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自称是小米的老师 魅族如何在四年之间沉沦?

2018-04-24 14:12
一粒尘埃
关注

癫狂而难捱的 2016 年终于过去了,当年12月30日,魅族与高通联合发布声明,双方和解。

然而黄章也在这一年错过了和他的“死对头”雷军缩短差距的最后机会。

2016 年,深耕渠道和品质的 OPPO和vivo 销量翻倍,同时逼近 1 亿台销量大关,而小米在中国遭遇滑铁卢,全年出货仅 4150 万台。

这一年,魅族勉强卖了 2000 万台手机,纵然有有史以来最好的魅族手机 PRO 6s 和 PRO 6 Plus 撑门面,它的绝大部分却销量来自于魅蓝,而这一点都不意外。

自称是小米的老师 魅族如何在四年之间沉沦?

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董事会名单,图片来自天眼查。

黄家人惹得祸

叶原对 PingWest 品玩透露:即便只有联发科的 P10 和三星施舍的少量 Exynos 芯片,魅族在 2016 年,其实还是有能力把销量做到 3、4 千万台的,“只不过当时黄家人刚从郭万喜手中接管了供应链,出了乱子。”

频发的充电器起火事件就是一个例证,经常见诸论坛和社交媒体。叶原说,“出事的原因很简单,黄家人不懂供应链,更换了充电器供应商,导致了安全问题。”

“2016 年,魅族产品的品质出现了明显的滑坡,跟黄家人掌管供应链不无关系。”她补充,“此前黄家人更多渗透在公司的行政后勤和采购部门。”

“几年来,总部一直在装修,这一部分应该一直是他们自家人在负责。而装修污染太严重。”

陈永明就直接与黄家人共事过:“我中间所在的一个小组,正好有一个黄章的亲戚,不干活,影响工作氛围,毒瘤一般的存在。至于其他中高层的黄家人,我就不太清楚了,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其实稍微研究一下魅族的组织架构,就能发现不少黄家人的身影。据天眼查公开的信息,魅族科技 12 名董事中,有四名黄姓,除董事长黄秀章即黄章本人,以及黄和仁的亲属身份无法确认外,总经理黄柏涛是黄章的表弟,在公司内部任采购总监;董事黄质潘是黄章的亲弟弟。在魅族 2017 年底最新的架构调整中,黄志潘还担任高级副总裁,负责关键的供应链中心。

而在魅族科技的关联公司魅族通讯中,董事会中除了黄质潘、黄柏涛和黄章本人外,黄章的亲姐姐黄小琴也赫然在列,她同时在魅族担任商务部副总裁。

查看魅族通讯法人变更记录,你还能发现一个叫黄柏青的人,他也是黄章表弟,在魅族担任后勤副总裁。

除此之外,魅族全国各大区的代理商中,也都有黄氏家族的身影。

黄家人无处不在。

自称是小米的老师 魅族如何在四年之间沉沦?

失败之作 PRO 7

病急乱投医

没人知道在经历了 2017 年剧烈的动荡后,魅族董事长黄章、总裁白永祥和营销副总裁李楠之间经历了怎样深刻的复盘。深居简出一副世外高人模样的黄章不说,白永祥不说,李楠也不说,无论是近期沸沸扬扬的打人闹剧,还是裁员风波,总监们和杨柘把它弄成了微博上的公案,数十万人围观,但这三个人都缄默不语、置身事外。

被发配到魅蓝时,李楠唯一的动作是抽调了得力干将去了魅蓝,那是一帮跟他一起打拼、不知疲倦地贴身营销、追热点的兄弟。

不过刘炜告诉 PingWest 品玩:在微博上公开炮轰杨柘耽误了魅族而被迫离职,并不断地发出公开信制造话题的魅族原文创部总监张佳,是魅族和魅蓝分家时,李楠唯一拒绝带走的总监。“这(指微博上的口水战)就是一出狗血的闹剧。于魅族于当事双方没有一丁点的好处。”

节奏慢下来的魅蓝,反倒成了魅族的救命稻草。

“李楠有一颗不死的产品心。”叶原对李楠钦佩有加。李楠也用短暂的“全权”主政魅蓝的机会,证明了他的产品能力和领导能力:高通骁龙 636 处理器、5.99 英寸 18:9 全面屏、全系 6GB 内存的魅蓝 E3 是魅族一年多以来最有竞争力的产品。

