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京东方业绩暴涨,为何京东方的模仿者却很惨?

2021-07-16 13:33
紫财经
关注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近日,京东方(000725.SZ)发布了业绩预告,2021年上半年净利润约在125-127亿元之间,同比激增1001%至1018%。许多人大声惊呼,他们却遗忘了京东方的追随者几乎都输得很惨。

继方正集团之后陷入破产重组漩涡的紫光集团,就是这一长串名单的最新成员。那么,到底是什么决定了他们的不同归宿?

答案是,模仿者仅仅学会了人家花钱的皮毛,而忽略了京东方玩法的精髓,王东升高超的“财技”至今无人能敌。紫光掌门人赵伟国通过在几年时间里买买买,打造出了一个庞然大物,仅在2013-2017年间,紫光集团就耗资52亿美元先后收购了展讯通信、锐迪科微电子、新华三51%股权,控股上海宏茂微电子,组建长江存储,注资光宝科技苏州子公司,2018年7月,紫光旗下实体还以22.4亿欧元拿下了立联信。

京东方确实也曾四处大建显示产品生产线,在最疯狂的2008-2012年,该公司前董事长王东升先后在成都、合肥、北京、鄂尔多斯、重庆等地上马了4.5代、6代、8.5代液晶显示器生产线,5.5代AMOLED生产线,8.5代氧化物液晶显示器生产线,8.5代新型半导体显示器件及系统项目。
除了成都4.5代线投入较小,其他生产线投资大多为数百亿元,重庆8.5代新型半导体显示器件及系统项目总投资金额甚至高达328亿元。在项目建设过程中,紫光集团等模仿者均采取了大肆举债的方式。

根据天眼查APP,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紫光集团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分别超过62%、73%、73%。2020年财务报告至今处于难产状态,外界无从得知具体负债状况。相比之下,干了更多大事的京东方同期资产负债率只有60%左右,不少时间段还低于50%,秘诀在于王东升非常擅长玩四两拨千斤的游戏。一条液晶显示器生产线不仅意味着高投资,也意味着大量的就业机会、大量的税收,甚至可以立竿见影地改变一个地区的经济产业结构。

源自北京的京东方没有把所有生产线都放在本地,而是分散到全国多个城市,不是为了带动各地经济发展,最大的考量似乎是待价而沽。事实也是如此,各地除了积极以低廉价格向京东方提供大量的土地资源,还竞相出钱出力,这一切只为迎得美人归。

以重庆第8.5代新型半导体显示器件及系统项目为例,在328亿元总投资中,重庆国资慷慨地拿出108亿元,同时与京东方共同解决89亿元,从而成立注册资本为197亿元的项目公司,注册资本与总投资额之间的差额也由项目公司申请银团贷款解决。运作如此大一个项目,按注册资本计,京东方实际出资很可能只有区区23亿元。

近几年来,尽管京东方的实力大大提升,这样的合作模式依然没有改变。根据武汉高世代薄膜晶体管液晶显示器件生产线项目及配套项目投资建设公告,2018年,京东方在武汉开工建设10.5代液晶显示器生产线时,武汉方面承担了460亿投资额中的200亿元,王东升仅直接出资60亿元,其他则依靠外部融资。

有些人可能担心,地方政府出资为主,所占股份也多,那不是没京东方什么事了?这种担心是多余的,王东升不但牢牢掌控着京东方品牌,还可以通过一系列安排将项目公司定义成纯粹的工厂,销售统一由京东方实施,从而将项目公司的营收与利润转移到上市公司。

事实上,成都、合肥、北京、鄂尔多斯、重庆、合肥等地也不真在乎那点利润,大家几乎无一例外地均与京东方签订一致行动协议,并无条件、不可撤销地按照后者的意见行使表决权,不仅如此,等到生产线接近盈亏平衡线或盈利后,他们会逐渐将股权转移给京东方。

比如,在福州第8.5代TFT-LCD生产线项目上,国开基金就明确承诺2023年、2028年、2033年的9月29日,以5亿元、6亿元、6亿元的价格对应股份转让给京东方。当然,王东升也会把一些合作伙伴变成自己的股东,从而将项目公司纳入京东方。

最新年报显示,在京东方前十大股东中,国有法人占有七席,除了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北京京东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还包括合肥建翔投资有限公司、重庆渝资光电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合肥建新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亦庄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地方国资。试问,这样的玩法有几人能学得会?(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