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任正非:2019年华为的成功,首先要感谢特朗普

近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任正非提到,疫情对华为的生产、销售、交付造成了一定影响,预测一季度计划有适当下降。任正非还表示,2019年华为取得很大成功首先要感谢特朗普,因为他那么重视华为,给华为带来了更多的影响力。

在华为“心声社区”刊发了采访纪要,全文如下:

1、NeilWestern,亚洲商业编辑:任先生,非常感谢您抽出时间再次跟我们交流,很遗憾这次我们无法到现场跟您面对面交流。由于新冠疫情,很多人只能在家远程办公或在家隔离,希望您一切安康。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次疫情对华为的业务造成了哪些影响吗?

任正非:这次疫情对我们的生产、销售、交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我们公司是从2月1日开始上班的,工期上没有耽误,员工陆陆续续到达,从最初70%、80%、90%……逐步到达了一定比例。主要是有些地区还在封闭隔离中,部分员工不能完全到齐。当我们复工能力达到90%的时候,有些配套厂家生产数量还是提升不上来,疫情对他们有影响。很多小公司、小工厂没有卫生防疫条件,当地政府不允许他们开工。我们就帮他们解决防疫问题,帮助他们说服当地政府,在确保健康安全的情况下,让他们开工。此外,国际物流也有影响,现在国际航班数量大幅度减少,空运费用上涨3-5倍,这对我们有影响,预测一季度计划有适当下降,估计年度计划不会有影响。

DanStrumpf,驻香港科技记者:您刚才提到华为下调了一些目标,您指的是收入目标还是其他财务指标?能具体说明一下吗?

任正非:是一季度收入目标。

DanStrumpf:收入目标下调了多少?能提供一些具体信息吗?

任正非:下调数字的统计估计到4月中旬才能出来,实际下调是很微小的。原因是一些配套的部件、以及有些国家的发货通关受影响,另外,人们还处在家里自我隔离状况下,工程也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对我们来说,总体影响不大。

DanStrumpf:针对您刚才提到的隔离、通关等问题,华为是一家全球化公司,但在当前局势下跨境通关难度大幅提升,很多国家实施了旅行禁令。在这种情况下,华为如何在全球市场开展竞争?另外,目前的局势对您的个人日常生活和公司管理有何影响?

任正非:首先,管理公司就像现在远程采访一样,工作也可以采用远程办公、远程会议的方式。第二,我们减少员工的流动,本地员工在本地流动,跨境流动减少。第三,现在一部分国际合同都是扩容项目,在机房完成,通过软件提升来实现,并不需要在野外作业。所以,现在我们的合同销售还可以继续增长。

DanStrumpf:这一局势对您的个人习惯以及华为的日常工作有何影响?你们的工作发生了哪些变化?

任正非:没有不同的习惯。 我们高层领导过去就是开会、改文件,把文件发出去,大家按文件办事。过去是这样,今天也是一样,没有太大改变。 现在是远程视频开会,基本不影响。过去一定要飞过去面对面,现在不需要飞过去,因为即使飞过去,也需要隔离,只能视频,那何必要飞过去呢?

DanStrumpf:等一切恢复正常后,您觉得你们目前做出的一些调整,如召开更多的远程会议、减少国际出差,未来还会继续保持下去吗?

任正非:我想,人类社会将会走向信息社会,IBM形容它是一个村,叫“地球村”。当然,也包括飞机很快抵达一个地方,也是地球村的一种形式。以前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我们需要坐轮船好几个月,更古时期先辈只能坐木帆船跨洋漂过去,是相对比较来说。现在先进的通信网络条件下,我们通过视频会议聊天就如坐在旁边一样,只是说喝杯咖啡,不能用舔屏幕的方式来完成。除了需要亲身体验的方面,远程信息交往会增加,比如中国疫情期间,有几亿孩子是在家里通过网络教学的,特别是美国、欧洲这些国家很多学生都在接受跨国网络教学。当人们形成习惯以后,不会随便抛弃这个方法,当然可能减少或缩减,但不会抛弃。我们作为设备厂家,就是努力去满足客户对这方面的要求。

NeilWestern:任先生,我知道您经常在世界各地跑,与华为的基层员工面谈。现在,您怎么跟他们保持沟通,并从他们那里获得反馈?

任正非:正因为我过去跑遍了艰苦贫困的国家,了解他们过去是怎么工作和生活。今天进行视频沟通、网上发表的意见,能想象到他们今天怎么工作和生活的,要改进哪些环境和条件来支持他们工作。我们过去的经历对今天带来影像上的贡献。如果你没有去过世界,你是不能够感知世界的。现在我们虽然各自隔离在不同国家,实际上我们的联系和沟通没有改变。

2、NeilWestern:我们能聊聊过去18个月美国政府给华为带来的诸多困难吗?上次见面时,我们聊到了您的女儿。您最近有没有联系她?通过什么方式联系?大概聊些什么内容?

