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靠5G给通信行业解渴 不是运营商自己的事

2019-08-21 15:53
来源: C114通信网

整个社会对5G的热情期望随着华为被拉黑而被无限放大。在5G的全球比赛中,争一口气成为全社会的普遍愿望。然而即便不讨论5G目前的技术成熟度、应用场景和商业变现模式,也不考虑高额的设备单价,对包括运营商在内的通信行业来说靠5G解渴谈何容易,靠运营商来给整个通信行业输血更是难上加难。

一、个人市场收入下滑,成为影响运营商钱袋子的大事

最近,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相继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财报。经过媒体的大肆宣传大家对这两者的经营情况早已有所了解。虽然中国联通的净利润出现了同比增幅大涨,除了去年的基数较低外,当然还有今年少开支的结果,但是这些都无法掩盖其应收同比降速超过中国移动的窘境。

靠5G给通信行业解渴,不是运营商自己的事

公开的财报显示,中国移动上半年营运收入实现人民币3,894亿元,同比下降0.6%,其中通信服务收入实现人民币3,514亿元,同比下降1.3%,股东应占利润为人民币561亿元,同比下降14.6%;中国联通上半年营运收入实现人民币1450亿元,同比下降2.8%,其中服务收入1330亿,同比下降1.1%,权益持有者应占盈利达69亿,同比增长16%。

对于应收下降,诱导因素就是个人市场收入下降。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报告中都有所解释。中国移动方面总结认为以下三个因素导致个人市场收入大幅下降,一个是流量红利快速消退,一个是市场竞争加剧,最后一个提速降费持续。对于实现的移动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 6.6%,中国联通认为主要受提速降费、市场饱和、激烈市场竞争以及 4G流量红利逐步消退的影响。

个人市场收入在整体收入中的占比较高,如中国移动高达71%。因此,个人市场收入的细微变化都会放大对运营商整体营收变化的影响。用成也萧何败萧何来形容个人市场的作用一点也不为过。然而就是这个成也萧何败萧何正在给运营商造成短期难以扭转的难题。

二、5G初期的应用重点在eMBB,却难有想象中的美好

在5G的三大应用场景中,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是初期的主要应用,面向主要的群体就是广大自然人用户。虽然eMBB在网络速度上有了极大提升,但是在应用范围上并没有极大地扩展。按照通信行业专家的预测,沉浸式的、按需点播的AR(增强现实)/VR(虚拟现实)业务正在成为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的主要应用场景。

对广大普通用户来说,享受超高5G网络的代价就是,按照中国联通高层的说法“目前联通推出的5G功能包费用最低为190元”。另外,使用5G网络还需要更换5G手机终端,至于5G手机终端的价格,虽然未来必然会降价到千元机价位,但是眼下却是让人望而却步。即便可以用CPE转化为WIFI信息,但是这其中的意义比起用固网家宽的转化又能大大多少呢?

中国联通高层的5G“最低190元功能费”的说法经过媒体报道后,广大网友直呼“用不起用不起”“打扰了,告辞”。还有网友觉得“月租99的4G用着挺好”,也有认为“190太高了,99勉强”。

考虑到上面的几层意思,此时除了对部分发烧友的吸引力外,5G对其他用户的吸引力有多大?如果5G的应用初期,运营商解决不了用户规模扩大和渗透率提升的难题,那么靠5G赚钱或许比千方夜谭容易不了多少。

三、高额补贴,已成为韩国运营商发展5G的主要途径

GSMA Intelligence发布全世界5G用户数情况显示,截止至6月底全世界5G用户数约213万人,其中韩国占77.5%即165万人,超过排名第二的英国(15万)10倍,超过美国(10万)16倍。韩国暂时成为全球5G用户绝对的主要聚集地,而且优势异常明显。

根据中国通信网的报道,韩国5G用户高速增长的秘密无他,唯补贴熟尔。无论是2G、3G还是4G时代,运营商争夺用户的不二法宝就是“价格战”。在发展5G用户方面,韩国运营商依然延续这条老路,选择最简单、最原始和最直接的方式,对5G手机进行高额补贴。

媒体报道称,LG的一款5G手机,原价110万韩元(约合6400元人民币),但得益于运营商的大力补贴,用户实际入手价格几乎免费,甚至倒贴钱。随着这部手机的热卖,韩国在5月一个月之内,就增加了50.7万名5G用户。

考虑到5G手机终端的户均补贴如此之高,韩国运营商估计很难坚持长久,即便有终端厂商的大力支持。而且经过补贴,运营商发展了大量5G手机用户,但是这些用户最终能够给运营商创造多少收益或者价值,现在也不好判断。运营商无利可得,那么手机终端厂商的收益也就无法保障。

有鉴于国内庞大的人口规模和具体的5G潜在用户群体,很显然,韩国的玩法即便可以在国内应用,补贴力度难有韩国那样的力度之大。所以,高额补贴的做法,在国内或许很难推广应用。

四、监管层研究支持5G的政策性措施,已经刻不容缓

把5G列为2019年的重点工作之一,就充分说明国家最高层对5G有着超高的政策性预期。原本于2020年发牌商用的5G也提前到了今年上半年,这也说明了监管层的不余遗力推动。5G发牌当月,中国移动就开出了三个大单,金额超过400亿元,这也说明了运营商的积极作为。

然而,我们必须承认而且也必须面对的是,已经越来越没钱的运营商,已经无法靠自己单独支持5G建设的运营商。租赁5G设备已经成为运营商的普遍做法,虽然有消息称,近期中国移动的租赁5G设备的招标被叫停,并转而变成采购型招标。

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发布会上,中国联通表示将维持2019年4万个5G基站的建设规模和年初80亿元的5G建设资本开支。中国移动已经将2019年的5G基站建设目标明确设定为5万个,相应地2019年的5G资本开支在年初的基础上新增了160亿元,总额将达到250亿元左右。

除了中国移动的5G资本开支较为客观为,其他运营商都多少存在惜投的情形。除了SA的暂时不够成熟外,缺钱而且缺少政策性支持已经成为影响运营商决策的主要障碍。虽然,全国各地有不少省级政府出台了支持5G发展的政策,但是真金白银性的政策却鲜有报道。

在5G建设投资和用户发展天量的资金需求面前,免收或者少收频谱占用费虽然多少为运营商提供了支持,但是与所需的巨额资金相比,相差还是太远。虽然监管层有要求5G建设过程中要避免重复建设,虽然有消息称中国移动+中国广电,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的“2+2”建设模式,但是如何落地,现在需要有进一步的政策性指导或者规范。

作为运营商的上游企业,无论是手机终端还是电信设备厂商,都需要通过或者借助运营商来释放创新红利。然而,运营商变现创新红利所需解决的难题,已经远非其本身能力所能实现的。

监管层早日出手或许是最现实的解决办法。有消息称,三大运营商5G体验套餐内容惊奇相似的背后就是监管层的协调的结果。如果真如此,真是行业之幸!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