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Facebook:亡羊补牢 为时已晚

2018-03-23 07:18
来源: 动点科技

Facebook: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编者按:一直以来,用户个人数据就如同潘多拉魔盒,互联网公司将其奉为至宝,想尽办法占有却不得不谨小慎微。毕竟一旦诱发数据信息的泄漏,产生的负面效应难以估量。

上周末, 一家第三方公司给 Facebook 捅了大娄子 。一位名叫 Christopher Wylie 的知情人士向纽约时报和观察家报爆料称,英国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在未经用戶同意的情况下,从 Facebook 收集了逾 5000 万用户的资料数据。关于这家公司的显赫功绩,当属其助推特朗普荣登美国总统的宝座。而此次信息滥用事件被指与总统竞选存在直接关联。

Wylie 声称自己是这项计划的成员之一,并深谙这家公司的幕后目的——帮助特朗普拿下大选。于是,他们将目光锁定在美国最大的社交网站 Facebook ,这里也是选民聚集地之一。公司通过获取这 5000 万量级的数据,建立起数据分析模型,然后分析用戶的政治偏好及相关属性,以便在选举时期想这些用户推送个性化的政治报告。

剑桥分析公司此前受聘于美国共和党的重要金主 Robert Mercer,Mercer 是文艺复兴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联席 CEO,作为特朗普的簇拥者,拥有很强的政治立场。在其基金的重金支持下,剑桥团队为后者专门开发了一款名为“thisisyourdigitallife”的选民研究工具,价值 1500 万美元。由于选民心理学档案的建立需要大量的数据支撑,公司将触角伸至 Facebook。

获取数据并非易事,况且 Facebook 有明确规定,允许应用程序可以读取个人信息,但数据不可以为他人所用,仅限用于改善用户体验,不得转售,也不能用于广告营销以及其他用途。而后,剑桥分析公司与剑桥大学研究中心的 Aleksandr Kogan 教授勾结,Kogan 假借学术研究之名,成功说服了 Facebook,以合作的方式帮助剑桥分析公司获得了这 5000 万的数据。

有了数据的支撑,其通过引诱 Facebook 用户下载这款 app,从而获得现金奖励的方式,暗中获取这些用户的居住城市、偏好、住址等资料,据统计共有 2.7 万名用户中枪。

Aleksandr Kogan 是美国籍的俄裔学者,其在圣彼得堡州立大学任助理教授,同时在剑桥大学心理测试学中心兼职。根据后来卫报的调查显示,他接受了来自俄罗斯政府的资金援助,用以研究 Facebook 用户的情绪变化。

实际上,Facebook 在 2014 年底就意识到了问题的复杂程度和严重性,便不再批准类似的合作项目。2015 年,得知真相的 Facebook 要求将 Kogan 开发的 app 删除,并要其保证销毁所有资料,但剑桥分析公司口是心非,不仅没有删除数据,最终还导致这 5000 万份数据流出,包含有 11 个州的 200 万份匹配文件,占据北美 Facebook 用户的近三分之一,这其中有四分之一是选民。

剑桥分析公司曾向 Facebook 表示已将这些用户数据销毁,但事实表明,这些被滥用的数据依然被保留了下来。作为此次事件的肇事嫌疑者,剑桥分析公司坚决否认掌握有这些数据。不过在上周五,Facebook 宣布暂时关闭剑桥分析公司、Kogan 和 Wylie 的 Facebook 账号,并聘请数字取证安全公司 Stroz Friedberg 针对剑桥分析公司进行调查,核实这些用户数据是否真的被彻底销毁。同时,Facebook 还在进行自我审查,极力与此事彻底划清界限。

截至目前,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就泄露用户数据一事作出了回应,称该公司没能保护好用户数据,并承诺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再发生。随后,COO 桑德伯格也就数据泄露发表声明称,Facebook 这一次确实严重辜负了用户的信任,对此感到非常遗憾,目前正在采取相关措施,防止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而稍早前,Facebook 官方发布声明表示,公司是被欺骗的,并感到十分气愤。接下来会积极推行政策的制定,保护用户信息,采取一切必要措施达成目标。而剑桥分析公司董事会做出决定,让 CEO Alexander Nix 暂时停职。

Facebook: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尽管 Facebook 在亡羊补牢,但这件事情的负面效应还在持续发酵,对 Facebook 加强监管的呼声不绝于耳。3 月 19 日,Facebook 股价深跌近 7%,公司市值蒸发超过 300 亿美元。不仅如此,Facebook 把其他弟兄一同拉下水,由于对后市监管的担忧,Twitter、Alphabet、Snap 的股价在同一天均承压下跌。

回顾此次数据泄露事件,这 5000 万用户数据并不是被黑客入侵系统盗取得来,而是 Facebook 被美丽的谎言利用。此次事件所泄露的用户规模和资料敏感程度,虽然无法与雅虎和 Equifax 的用户信息外泄事件相提并论,但作为受害者,用户在意的的只是最终结果,以及 Facebook 为何未经用户同意擅自将信息打包转售他方,即便果真用于研究,相信绝大部分用户是抗拒的。毕竟,他们对个人隐私泄露的态度是零容忍。

从某种角度来说,Facebook 在此次事件属于无辜受害者,而美国“棱镜门”事件曝光者、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却认定 Facebook 是帮凶。他发文表示,Facebook 通过收集和销售个人信息来赚钱,又将品牌塑造成社交媒体,这无疑是最成功的伪装手段。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