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任正非:创造5G对社会的价值,要靠千百万个公司共同努力(附采访全文)

2019-10-31 09:28
科技大事件
关注

10月30日,华为心声社区近日发布了创始人任正非 22 日接受欧洲新闻台采访的纪要。

在采访中,任正非回应了关于美国对华为的贸易黑名单、5G技术对人们生活的影响等问题,还对华为公司未来几年的发展和展望作了解读。

以下是任正非接受欧洲新闻台采访全文:

1、欧洲新闻台记者 Damon Embling:任正非先生是华为的 CEO 兼创始人。任先生,非常感谢您今天加入“全球对话”。首先,我想问一个和您童年相关的问题。您于 1944 年出生在中国最贫穷的省份之一。在那里长大是什么样的经历?您记得那些年发生过的哪些事情?

任正非:我的童年成长是无忧无虑的。那时的知识不像今天这么爆炸,没有这么多的课外作业,父母也不怎么管我们,允许我们到处乱跑、到处玩,这样给我们很多自由,放学后可以更多去玩耍,比如下河游泳、摸鱼、打鸟……

虽然那时候物质比较匮乏,但我们不知道物质丰富是什么样子,更不可能知道欧洲人的生活,没有攀比就没有痛苦。而且,今天我们知道,对于孩子的健康成长而言,心灵比物质更重要;现在孩子们的学习负担太重了,父母对孩子的要求太高了,虽然物质生活条件比我们那时候要好很多,但是孩子未必快乐。

因此,我认为我的童年应该是很快乐的。

2、Damon Embling:我知道您之前曾经介绍自己早年的时候什么都不是,也不是一个大人物。之后,您加入中国军队,成为一名工程兵。您对您的军旅生涯是怎么看的?

任正非:在我们青年时代,中国处于经济发展非常缓慢的时期。我们有追求,也希望有一些机会,那时当兵比作为普通老百姓的机会多一些,就积极想去当兵,觉得当兵是一种光荣,这种光荣带给我们的是要服从纪律、努力工作。当时由于文化大革命,中国到处乱糟糟的,知识无用论盛行,中国的基础建设基本停滞下来了。一些重点工程,比如引进的大型化纤厂,地方上没有人愿意去艰苦地区建设,国家就动用军队去建设。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们还能接触到法国最先进的设备技术,就是法国德布尼斯 . 斯贝西姆公司的化纤生产设备,虽然我们苦一点,但还是觉得是很幸运的。

3、Damon Embling:我们知道您在中国的军队转业之后在石油行业也工作了几年,之后创立了华为。在 80 年代末,您创立华为的愿景是什么?为什么要创立这家公司?创立公司的真正目标是什么?

任正非:军队实行的是计划经济,既不追求利润,也不讲究成本,只要任务完成就可以了。当我们转到地方的时候,中国刚刚开放改革,开始走向商品经济,我们对商品经济非常不适应,不知道何为“商品”,你看我们对市场经济多么陌生。国家文件说要搞商品经济,上面争论很厉害,我们并不清楚“商品”是什么东西,更不可能知道这是一个大的社会机制的改革。那时非常不适应社会转型,我当时在国有企业工作栽了跟头,然后国有企业就不要我了。为了生存,就有了自己办公司的想法,这个想法风险很大,万一不成功怎么办?但是无路可走,只有继续走下去。

Damon Embling:您用非常少的资金创立了华为,好像只有 3000 美元左右对吧?这么少的一笔钱是怎么让公司在初期很好地运转起来的呢?

任正非:是的。当时中国所有人都没有什么钱,包括其他初创公司也没有钱启动,非常困难,我们也一样。那时注册一个民营科技公司需要股东 5 个人,需要注册资本将近 3000 美元。我没有那么多钱,就找人一起凑了 3000 多美元注册了公司,注册完以后基本没有钱了。

刚开始主要是作为代理商卖别人的设备,挣到钱再付货款,通过这个代理机制成长起来。实际上成长过程很艰难,工资超低,我开始每月不到 100 美元,而且最初的几个月都没有拿工资。

Damon Embling:华为在初创阶段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困难,驱动您不断向前的动力是什么?当时您对于未来的愿景又是什么?

任正非:活下来。

Damon Embling:这么简单?

