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为余承东:麒麟高端芯片或成为绝版一代

2020-08-09 09:26
科技最前线
关注

在近日举办的“中国信息化百人会 2020 年峰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提到,去年第一轮制裁相当于把华为的“手”捆住了,今年第二轮制裁把“腿”捆住了,让华为无法生产芯片。

由于华为芯片订单到9月16号生产就停止了,所以今年可能全球最领先的、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绝版、最后一代。

余承东还提到,“我们也是很遗憾,我们在芯片里的探索,过去华为十几年从严重落后,到比较落后,到有点落后,到终于赶上来,到领先,到现在被封杀。我们投入了巨大的研发投入,也经历了艰难的过程,但是很遗憾在半导体制造方面,华为没有参与重资产投入型的领域、重资金密集型的产业,我们只是做了芯片的设计,没搞芯片的制造。”

以下是余承东演讲全文:

《扎扎实实 赢取下一个时代》

今天非常高兴跟大家一起分享我们对于这个行业的一些想法,我是在华为负责消费者业务,所以首先向大家报告一下我们华为消费者业务这几年的发展经营情况。

我是2010年底来兼职负责消费者业务,2011年开始是完全负责华为消费者业务,感谢大家的支持。

过去几年,由于全球消费者的鼎力支持、尤其是我们中国消费者的鼎力支持,我们实现了高速的发展,我们实现了几百倍的增长。过去八年,谢谢大家。

我今天看到很多人使用华为的手机,当然还有少量的人用iPhone,大家可以体验一下我们的5G手机,谢谢大家。

我们消费者业务的销售收入,占到华为集团中超过一半,是最主要的收入、利润、现金流来源,也是整个华为这几年最快的增长来源。

在美国制裁我们的困难时期,今年上半年,我们(华为消费者业务智能手机第二季度)市场份额全球第一。其实是因为疫情的影响。如果不是美国制裁,去年市场份额应该做到遥遥领先的第一名,但是去年美国制裁后,华为少发货了六千万台智能手机,去年做到了2.4亿台的手机(发货量)。

今年的量有可能比这个数量还少,因为今年是第二轮制裁芯片,没法生产。 所以很困难,我们最近都在缺货阶段,华为的手机没有芯片供应,造成我们今年可能发货量比2.4亿台更少一点。

我们今年上半年仍然实现了收入的增长,原因是我们的高端产品(销售)占比越来越高。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们的非手机产品高速增长,我们的PC、穿戴、手表、手环、耳机、平板都实现了高速的增长。我们是中国第一大手表厂,中国的第一大穿戴终端厂家。

我们的平板在中国市场份额是第一,在全球是第三。连续几个季度,华为平板产品在中国市场份额是第一,超过了苹果。

在中国市场,华为手机份额排名第一。在最近几个月,华为在中国旗舰机(价格超5000元)市场超越苹果。在销量上,我们远远超过苹果,但是在高端机市场,我们是最近几个月实现超越的。

笔记本电脑是华为的新产品,市场份额刚开始做。去年被美国制裁以后,有半年时间都发不了货。这样情况下,华为笔记本电脑的市场份额在中国是第二。

在全球的份额里我们的智能手表是第二、苹果是第一,我们的平板是第三。

我们的手机是在疫情、两轮制裁的背景下,我们是第一。 我想这个可能不是我们真实的水平。因为(假设)我们在游泳比赛, 去年的第一轮制裁相当于把华为的“手”捆住了,今年第二轮制裁相当于把华为的“腿”捆住了, 我们现在“又扭腰又扭屁股”去跟别人比赛,手和脚都被捆上了,所以我们的状况非常艰难。

华为消费者业务提出了未来5~10年的长期战略,是全场景智慧生活战略。在5G、AI、全场景智慧化时代,我们围绕着消费者衣食住行的全场景提供无缝的智慧生活体验,包括家庭场景、办公场景、出行场景、运动健康等。

