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大基金趟过了这五年,国内的集成电路产业链建得如何?

2019-09-03 10:28
来源: 与非网

当中国的芯片进口超过石油时,国内集成电路乃至整个电子产业链急了,于是在2014年9月,由工信部、财政部的指导下成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目的就是要扶持中国本土芯片企业,减少对国外厂商的依赖。回头来看这五年的成绩单,“大基金一期”的投资已经完成。据悉,一期共募得普通股987.2亿元,同时发行优先股400亿元,基金总规模达到1387亿元,相比于原计划的1200亿元,超募了15.6%。

由于集成电路产业链异常复杂,涉及IC设计、制造、封装测试、设备、材料等多个环节。而且每个环节需都要大量资金和人力的支持,投入很大,因此大基金采取了分批侧重支持的方式进行投资。

重生态建设,全面布局产业链

IC生产和设计处于集成电路产业链的核心环节,而且国内厂商能力比较薄弱,国内要想发展IC产业,首先要有自己的晶圆制造厂,否则也会因受制于人而无法生产,因此国内第一批扶持的重点企业就包括晶圆代工,中芯国际、华力微电子、华虹半导体得到来大力支持,除此之外,长电科技、华天科技等封装测试,以及中兴微电子、国科微、瑞芯微等IC设计企业也在其列。

笔者从公开投资企业信息中做了如下统计(由于部分企业没有公开,此名单为不完全名单):

image.png

表1:大基金一期投资晶圆制造企业

image.png

表2:大基金一期投资封装测试及设备企业

表3:大基金一期投资IC设计企业

除了晶圆制造、IC设计、封装测试,大基金一期还投资了部分材料、设备厂商。据统计,大基金一期投资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占比67%,IC设计企业占比17%,封测企业占比10%,装备材料占比6%。

在去年中兴事件之前,国内的企业对于芯片设计一直持冷漠态度,有很多企业认为“造不如买,买不如租”,正是这种观点造成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多年靠进口,受制于人的结局。美国对中国中兴的制裁恰恰给国内企业敲响了警钟,核心技术必须要自给自足。

然而,集成电路产业是一个高投入的产业,每一代工艺制程的进步都伴随着新工厂的建设。传统上,投资20~30亿美元就可以建一座芯片厂,而随着集成电路的线宽尺寸不断微缩,在缩小到0.1μm的时候,芯片厂投资就猛增到了100亿美元,三星和台积电的7nm生产厂投资都超过了200亿美元。

如果没有大基金的扶持,只凭借企业自筹资金,晶圆代工厂都难以建起来,搭建整个集成电路产业链更是遥遥无期。如今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链有了中芯国际、华虹半导体、上海华力微电子等晶圆生产厂,长电科技、华天科技、通富微电子等封测厂商,以及国科微、中兴微、瑞芯微、兆易创新等IC设计公司,正是大基金扶持的成果。虽然和国外公司还有差距,但是为国内用户增加了可选择的机会。国内的Fabless IC设计企业有机会摆脱对台积电、联电的等公司的依赖,可以通过中芯国际完成生产。

大基金对集成电路产业从长远和基础性方面起到关键推动作用,国内的IC设计产业快速发展,工信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IC设计企业有1698家,同比增长了23%。甚至小米、格力、海信都开始自己研发芯片,从而满足自己产品的定制化需求。

大基金二期将如何布局?

去年3月,大基金二期方案上报国务院并获批。近期,有业内人士透露,大基金二期的募资工作已经完成,规模在2000亿元左右。大基金一期构建了国内集成电路产业链的雏形,大基金二期应该如何布局?

有机构预测,化合物半导体行业规模到2025年将达到 673亿美元。近几年,随着5G、电动汽车的发展,砷化镓、氮化镓、碳化硅等非硅半导体材料备受关注,因此大基金二期会关注新材料及应用;也有人认为大基金二期会关注下游的终端应用企业;还有一种观点是大基金二期集中关注应用,从而带动整个产业链发展。总之,接下来大家一致认为大基金会更关注下游的应用,从而将上游的芯片应用起来。

从去年的中兴事件,到今年的华为事件,国内企业都感受到芯片自给自足的重要性。原来很多不敢用国产芯片的企业开始规划采用国产芯片,国产芯片公司将迎来大好发展机遇。以前国产芯片之所以发展不起来,不是因为设计的性能不够好,而是设计出来的芯片没有公司敢采用,负责人怕承担责任,如今国内企业集体打开大门接纳国产芯片,这让国内芯片设计公司看到发展的希望。

芯片设计企业要控制数量,不能一哄而上

既然国家大力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是不是晶圆制造厂、IC设计公司越多就多好?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刁石京表示,可以鼓励市场竞争,但不应该一哄而上,否则会害了整个产业。因为集成电路的投入非常大,需要的技术积累、人才积累也非常多,如果各地纷纷上马的话,互相之间可能会形成恶性竞争。

半导体行业资深专家莫大康分析,对于大基金必须要有一个正确理解,大基金的钱能邦助企业解决发展中的融资瓶颈,但不能依赖它,而应该把它看作是要增加企业的“造血功能”,让企业在市场拚搏中学会生存的本领,未来自己去迎接下一个战斗。从长远看,只有企业自强是根本出路,才能摆脱对于政府的各种依赖。因此,大基金必将随着企业的实力增强而完成它的历史使命,然后将股份优先出让,最终选择退出。

在近期兆易创新的发布会上,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杨华中教授针对RISC-V的芯片设计也表示,“虽然RISC-V是新赛道,但是太多人来跑也会挤死,芯片行业成本很高,其核心是需要芯片有足够大的用量,加入这个赛道的各个产业的人,做RISC-V芯片的厂家恰恰要少而精。”

从业界专家的分析能够看出,集成电路创业公司不易一哄而上设计芯片,或者建设晶圆代工厂,而是让更多应用芯片的企业参与进来,让IC设计公司有机会大量出货,整个产业链才能运转起来,这和大基金二期的规划也是不谋而合。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