任正非:就是打个电话,给一些生活上的问候。她的妈妈和丈夫在加拿大陪她,她不是很孤单。

NeilWestern:她面临的刑事案件目前进展如何?您个人在这方面采取了什么行动吗?

任正非:我们没有刑事犯罪,已经在美国抗诉了,还是通过在纽约东区法院官司的进展来确定这个问题。

NeilWestern:您觉得加拿大政府要在这方面发挥一定的作用吗?

任正非:因为加拿大是一个法治国家,首先它的法律要公开、公平、公正,是一个透明的体系,加拿大司法体系会做出正确判决的。

NeilWestern:所以,华为并没有直接游说加拿大政府?

任正非:不需要。

3、DanStrumpf:我想聊一下你们在美国面临的刑事案件。您应该也知道,美国政府扩大了针对华为的起诉书范围,提出了新的指控,包括有组织的敲诈勒索指控。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基本上把华为描述成犯罪型组织。您是否想直接就这些指控作出回应?

任正非: 我们肯定要在法庭上进行抗辩,不能美国司法部说什么就是什么,它说的并不代表最后的结果。

DanStrumpf:我想问一下华为过去一年所采取的策略。很感激您去年接受我们的采访,当然您也接受了其他媒体包括电视台的采访。去年,华为针对美国提起了多项诉讼。相比之前,华为过去一年在跟美国政府打交道时,采取了更加激进的策略。鉴于美国对华为还是和过去一样强硬,您觉得过去一年采取的策略有效吗?针对华为状告美国政府的其中一项诉讼案,法庭已经做出了不利于华为的判决。现在,美国政府又提出了针对华为的新起诉书。您觉得华为过去一年采取的策略奏效了吗?

任正非:不是美国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还是要通过法院的判决,还是要通过美国司法系统的公平、公正、公开,来一个个解决。

NeilWestern:您刚才提到,华为相信美国的法院会作出公平的判决。针对这些指控,华为的抗辩策略是什么?

任正非:我们还是通过美国律师与美国法院去交涉。

4、NeilWestern:在过去15个月中,华为采取了一系列高调的举措,例如您接受媒体采访,华为在美国和其他国家采取的法律举措,并在很多国家针对美国试图说服当地政府禁用华为的行动进行了强有力的反击。现在来看,您觉得过去15个月华为的策略有没有起作用?如果起了作用,能不能举一些例子,具体起了什么作用?

任正非:作用肯定是起到了。最初天空是一片漆黑的,美国说什么是什么,因为美国是强势的国家、强势的政府,一般大家对美国政府是很信任的。随着时间推移,真相越来越多被披露,天空逐渐变成深灰、中灰,我们希望逐渐变成浅灰色,让社会知道华为是什么样的公司,增强对我们的信任。我们还是在美国的西方盟友国家做生意,因为我们与这些国家的客户往来几十年了,这几十年积累的信任是宝贵的,他们不会轻易被施压一下就放弃选择华为。

再过几天,我们将公布经过审计的2019年财务报表,我们去年的销售收入增长接近20%,利润大幅度增长,就证明了客户对我们的信任并没有因为美国对我们打击而产生影响。今年我们在计划上比去年还有一定规模的增长,今年的研发经费比去年将增长58亿美元,去年研发经费150亿美元左右,今年可能超过200亿美元。我们克服困难的能力越来越强,面对的困难和遇到的挑战会越来越少,我们有信心实现今年的销售目标和利润目标。这场瘟疫过去以后,人们更加体会到先进的信息技术在应对瘟疫问题上也有很大价值,人们可能会加快网络建设。 我们担心的是,我们没有那么多设备供应世界。这都证明我们这十几个月以来努力的结果是正确的。

NeilWestern:我想追问一个问题,稍后再回到研发方面。您刚才是说,在您看来,您提到的很多国家都不再相信特朗普政府有关华为的说辞,而是相信华为给出的保证,是这样吗?

任正非:我不清楚人们为什么不相信特朗普,他在美国选民中的支持率不是很高吗?美国人民是很聪明的呀。

5、DanStrumpf:顺着您刚才说到的几个问题。您提到,今年华为碰到的困难会越来越少,您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对华为而言,哪些方面的工作会变得越来越容易?另外,您还提到您有信心达成今年的财务目标。能具体说说你们有哪些财务目标吗?