我们提出1+8+N的概念,1是指智能手机,是最靠近消费者的;8就是外侧,是智慧屏、音箱、眼镜、手表、耳机、车机、平板、PC,包括五个场景;N是广泛的生态,包括智能家居的生态、运动健康、出行等各个领域的生态。

今天我们处于移动互联网时代,也是社交网络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中国的互联网发展速度非常快,互联网用户数全球第一,因为我们人口多,中国人的素质也在提升,尤其智能手机的广泛普及,也造成了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数是全球第一。中国小程序的发展速度三年赶超了App十年的发展。中国的电子支付也是在全球第一的。

我们看到好的地方,也要看到我们的不足。

中国的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第一,占比超过一半、达到57%。中国产的PC,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占了全球PC产量的一半左右。中国的电视占1/3左右,仅次于韩国三星和LG,但远远超过了日本厂家。

在发货量上,中国终端的份额还OK的。但是我们看到了一些问题,中国在产业链的纵深,在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时代, 我们的核心技术、核心生态的控制能力和美国等国家还是有差距。 尤其像最底下的材料、制造设备跟美国、日本、欧洲还是有些差距。我们的芯片和核心器件方面,进展非常快,但是仍然还有一些跟美国和韩国比有差距。

我们在终端方面,产量有点优势,但是 我们在操作系统、生态平台方面仍然有差距。

当然这个差距,从操作系统这个层面,可以看到操作系统和在操作系统之上的生态平台,美国公司仍然主导着世界。大家说的中美贸易战,郭台铭说的“one world,two system”,制裁或者脱钩的趋势,我们要把我们的生态给构筑起来,要把我们自己的操作系统、我们的生态服务、我们的芯片、我们的设备、装备,我们整个基础的体系能力要构筑起来。这对我们来说,制裁是很痛苦的时候,但同时又是一个重大的机遇,逼迫我们尽快地做产业升级。

从产业生态方面看,App生态里面,苹果是一个终端厂家,但 苹果的互联网服务以及年收入超过480亿美金,是苹果利润非常重要的一个来源, 因为这块的净利润率超过60%,达到70%~80%。

华为在这块的收入今年大概过50亿美金,看起来也不小,但是华为的消费者业务今年的收入可能不到700亿美金,在制裁让我们可能一年损失好几百亿美金的情况下,我们也还有接近700亿美金的收入。但 我们的互联网服务大概在50亿美金左右,但是苹果有480亿, 而且在高速增长。Google的互联网的服务收入1400多亿美金。

所以这块的空间非常大,互联网服务的利润率非常高,做全球人的生意。我们看到互联网公司,拿到腾讯的游戏里卖一个装备、卖一个皮肤,一次能挣好几十亿人民币。像这种东西,就是挣全球人民的钱。

中国的互联网应用基本都是中国本土,挣中国人自己的钱,没有去挣全球的钱。

唯一一个在去年下载量第一的就是最近被美国制裁的TiKTok,排第九名的是腾讯的《绝地求生》游戏,这个游戏是海外收购的。

抖音是中国少有的互联网公司具有全球化的决心,绝大部份的互联网公司都是躺在中国的安乐窝里。中国有14亿人口,但是全球有70亿人口,我们还没有挣14亿人口之外的那几十亿人口的钱、为他们提供服务,所以我们的差距还非常大。

相比之下,美国在全球是占比最高的。他们不仅是数量上多,从收入量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我们只有TikTok和《绝地求生》有点利润,其他的基本没有什么收入。

大家知道互联网的利润率是非常高的,腾讯的净利润率达到30%,对我们这些高科技行业、重投资的情况下,利润跟他们完全不能相比拟的,所以我们干的很苦力的活,做很重的研发技术投入,我们的成本投入也很大,但是我们的利润率非常低。 我们要鼓励更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走向全球,能够做全球的生意。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