任正非:就这么简单。因为要承担对孩子教育、成长的责任,我个人没有给孩子们足够的关怀和爱护,但是总要挣钱给他们生活。我去应聘过几个岗位,别人不要。实际上我一开始也只想去应聘岗位,但没人要我。原因:一,经营有过错误,别人不信仼;二,当时也不需要技术,因为社会处在倒买倒卖时代,无路可走,正好当时国家允许创办民营科技企业,我也是在冲动下创立了公司。

4、Damon Embling:华为在 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创立,今天已经成长为全球技术、电信和移动通信领域的巨头,员工人数达 18.8 万。您本人也在这个过程中从一个比较卑微的起点变成今天中国最显赫的人之一。华为发展到今天,这么多年快速成长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任正非:我们在创业初期已经感觉到,要生存下来,唯有尊重客户,尊重客户的价值观、尊重客户的利益。钱在客户的口袋里面,只有质量好、服务好,它才会给你。那时我们对客户的态度有宗教般地虔诚,贯彻一种观念“宁可自己吃苦,都要让客户的需求、客户的价值观得到实现”,这样我们在客户心目中的形象越来越好,东西越卖越多。

当我们积累到一定规模时,代理商认为我们可能会控制市场,就不给我们供货了,所以断供我们不是第一次碰到,我们也才知道必须要开发自己的产品才能生存下来。我们最早开发的产品是 40 门模拟交换机,今天看来那个东西超级简单,当时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很大压力的。那时中国刚刚开始开放改革,小招待所、小商店需要小型设备,给了我们机会。我们从研发小型设备开始,积累了人才、资金、经验,积累了客户对我们的信任,才一步步往前走。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不是赚到钱就自己赶快消费,而是很节约,把赚到的钱再投入到研发中,所有一切精力都奉献给客户,赢得了客户的信任。直到今天,客户对我们的信任度还是非常高的。大家知道,欧洲是美国的盟友,美国在欧洲频频宣传打压我们,但是欧洲客户还是纷纷购买我们的设备。在这种高压下,客户还买我们设备,是几十年我们在客户积累的诚信带来的价值影响。

5、Damon Embling:美国的问题稍后详聊。我想知道当年华为是如何在中国市场一步步发展起来的。当年华为在中国市场拓展业务的难度有多大?毕竟华为的发展看起来还是有点不合常理的,对吧?

任正非:当时中国通信市场 100%是西方公司占有,“七国八制”,七个国家八种制式,包括瑞典的爱立信、芬兰的诺基亚、法国的阿尔卡特、德国的西门子、美国的朗讯、加拿大的北电、日本的 NEC 和富士通。这么多国家,这么多制式,但都是适合城市使用的大型交换机,不适配农村的通信需求,规模太大,农村也承担不了这么高的成本。

当时中国农村通信市场刚刚启动,正好有缝隙空间,我们从 40 门交换机起步,做到 100 门,做到 200 门,再做到 2000 门,然后开始做一些大型的程控交换机,能满足一些乡镇基层的使用需求,我们是这样一步步往上走起来的。

6、Damon Embling:我想知道的是,在面临技术和运营问题时,华为是怎么一步步发展起来的?曾几何时,中国政府确实不喜欢华为,不是吗?他们甚至想把华为关掉,对吧?

任正非:是的,在早期,政府对我们不太了解。因为我们实行的是员工持股制度,也就是员工拥有资本,可能被误解为资本主义公司,不符合社会主义条件。这个误解在十多年前就逐渐消除了,因为我们给政府纳税越来越多。现在华为每年给世界各国政府纳税约 200 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缴纳给中国政府的。政府看到我们对社会的贡献,也看到华为公司诚信、遵纪守法,因此就逐渐认识我们、接受我们了。这是第一个机会窗。

第二个机会,是二十多年前我们去到非洲等地,有些国家正在发生战乱,西方公司全部撤退了,它们不能给这些国家提供通信设备,而我们当时在中国农村市场卖的设备对他们是适用的,所以我们在国外也站稳了脚跟,积累了一定资本。我们在国外市场的成功,也给了中国政府一种信心,华为不是在中国占了便宜发展起来的,而且在国外也发展起来了。后来我们进入欧洲,政府看到我们能进入发达国家,认为华为公司还是好的,误解也就消除了。

