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酷派手机的挣扎,“轻旗舰”难成救命稻草

面对已经被“华米OV”主导的国内手机市场,传统手机企业的生存空间正不断缩小。而此时的酷派手机,还能掀起多大波澜?

随着号称“国民轻旗舰”的酷玩7手机即将推出,酷派这家曾经叱咤一时的手机厂商又重新进入外界的视线。

作为国内老牌的手机厂商,酷派曾一度是国内手机市场的佼佼者,它曾经与中兴、华为以及联想被外界共称为“中华酷联”。

然而,步入4G时代之后,在以小米为首的互联网厂商的冲击下,除了华为能依靠较强的自主研发能力跻身前列之外,酷派及其他厂商都陷入困境当中,在国内手机市场份额持续下滑。不可否认,这与它们早期在运营商主导时代的过度沉溺不无关系。

面对已经被“华米OV”主导的国内手机市场,传统手机企业的生存空间正不断缩小。而此时的酷派手机,还能掀起多大波澜?

◆显赫一时

时间拨回六年前,当时国内的手机市场呈现的是另一番景象。2012年,国内手机市场正处在方兴未艾的阶段,以“中华酷联”为代表的国产品牌正试图冲击诺基亚、三星等业界巨头的领先地位,而小米、魅族等互联网新军才刚刚涉足手机市场。

根据艾媒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上三星独占鳌头,而酷派以9.5%的销量占比排名第四,市场品牌占有率为7.2%排名第六,在国内手机市场上占据着一席之地。

由于4G时代尚未正式到来,此时国内的手机行业还是以三大运营商作为主导。为了快速抢占3G市场,三大运营商都大力补贴智能手机。

基于这样的背景,许多手机厂商纷纷响应,借助运营商的补贴福利推出定制机,并不断地通过该模式获利,而酷派同样也不例外。相比于其他手机公司,酷派与运营商的关系更加密切,其通过与运营商合作推出的定制机占据了酷派手机品类的80%以上。

仅在2014年,酷派便先后推出了48款智能手机,其销售额突破百亿元,并且开始登陆北美市场,业绩规模不断攀升。据相关数据显示,在2012年到2014年期间,酷派国内整体市场份额保持在10%左右,同时也是中国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之一,其营收规模从143亿港元增长到196亿港元、249亿港元,在2014年的营收达到了酷派历史上的最高纪录。

不难看出,正是运营商推出的定制机模式使得酷派在早期获得丰厚可观的收益。但凡事有好有坏,对于运营商的过度依赖,也使得酷派在应对市场变化之时准备不足,而这也为之后酷派的转型遇到的诸多问题埋下了伏笔。

2014年,随着工信部宣布向国内三大运营商发放4G牌照,国内手机市场正式告别3G通信时代,手机市场就此迎来了新一轮的洗牌。

◆与360生嫌隙

自4G通信普及之后,运营商对定制手机补贴力度开始大幅减少,一些往日依赖运营商存活的手机厂商不得不寻求新变。

面对小米等互联网企业的迅速崛起,2014年11月,酷派将品牌一分为三,其除了保留主打运营商渠道的“酷派”之外,还发布了主打线上电商的“大神”以及主打线下市场的“ivvi”品牌。

三个品牌相对独立运作,以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酷派”更多是基于稳住原有的市场考虑,“大神”则是与小米手机等线上品牌抗衡,而“ivvi”则是对标OPPO、vivo,扩展线下渠道。不过,一分为三的做法,也受到酷派内部员工的质疑。

有酷派前员工向时代财经表示,“当时一分为三就是转型的前奏,原本是这样去构想做转型的,但是酷派三个方向都使力,在资金调动以及人员配置上都有些吃力。”

或许是感受到小米持续不断的压力,就在“大神”独立不久之后,酷派宣布与奇虎360展开合作,寄希望于通过两者优势结合来扭转局面。

2014年12月,酷派与奇虎360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共同打造360手机,而奇虎360则持有该合资公司45%的股权。然而仅仅过去半年,由于第三者的“插足”,酷派与奇虎360之间开始出现嫌隙。

2015年6月28日,酷派以27.3亿港元的价格向乐视网出售了公司18%的股份,使得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这一事件顿时引起轩然大波,360对此表示强烈不满。作为奇虎360的董事长,周鸿祎甚至在微信朋友圈上愤怒回击,“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

