三世界医疗健康这样的宏大命题。但对于移动操作系统遇挫这件事,不在其位的比尔·盖茨显然依然“念念不忘”。比尔·盖茨的纠结不奇怪,毕竟从1981年至今,微软通过DOS和Windows,控盘PC操作系统接近40年之久。说到对操作系统的理解,微软不可谓不深,怎么会没搞成?主观上,盖茨作为产业大佬,反思当年的失误是对自己要求高;客观上,微软的经历正说明操作系统这件事,搞起来有多难。

操作系统:一座易守难攻的城

讨论操作系统,往往会关联一个词——生态。华为消费者BG CEO余承东在鸿蒙发布时也强调,技术不是问题,关键是做生态,如何吸引更多的应用支持鸿蒙。当然,对微软和华为来说,或许技术不是主要问题,但是对很多人来说,这也是个大问题。

面对微软移动OS的挫折,前微软的产品管理负责人Brandon Watson也做过总结:

其一、Windows Phone被放弃,首先是没有硬件手机厂商支持。

其二、Windows Phone从来都没有吸引到足够多的开发者,没有足够多的应用。相比较而言,安卓、iOS,甚至 Windows桌面系统,都有足够多的开发者推动操作系统平台前进。

Brandon Watson所讲的总结下来就是一句话,微软Windows Phone得到的支持不够多,手机硬件厂商不支持,应用开发者也不支持,这就是是生态问题。以微软的见识,当然不会不懂如何吸引终端厂商,拉拢开发者,运营操作系统生态。毕竟这四十年来,这家公司绝大多数时候就在做这一件事情,而且做的非常好。所以问题不出在方法上,而是处在时机上。

操作系统作为底层平台,统管硬件和软件两大体系,如果一定要用一个比喻来形容操作系统,它其实很像一座城市。城市里的路网水电,可以比喻为操作系统的硬件体系,城市里的市政服务,可以比喻为它的软件支撑体系,这两者的水平高低,相当于操作系统的技术能力。城市中市民和市民们所创造的工商业,就相当于操作系统的用户和操作系统的开发者。

从城市发展的角度,要努力提高城市软硬件水平,吸引更多的人口和企业,从而创造城市繁荣。中国不少城市都在推动外来人口落户,有的甚至恨不得高铁上走下来一个大学生就给上户口。从市民的角度看,选择哪一个城市生活,很大程度上是从众效应。越大的城市,拥有越多的就业机会,也有更多的生活服务,就能吸引越多的人来。反之,更多人口到一个城市,又能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创造更多生活服务。对城市既有市民而言,由于存在生活习惯差异和迁移成本,搬家很困难。外来人口越来越多,本地人口按兵不动,就形成了一个正向循环。如果没有外力干涉,发展好的城市总是人口越来越多。

操作系统的道理与城市相通,开发者和终端厂商选择支持哪个操作系统,主要看操作系统的人口(用户规模)。开发者和终端厂商会优先支持用户规模大的操作系统,造成操作系统拥有更多的终端和应用,这又吸引更多用户使用系统。与城市的生活习惯类似,操作系统也存在使用习惯和应用的迁移成本。因此,对操作系统的竞争和发展而言,先发优势就变得非常重要。谁先占领市场,谁就能持久控制市场,在同等“技术软硬件条件下”,后来者超车难度极大。

在上述法则支配下,信息技术号称瞬息万变,但市面上流行的操作系统,都是“大龄”人士,历史多超过10年。

微软DOS,出生于1981年。从MS-DOS1.0直到1995年MS-DOS7.1的15年间,DOS一直个人计算机上的主流操作系统。

Linux,出生于1991年。由芬兰学生林纳斯·托瓦兹根据类Unix系统Minix编写并发布,后在理查德·斯托曼的建议下以GNU通用公共许可证发布。

iOS,出生于苹果公司2007年1月9日的Macworld 大会。最初设计给 iPhone 使用,后来陆续套用到 iPod touch 、iPad 以及 Apple TV 等产品上。iOS与苹果的 Mac OS X 操作系统一样,又都属于更古老的类Unix操作系统。

Android,由Andy Rubin开发,按照出生年份,应该是2005年8月由Google收购注资开始算。2007年11月,Google与84家硬件制造商、软件开发商及电信营运商组建开放手机联盟共同研发改良Android系统。

即使是刚刚发布的鸿蒙,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华为正为此投入5000多名科研人员,揭开面纱之前,鸿蒙开发已近10年时间。一代操作系统,好似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城。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中,张小敬所在的第八团击退无数敌兵,除了主角光环加持的战斗力,守城难度低于攻城更是重要原因。

操作系统的物竞天择:三位一体的进化

但是,历史的车轮从来不会停止前进,操作系统的物竞天择是缓慢的,但物种的时代交替也是必然的。盖茨感慨未能抓住移动操作系统的机会,正说明了即使在PC 操作系统做到了控盘,也不意味微软能在继续在移动平台上称王。历史经验来看,如果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操作系统的更新换代也不会遥远。

第一个条件是运行周期的节点。或许是历史巧合,或许是技术发展的时间周期。如同摩尔定律,每隔18个月,计算性能就会翻一倍的经验,或者每隔十年,移动通信标准就会进行一次换代的经历。在操作系统领域,每十五年,最多二十年,也会进行一次大换代。1981年-1995年,是MS DOS的时代,历经MS-DOS 1.0到7.0;1995年到2012年,则是Widows的时代,期间历经Windows 95到Windows 8(Windows 8的不顺利,微软让渡了操作系统的话语权给iOS和安卓)。

第二个条件是终端类型的更迭。操作系统的更新换代,往往不是同种终端的内部竞争,而是伴随软硬件一体化的不同终端更迭,比如安卓/iOS对Windows的替代,实际上伴随而来的是手机对PC的较量。如果终端类型没有变化,即使操作系统发生变化,市场掌控者也可能不变。

PC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虽然DOS在运行了15年之后,将历史舞台交给了Windows,但是由于DOS和Windows都是基于PC的操作系统,所以微软的地位在这一系统切换时并未遭遇激烈挑战。IBM的OS/2 等对手的出现,也只是昙花一现。

第三个条件是操控方式的变化。操作系统, “操作”二字是中文翻译而来。误打误撞,操作系统的每次换代,确实都会出现操作的改变。从DOS到Windows,是键盘到鼠标的改变,从Windows到安卓/Windows,则是鼠标到触控屏的改变。

历史经验来看,要实现操作系统的更新换代,时间节点、终端类型和操控方式,三个条件三位一体,缺一不可。

那么,下一代操作系统正在路上么?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