而从李楠手中接过营销和销售大权的职业经理人、魅族CMO杨柘,为了消化 PRO 7 库存,强制经销商按 1:1 的比例提货魅蓝 E3 和魅族 PRO 7。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在 PingWest 品玩爆出魅族 2018 年裁员计划的第二天,杨柘在北京召开了一次小型的媒体沟通会,专门对外澄清:魅族 PRO 7 的失败并不是他导致的。

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

叶原说,“双屏手机的概念最早出现在 2016 年魅族的产品规划路线图中。当时主导研发的是老白(指白永祥),而产品规划负责人则是老白从 vivo 挖过来的。”

只不过初始规划中,背面的第二块屏幕是圆形的。这款产品原定于 2016 年底上市,无奈联发科 X30 芯片一再延期,正式上市时,已是全面屏的天下。原本只能算作标新立异的双屏,最后只能用鸡肋和格格不入来形容。

可惜的是,这款热销的魅蓝手机始终处在缺货中。魅族供应链之羸弱,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在黄章授意下,拿着千万年薪的杨柘正在用“玄之又玄”的佛经理念改造魅族的品牌:从 PRO 5 的“GO PRO”到魅族 15 的“雕刻时光”,魅族的形象来了一个 180 度大转弯。

但煤油和消费者们不会为佛系买单。

魅族这样一个一直在折腾,尽管有时又荒腔走板不着调,但整体还算年轻和会玩的品牌,突然被强行注入了不伦不类的佛系基因,其分裂程度可想而知。更有意思的是:被杨柘高高地挂在魅族总部外墙和前台大厅上的“惟精惟一”slogan,其实杨柘在 TCL供职的时候就用过,干脆拿到魅族再用一回。

而被“流放”至魅蓝的李楠,最终也没能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魅蓝品牌拆分不久,主导权被黄章强势收回。刚变过天的魅族又一次大变天,任谁都能察觉到魅族未来命运的不确定性。

原本跟着李楠一同转去魅蓝的众多得力手下也纷纷离职,这其中就包括魅族近年来工业设计的巅峰之作——PRO 6 的工业设计负责人。

这一次,原本在历次权力斗争中置身事外的魅族软件系统——Flyme 也受到了波及。刘炜在魅族工作了三年,见证了魅族的高光时刻,也见证了它的癫狂,2017 年底离职后,他仍然关心着魅族的动向,他告诉 PingWest 品玩:Flyme 视觉设计总监陈希已跳槽,去向未定,而魅族杭州分公司(魅族商城)负责人高级总监跳槽去了一家正在崛起的电商巨头。

“魅族是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公司。现在互联网公司很多总监级管理层出自魅族,可见魅族流失了多少人才,” 刘炜对 PingWest 品玩说。

没人猜得清黄章在谋划什么,毕竟李楠也曾是他一手延揽的,他还为魅族拉来了阿里巴巴的 5.9 亿美元巨额投资。也正是在阿里巴巴的投资之后,李楠和王坚、张宇、纪纲三位阿里巴巴的代表,一同进入了魅族董事会。

白永祥更是黄章共事十多年的老搭档,陪他一起创立了魅族。2014 年,他险些和前魅族副总裁、主管 Flyme 的马麟一同投奔乐视。黄章的及时回归留住了白永祥,黄章随后宣布了股权激励计划。

谁又数得清这一轮的动荡中,又会有多少曾经深爱过的魅族员工、用户、粉丝弃之而去。

痛心疾首,怒其不争,魅族内部几乎每个人都能看出魅族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但就是无可奈何的地步。

因为魅族姓黄。

无论黄章曾躲在多远的江湖之外,他依然紧扯着一根线绳,随时操控。

而魅族,成也黄章,败也黄章。

魅族 249 字的官方简介中,“梦想”二字反复出现了五次,“热爱”出现了六次。

时至今日,包括陈永明、刘炜、叶原在内的多位魅族员工仍旧以不同的形式收藏着魅族的一些经典产品,他们仍有梦想,只不过魅族已经很难承担那份热爱了。

(出于保护信源的目的,本文中刘炜、陈永明、叶原和冯安楠等人皆为化名;黄章、白永祥、李楠、杨柘和张佳等人都是真名)

(来源:PingWest品玩)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