此后,酷派与360的关系渐行渐远。2015年9月18日,奇虎360在奇酷的股权增至75%,酷派股份降至25%,奇酷和大神两个手机品牌归入奇虎360公司名下。直到2016年初,奇酷、大神、360统一更名为360手机。

此时,酷派与乐视这位“新欢”越走越近。2016年6月,乐视注资10.47亿港元购买酷派11%股份,持股份额总计达到28.90%,正式晋升为酷派第一大股东。至此,随着乐视的入主,酷派正式进入了乐视主导的时代。

◆变故陡生

或许没有人会想到,风光“迎娶”酷派的乐视,会给酷派带来一系列的祸患。就在乐视CEO贾跃亭入主酷派之后,其也为酷派带来了一位得力干将,即曾经的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

2016年8月,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宣布辞任酷派CEO,随后不久刘江峰成为新一任酷派CEO。意气风发的刘江峰,打算在酷派续写他在华为荣耀做手机的辉煌篇章。他为酷派设定了“五年三个一”目标,即在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三大目标。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尽管酷派随后推出的手机有一定的竞争力,但对比起相关竞品,依然没有太大的优势。而随后不久的乐视资金链危机曝出,反倒让酷派加速了衰落的步伐。

2016年11月6日,乐视控股CEO贾跃亭发布全员信,承认乐视资金紧张,反思公司节奏过快,称近几个月供应链压力骤增。该信件的公布,正式坐实了乐视网拖欠供应商100多亿的传闻。

受乐视的资金问题拖累,酷派被银行取消了授信,这使得酷派负债累累,叫苦不迭。不仅如此,酷派主打线下的ivvi品牌也因经营不善,在2016年12月2日出售80%的股份给深圳超多维公司,收购价为2.72亿元人民币。

据2016年未经审计的酷派年报显示,2016年酷派营收79.94亿港元,同比下滑45.5%,净利润从上一年度的盈利转为亏损,且亏损额高达42.1亿港元。而到了2017年7月31日,酷派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同比下滑约为52%,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偿债压力加大。

“事实上当初乐视收购酷派的时候就不被看好,本来乐视当时就已经出现问题,而酷派也在不健康的状态下加入乐视,这对酷派绝对是不利的。”行业观察家刘步尘对此向时代财经总结称。

随着业绩表现的不断下滑,2017年8月16日,任职仅1年零15天的酷派CEO刘江峰,带着失落和遗憾黯然离开了酷派的CEO办公室。

◆前景不明

自1993年成立以来,酷派有过许多值得骄傲的时刻,其不仅是国内第一家解决寻呼系统的厂商,也曾经推出过全球第一款双模双待智能手机。

不过,在经历了运营商主导时代的风光及转型期的不断挫败之后,酷派早已褪去了当初“中华酷联”的光环,也丧失了在国内市场占据先机的优势。

在近日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的最新一期关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报告中,华为、小米、OPPO和vivo已经占据了今年第二季度国内手机市场超过八成的市场出货量,成为名副其实的新“四大天王”。

在此背景下,一些相对小众的手机厂商面临较大的市场压力,出货量也将出现急剧下滑的现象。而酷派这家老牌的手机公司,在新“四大天王”垄断的手机市场上,生存形势已经变得相当严峻。至于其新一代手机产品的推出,前景依然难言明朗。

目前,酷派将推出其酷玩系列新品酷玩7手机,而这距离上一代酷玩6手机的发布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对此,一位已经从酷派离职的前员工认为,酷派此举的象征意义更大于其实际意义。“很多时候品牌长久不出现,慢慢就会被遗忘了。我觉得他们也在等吧,等下一个机会点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刘江峰辞去CEO一职之后,董事会副主席蒋超临危受命成为新任CEO。虽然酷派的手机业务不断受挫,但蒋超对此还是抱有期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蒋超曾说道,“酷派碰到任何的挫折都是暂时的,这种挫折不是不能过去,而是很快就能过去。”

据了解,尽管国内手机业务出现大幅亏损,但酷派手机在海外业务还有一定的盈利。在美国市场上,酷派去年占据了1.5%的市场份额,实现了60%的销售增长。因此,酷派并非完全没有机会。

“应该说是一场持久战。因为每一次革新都会带来新的洗牌,说不定几年后酷派出新技术又起来了,只能祝福酷派吧。” 酷派前员工向时代财经表示。

酷派能否在未再度崛起很难下定论,但显而易见的是,二十五岁的酷派需要抓住青春的尾巴,因为留给它的时间正在慢慢减少。

文/时代财经 沈思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