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AMD究竟做对了什么?

2020-01-13 15:25
与非网
关注

我们很难在有生之年近距离遇到这样一个决定行业命运的时刻。这是手机领域诺基亚依然强大而苹果悄然入局的时刻,这是汽车领域大众和丰田独步全球而特斯拉垂死挣扎的时刻,巨兽仍然在嚎叫,但骑士已经举起了武器。这就像游戏“魔兽争霸”里那段著名的台词:

“儿子,你来干什么?“

“来继承你。“

在信息产业领域如果还有一个公司能够完全体现“向死而生”的涵义,那就是 AMD。从我 20 年前开始玩儿装机开始,AMD 似乎永远都是被行业巨擘英特尔打得俯首称臣的角色。当然,在 20 年前 AMD 还有另一家 CYRIX 作为最惨的垫背,但这个“倒数第一”转学之后,AMD 就显得更可怜了——唯一的例外,是英特尔被安腾架构给坑懵了的那个短暂的幸福瞬间。

在大多数时间里,英特尔比 AMD 更怕 AMD 死掉,因为一旦 AMD 挂了,自己在行业内唯一数得上的竞争对手没了,美国国会那恐怖的探照灯光柱就会聚焦过来,杀人如麻的《反垄断法》很可能让英特尔不得不自斩手足。有一种说法是,之所以很久以来,英特尔的技术升级都是憋着,除了鸡贼的“挤牙膏、省着用、慢慢来”的态度,也有生怕竞争太猛把 AMD 给逼死了的顾虑 。

这个尴尬局面持续到 2014 年达到了巅峰,AMD 的股票跌到了 2.45 美金,总市值只剩 19 亿美金,而英特尔当时的营业收入是 559 亿美金,可以买 AMD 近 30 次。AMD 穷到连总部大楼都卖掉了。

在这个时候,董事局请来了一个女 CEO,MIT 的苏姿丰博士(Dr. Lisa Su)。虽然苏博士履历显赫,但是她多以技术大拿的身份在企业任职,并无多少人看好这个书卷气十足的女人,能挽救这样一个行将就木的烂摊子。

今天,五年之后,AMD 的股票市值悄悄来到了 560 亿美金,英特尔也从挤牙膏就能应付自如,沦落到了脚踩、屁股坐、甚至万吨水压机压在牙膏管上也难掩恐慌的地步。传说中在服务器和 pc 领域采用的 10nm 技术,楼梯整整上响了一年,如今却鬼影子都没看见,直到 2020 年的 CES 还在用 14nm 制程撑场面,反观 AMD,7nm 架构已经要换到第三套,而其战略盟友台积电的 5nm 制造工厂已经破土。

英特尔的总裁说,自己再也不会以市场占有率来评价自己的表现了。这句话的翻译是:“这门课我们今年考得不好,我们明年还可以再设新的考试科目。”如果不出意外,在不远的将来, AMD 有可能彻底逆转对英特尔 20 多年的弱势地位,第一次让对手充满尊敬的看待自己,并拿出全副精力投入一场芯片之战。

这里,有必要聊聊英特尔 v.s. AMD 的焦点较量:制造工艺。英特尔当然可以一遍又一遍强调,“台积电的 7nm 是掺水的,我的 14nm 工艺晶体管密度比它的 7nm 还要高“。是的,然而但张忠谋的 7nm 从一开始就不是奔着晶体管密度去的。在选择主攻”晶体管密度“和”能耗”这两个短期内不可兼得的选项时,台积电与 AMD 借着移动端芯片的启发,率先选择了”能耗”这个突破口。而英特尔,带着几十年猛攻密度(也就是说,频率)的骄傲和倔强,迟迟不肯转换发力点(所以当年的 ATOM 才境遇如此狼狈)。而 AMD 在芯片温度降下来之后,反身再攻频率,不知不觉中起到了背后包抄的效果,最终眼见 ZEN3 架构即将突破 4.3G+1.4V 的频率瓶颈。