任正非:第一,我们投入了这么多研发经费,也收缩了一些不够健康的产品线,把那些减下来的优秀工程师调到主产品线来,我们今年会把产品和服务做得更好。财务成绩还是取决于产品的质量、服务的优良以及客户的信任,从这点来说,华为全体员工都奋起努力去实现目标,我们相信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也欢迎你们明年一月份来采访我们,那个时候可以告诉你们我们的生存状况。

NeilWestern:我们也非常愿意明年再来采访您。刚才您提到2020年华为研发预算会增加58亿,能否具体介绍一下这笔预算会用在哪些产品上?您最看好哪些业务?

任正非:与我们过去产品的方向完全一致,没有出现新的东西,只是增加了投入强度。

6、NeilWestern:回顾2019年,在您看来,华为取得的最大成就是什么?是不是英国允许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的决策?如果是的话,华为在决策达成过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任正非:2019年我们取得很大成功,首先要感谢特朗普先生。因为他在全世界有那么高的威望,他那么重视华为,本来很多人不知道华为,或者将信将疑,特别是中国也有一部分人不相信华为,觉得华为是不是在忽悠。特朗普“举棒一打”,别人就觉得华为原来还这么厉害,还不赶快买华为的设备,还等到什么时候?应该是特朗普先生帮了我们大忙,这一点我们要感谢他。

我们公司本来也是散趴趴的公司,因为几十万人很难凝聚得起来。 战略部起草了公司的愿景和使命:“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希望统一员工的意志,这些口号其实华为员工也不一定都相信,也不一定都足够努力。但是特朗普一打我们,所有员工都知道死亡快来了,如果不努力我们一定会死掉的,吓得每个人都很努力。基层太努力了,导致这个“车子”跑得太快了,我总是觉得要踩刹车,不能允许他们跑太快,否则会把这个公司拉断的。这样基层有很大的干劲,我们高层有很大的冷静,这就是我们胜利的基础。

NeilWestern:您认为经过特朗普的打压后,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和地区是否意识到了华为的实力?相比打压前,他们是否更加认可华为是一家技术巨头?

任正非:应该说是有影响,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并不相信我们,他们的一些运营商可能也受到影响,但也是博弈。有些客户还是信任、了解我们的,因此我们有稳定增长的信心。

7、DanStrumpf:我想问一个具体问题。华为去年对美国提起了一系列诉讼,我也曾前往华为园区出席华为起诉美国政府的新闻发布会,对这些诉讼进行了大量报道,并密切关注其进展。我想知道,对美国政府提起一系列诉讼是不是您的决策?我知道华为内部关于这项决策有着不同的意见和声音,您是怎么处理这些不同意见的?

任正非:第一,我们在美国是被迫应战,不是主动开战的,美国“棒子”已经打下来了,不能左边挨了打,然后右边又伸过去再挨一棒。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是被迫在法庭上起诉。关于这个问题,你应该采访我们的律师,让律师告诉你们。对这个问题,我们内部是比较一致的,没有矛盾。

但是,这不涉及到普通员工,因为他们就是多产粮食和增加土壤肥力,公共关系和法务的问题由专业部门去解决。普通员工有什么思想,我们不清楚,并不需要去了解,他们的主要责任是搞好生产。我们内部没有分歧,不需要协调。

如果美国政府撤销对我们的诉讼,我们也可以撤销对美国政府的起诉。但是,美国现在没有表示,所以我们还在积极准备。如果美国还有什么“棒子”再打下来,我们还要准备再接这根“棒子”。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准备,一棒打到“天灵盖”上,我们就死掉了。因此,还是要用手挡一下,要努力准备防御性手段。

8、NeilWestern:在无法使用谷歌安卓系统的情况下,华为推出了自研操作系统和应用生态系统。这方面华为已经取得了多大的成功?前景如何?

任正非:我们的操作系统已经开源、开放,HMS将随着P40走入市场。当然,与老牌的苹果、谷歌相比,我们还是有差距的,但也有一些特色,所以我们还是决心要走入市场。我们做这件事情是被迫的,因为没有安全感,如果还用别人的东西,下次再被别人断供怎么办?是断供把我们逼上梁山的,我们必须努力去把耽误的功课补好,否则无法再立足在这片土地上。

NeilWestern:华为近期有没有跟谷歌直接沟通?

任正非:不知道。

DanStrumpf:今年到目前为止华为在中国和海外的智能手机销量如何?

任正非:应该是增长的,但是增长的数量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现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每天大概在45万部左右,国际市场是有衰退,这样大致判断。四月后开始增长,每个月的销售量预计大概是2000多万部。但是由于这次瘟疫出现,我们的平板、电脑……有关业务的销售量是5-6倍的增长,这些平板已经预装了我们HMS操作系统。

DanStrumpf: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海外智能手机销量下滑?华为怎么做才能扭转下滑趋势?

任正非:对于海外市场,我们眼前还没有更好的增长手段,但是我们正在弥补这些问题。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