第三个机会,我们进入欧洲以后,有很多巧合。我们有位俄罗斯的小伙子,他用十多年时间研究一个算法,他打通了 2G 和 3G 之间软件的算法,因此 2G 和 3G 可以合并在一个设备。理论上可以节约一半的成本、降低一半的重量,实际不一定那么多,但也有 30-40%,关键是减轻了产品的重量。产品重量对欧洲特别重要,因为欧洲没有那么多铁塔、电杆……安装基站,大部分都安装在旧房子上,如果设备太重,房子承受不住。因此,我们的设备在欧洲受到欢迎,就是从这个算法打通 2G、3G 设备开始的,我们飞快地进入欧洲,这就是 SingleRAN 占有欧洲的故事。接下来依此算法,2G、3G、4G 的软件也可以打通,2G、3G、4G 可以是同一个设备,大大地提高了效率,也提升了公司的利润率,才可能有更多的费用投入研发。当时 3G 在世界上有几种制式:欧洲 WCDMA、美国 CDMA2000、中国 TD-SCDMA,通过算法延伸,我们把这些制式又全部集成到一个设备里,在欧洲、中国等地都可以卖同一个设备,更好地满足了客户需求。又进一步提升了公司的竞争力,提升了公司的盈利能力。由于集成了制式,成本大幅度降低,我们的销售收入也在积累增加,增加的积累并不是拿来消费,而是继续投资到未来。

第四个机会点,世界通信经历了七、八十年的发展,每一个阶段政府在分配频率时,给运营商在这个频段上分一小段,过段时间在那个频段上再分一段,老牌的运营商有十几个频段,就对应需要十几根天线,每根天线都有不相同的电子部件组成。而且多根天线导致承重加大,这都是成本。我们利用我们自己的这个算法,把十几根天线合成一根天线,把几种制式的设备合成一个设备,叫“多频多模”,这是我们独创的技术,这让我们的无线通信一下子站在领先世界的舞台上。我们的领先,不是从 5G 开始的,4G 我们已经领先了。领先的原点是俄罗斯小伙子的一个数学算法,他现在是我们公司的 Fellow,大科学家,才四十岁左右。

5G 关键技术 Polar 码的来源,是十多年前土耳其 Arikan 教授发表的一篇数学论文,我们两个月后发现了这篇论文,投入几千人去解析和开发。我们在 5G 上又领先了世界,其实就来自这两个巧合。这两个转折点,都与基础理论相关。

第五个机会点,还有一个巧合。其实华为前些年也快衰退了,因为市场趋于饱和,要感谢乔布斯发明 iphone,打开了移动互联网,一下把电信设备网撑开了,大家多买设备,我们多赚钱,就活下来走到了今天。

7、Damon Embling:很明显,华为过去在技术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今天,华为在中国市场有很强的业务存在。在最近的美国贸易争端发生之前,华为在海外市场的拓展上有多大难度?还是说您认为一直以来发展都很顺利?毕竟其他国家对于中国有一些看法,抱有怀疑态度。

任正非:海外市场拓展,我们在“5.16”之前没有多大困难,因为最主要是客户选择。政治家可能有不同的观点,但是客户有价值评价,用了华为的东西是不是真好?大家知道,美国的政治家、国家领导人在欧洲拼命游说,但是欧洲客户还要买我们的设备。盟友的观点,这么多大人物施压,客户还要坚持买,说明客户还是认同我们。

在“5.16”之前没有那么大压力的时候,客户选择和使用我们的设备是基于技术与服务,以及使用以后是不是能产生利益。

Damon Embling:您刚才提到原因是因为有客户的支持、客户自己做出了选择。但是,如果说他们所在国的政客、政府不让华为的设备在他们那里进行销售,我们看到在一些国家和地区正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华为怎样克服这样的问题?

任正非:如果我们没有克服,就放弃这个国家,也可能放弃这个客户。我们只选择认同我们的客户,做一些就行,并不要求所有国家、所有客户都接受我们。若果客户都听政客的,它是否能养活自己呢?决定企业命运的不是政客,而是客户的客户,客户购买的商品一定是能为它盈利,它才能活下来。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