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荣耀整体出售?没有谁能吃下这么大的体量

2020-10-16 08:42
财经无忌
关注

文 | 月落乌堤

严格意义上的手机市场,从1992年诺基亚推出诺基亚1011开始,这是全球第一台商用的GSM手机,由此算来,手机市场三十年都不到。

但是这短短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手机市场一直血雨腥风,杀得难分难解,除了市场的优胜劣汰,并购也成为了品牌商消失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10月7日,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琪发布一篇分析报告,说华为可能会选择整体打包出售旗下荣耀品牌,随后引起网上热议。

10月8日,接近荣耀方面的人士称:赵明九月份在内部会议上,否认了关于荣耀出售的信息。

但是10月12日,网上再次流出荣耀剥离华为,独立运作的消息,而且连接盘方、剥离方案都说得一板一眼,有模有样,那么,华为和荣耀,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继续呢?

在三十年不到的手机发展史上,有过几次全球范围内的大收购潮,结果没有一家是善终的。

并购的先行者

2000年5月8日到6月2日,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一场可以说几乎决定了未来几十年无线通信网络发展的会议在这里召开,这场会议全称叫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World Radiocommunication Conference, WRC),其目的是确认在去年11月5日慕尼黑会议中批准的五个无线电接口——也就是标准,这一标准,就是后来全球发展移动互联网的基础:3G标准。

3G标准的发布,标志着全球无线通信网络,有了统一的全球性的标准,这一标准,也成为了发展移动互联网的基础。

之后,全球手机市场,进入了一个飞速的发展,尤其在中国。

1999年1月,中国颁布《关于加快移动通信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生产手机必须获得信产部的牌照许可,在第一批获得许可的企业中,TCL名列其中,获得牌照的TCL移动通信,在《意见》颁布后两个月才组建。同时,《意见》的颁布,也给国外手机企业进入国内市场,形成了一定的壁垒,意味着国外手机企业进入国内市场,要么积极申请牌照,要么只能选择和国内获得牌照的企业进行合资。

在《意见》的保护下,国内手机品牌商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功能机时代,科健、波导、长虹、海信、熊猫、夏新等成为了这个时代中国手机市场的代表。

2005年4月27日,诺基亚(Nokia)正式发布Nokia N-Series系列手机,标志着全球手机市场进入到了智能手机时代,这一系列手机的发布,成为了铸就Nokia功能机及早期智能手机市场王者地位的基石。

此时的Nokia,如日中天,加上中国市场又难以进入,在双重作用下,国际品牌进入了第一轮的清洗。

最具有代表性的,是TCL对阿尔卡特(Alcatel)的收购,以及明基(BenQ)对西门子(Siemens)的收购。

2005年5月17日,香港上市的TCL通讯发布公告,正式宣布TCL将以换股的形式,收购阿尔卡特持有的合资公司TCL- Alcatel (TA)45%的股份。此时的TA,成立还没到一年。

2004年6月21日,TCL通讯与阿尔卡特正式签署“股份认购协议”,并完成了组建TA所需的各项运营协议。TA总部设在中国香港,初始净资产约为1亿欧元,TCL通讯持55%的股份,阿尔卡特持有45%的股份。8月31日,新公司TA正式投入运营。李东生说:

“TCL的确面临尽快扭亏为盈的问题,我们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我的目标是18个月,合资公司会尽量争取在此期限之内赢利,但最迟不能超过18个月的时间。”

实际上,现在回过头来看,根据阿尔卡特公布的财务数据,在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前的三年半时间内,阿尔卡特手机业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自2001年起至2004年6月30日,各年度亏损额分别为29.65亿元、15.455亿元、6.69亿元、3.61亿元人民币。

而TCL方面,通过合资一跃成为中国手机销量第一、全球手机销量第七的手机生产制造商,迎娶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成为了TCL获得一个国际名牌和海外渠道的船票。

只不过这张船票,是阿尔卡特的“包袱”,却成了TCL的“香饽饽”,最终也成了TCL的国际化噩梦之一,这是后话。

对于阿尔卡特的出售,明基是最有发言权的。

在TCL于阿尔卡特合资后,明基的时任董事长李尡耀曾表示:

“为了甩掉这个包袱,阿尔卡特最先找过很多台湾厂商,包括明基、大霸,但是台湾企业都不敢要,因为他们此前在收购欧美企业中吃过不少亏。”

但是明知有坑,明基也一样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2005年6月7日,明基宣布以“0”元的代价,并购西门子公司手机部门,西门子手机部门折价3.5亿欧元,仅保留象征性的5000股明基股份,而且还倒贴2.5亿欧元给明基。同时明基取得西门子授权BenQ-SIEMENS品牌使用权为五年,西门子品牌(SIEMENS)则为十八个月,该协议在2005年10月1日生效。并购后,明基西门子成为当时全球第四大的手机品牌。

不过这一并购有个前提:

“明基方面需要保证西门子公司的运营,并一年内不得裁员。”而且还得维持西门子每天120万欧元的亏损,这无疑是一个黑洞。

按照李尡耀的规划,预计明基2005年第四季度亏损1.5亿欧元,2006年亏损5亿欧元,并在2006年年底实现扭亏。

这样除掉西门子补贴的2.5亿欧元,至少还要亏损4亿欧元。为了防止合并运营效果的延后,公司决定准设两倍的亏损额,也就是8亿欧元,这样的话,到2006年年底,将实现盈利。

然而,李尡耀的计划,最终在市场中被无情的打脸,这个嘲笑TCL捡了个包袱的企业家,倒在了自己看清楚的坑里面。

2006年9月28日,明基停止向其德国手机子公司BenQ Mobile注资,同时以德国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此举引发了西门子及德国地方工会的强烈反弹,最终在德国总理的出面后,才由原来西门子集团公司承担了西门子员工的遗留问题,随后,德国西门子和明基的法律纠纷也浮出水面。

严重的亏损导致明基全面收缩,除保留其在上海、苏州和台北的公司外,欧洲大部分公司都会先后关闭。

同时宣布裁员,仅德国公司就裁员高达1900人,与之而来的就是亏损,仅仅一年的时间,明基亏损8.2亿欧元,比预计的亏损还要高。

12月8日,李尡耀在北京主持媒体发布会,承认并购西门子失败。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