我的判断是,在 2020 年,英特尔最后一块单核心高频的遮羞布也将被彻底扯下,那将是刺入英特尔心脏的一枚匕首,逼着英特尔在血河中做出 20 年来不曾意料到的抉择:跟随 AMD 的方向。

那么,在充满屈辱的 5 年里,AMD 究竟做了什么?在我看来,最本质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不惜一切代价的专注化,第二,是带着目的去研发。

AMD 不惜一切到了什么地步呢?它把自己的 FAB 厂卖掉了。如果说卖总部大楼还可以说是拿房地产救主业,卖 FAB 厂可不一样,一个卖芯片的公司,把自己制造芯片的核心车间,连同制造技术,统统卖了,“请问你还是个芯片公司吗?”

当然是。

AMD 意识到,芯片领域越来越深刻的分工细化,让设计与制造之间的鸿沟大到了一个超级公司也很难完全跨越的地步。从这个意义上说,芯片的设计与制造倒是和建筑行业很近似。如果有个新闻说,全球最优秀的建筑设计事务所 SOM,今天决定把自己的建筑施工队给卖掉了,我们所要问的,是这个事务所是不是疯了,当初为什么会需要施工队?从所需要的技能集来看,建筑师与建筑工人之间只有衔接关系,交叉关系相对而言几乎为零,而芯片设计师与制造者之间的鸿沟只会比此更大。芯片业比建筑业竞争更残酷的地方在于,再丑的建筑设计,总会有个甲方老板买单,在芯片架构领域,只有赢者通吃,次优者和最差者的结局都是一样的去死。如何做到最优?那就只有抛弃一切不必要的累赘,全情投入。

所以,ARM 这种纯卖架构设计的公司才会如此璀璨,而制造者巨舰三星的小小设计野心,还没有开出个花骨朵,就已经灰飞烟灭。

对于英特尔这种全栈式芯片制造商来说,制程工艺上的掣肘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制造工艺的提升是需要千千万芯片的产量去堆的,你英特尔自身的产量再大,跟高通、小米、苹果、华为的全生态系列产量之和相比,又孰大孰小?没有这些移动端芯片的天量订单,台积电绝无可能把 7nm 制程锤炼的如此干净利落。但是世界上并不会出现第二个高通或苹果的需求,英特尔也不会让自己的 FAB 对外服务,用来喂工艺的量,从哪里来呢?

说到“带着目的去研发”,英特尔简直就是一部反面教材的集锦。大的,比如错过了移动端的天下;小的,是它一会儿做网卡,一会儿做显卡,一会儿做傲腾存储,没事儿也做做硬盘,最近的 CES 上更加没羞没臊地炫耀起“散热”来了。从英特尔的产品线规划就能看出,他们满脑子想的都是“工程师明天还可能要什么”,却看不出他们身为全球第一大芯片品牌,对于“人类明天将怎样生活”进行过战略性的思考。

作为对比,AMD 从苏姿丰上任之时就制定了三大战略方向:游戏,数据中心,沉浸式体验。从现在来看,无一不是踩中了历史的鼓点。这三个定位有着清晰的对未来的判断:人们将更加猛烈地玩游戏,数据中心将越来越庞大(能耗,而不是频率,恰恰又是大型数据中心的最痒之处),虚拟和增强现实将改变人类感知世界的方式。它们是真实的需求,又是 AMD 自身力量可实现的领域——为什么 AMD 没有选最时髦的 IoT?为什么他们较少渲染人工智能或者涉足移动端?因为前者更多是商业计划书里的虚幻,而今日之 AMD,又没有足够强大到全面拥抱后者。

这种对趋势的洞见,对“当下”、“未来”和“自己”的清醒认识,是一个企业家在洪流激烈的碰撞中,最最需要的力量。

作者:与非网 记者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