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度分析:欧洲贵族们是如何把芯片搞败家的?

2019-08-20 14:07
芯三板
关注

曾经可以傲娇的和美国掰手腕,如今却成为半导体领域的跟班,欧洲大陆的贵族们到底经历了什么资本洗劫才变得如此羸弱和不堪一击?

欧洲的高福利和人工成本毁掉了芯二代?还是乔布斯和谢幕的诺基亚、爱立信、西门子手机三巨头联手搞垮了通讯芯片产业链?

欧洲芯片产业的未来在哪里?是继续让ST、NXP和英飞凌芯片三巨头策马狂奔,还是要集体押注未来的电动/自动驾驶/AI新趋势?

手机三巨头的凋零

20世纪90年代,来自瑞典的爱立信,来自芬兰的多面手诺基亚,来自德国的西门子,这三家欧洲企业开启了对全球手机市场长达15年的绝对统治。

欧洲成名和高光于GSM通信行业标准,从芯片设计到方案定型,从设备制造到网络搭建,从终端对接到市场教育,巍巍森林,无孔不入,同时也坚不可摧,欣欣向荣。

为了撼动欧洲的统治地位,美国和加日韩等国选择了高通的CDMA。从此,通讯产业标准陷入战国时代,各方激战多年,都无法战胜对方,局面就这样僵持了5-6年。

2007年,一个叫乔布斯的神人,在欧洲的WCDMA和高通的CDMA2000标准中做了一个选择题,这貌似漫不经心的一小步,却成为了通讯产业史上的胜负手。CDMA突然间赢了,欧洲稀里糊涂的就输了。

跨界之后,来自苹果的乔布斯,以及来势汹汹的高通和开源的谷歌安卓系统,居然成为了欧洲手机芯片产业链的掘墓人。以至于诺基亚高管无奈的说:“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输了”。

两部手机引起的骚乱

在战略,眼光和战术执行上,三巨头都远远落伍于时代和竞争市场。最终,爱立信手机卖给了索尼,诺基亚手机卖身给微软,西门子手机悄悄的卖给中国台湾的明基电子。

随着欧洲手机三巨头的轰然倒塌,围绕着它们而寄生的供应链随之崩溃,欧洲的手机芯片开始无依无靠,雨打浮萍,失去生存的土壤和环境。

我们来看看当今手机芯片供应链的主要玩家还剩下谁:

除了瑞典FPC和荷兰恩智浦,欧洲半导体企业几乎全军覆没。而手机产业,代表着电子信息ICT产业最大的未来和趋势。试问一下,当下的我们,谁离得开手机呢?

从表单里投射的是,手机产业链几乎是清一色的美,日,韩等企业,以及来势汹汹的中国公司。标志性事件是,2017年上半年,来自中国的汇顶科技超越瑞典FPC,成为全球指纹识别芯片出货量第一,这自然来自于华为,OV和小米等本土手机企业乃至三星,苹果的助攻。

遥想当年,羽扇纶巾,无论是英飞凌,ST,ST-爱立信,还是NXP,奇梦达,包括FPC,CSR无论哪一家,都是手机供应链的佼佼者。而到了今天,大部分企业却名落孙山,无人问津,甚至破产甩卖。

以成立于2009年的致力于手机芯片研发的ST-爱立信来说,诺基亚、摩托罗拉和爱立信曾经是其主要客户。但由于2010年智能手机的兴起,意法-爱立信在市场上受到美国高通、韩国三星等芯片厂商的强大冲击,到2012年底,公司累计亏损高达27亿美元。2013年9月末该合资企业正式注销。

现实如此残酷,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你既然不是皇亲国戚了,你已经没有手机制造业了,谁还愿意低头向你微笑弯腰?谁还愿意付出更贵的价钱来买单呢?

5G的欧洲缺席

不要以为这是最坏的结果,更大的危机和打击还在后面。2016年11月,在美国里诺举行的 3GPP RAN1 #87 会议上,华为等中国企业主推的极化码(Polar Code)打败美国主推的 LDPC 码和法国主推的 Turbo 码,成为 5G eMBB 场景短码控制信道编码方案。

二十年前,当高通的CDMA和欧洲的GSM争得不可开交,中国只能负责旁观和买单。如今,在5G最新标准的议定上,高通主推的LDPC码作为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华为主推的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

美国大胜而归,中国也获得足够份量的话语权。而欧洲爱立信等厂商推出的Turbo码,被各方投票拒绝,可谓溃不成军。美国商务科学交通委员会主席、参议员Roger Wicker说的很直接,美国一定要赢下5G标准,否则美国将彻底失去引领科技的优势。

这一夜,欧洲企业和媒体集体失声。欧洲贵族们明白,他们最终失去了通讯产业的脊梁,在节节败退之后,只能依附于美国和中国通讯产业寄居生存了。

从上图可以看出,随着手机产业链的缺失,随着5G标准的缺席,欧洲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在ICT设备上的发展严重萎缩,如果没有欧盟运营商的鼎力支持,未来将如坐针毡,如履薄冰。

桃源悠闲

欧洲工业体系很完善,作为一个工业化已经完成的欧洲,工业化后让他们的工作效率大幅提高。欧洲的工业看起来好像不多,但其实他们的制造产业很多都在外国,保留在国内的大多是一些掌握了核心技术的高新技术产业,这些产业的价值比低端工业要高得许多,凭着这些核心技术,自然赚得不少。

欧洲这边基本上没有加班这件事,而且很多的工作还是带薪休假。在荷兰,人们根本不用担心房子的事情,因为荷兰政府会帮你安排得妥妥的;在法国,1年有接近150天的时间可以享受休假;在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家实行全民免费公共医疗福利。

不过也正是因为欧洲的高福利政策,让不少人都变得越来越懒,甚至有些年轻人不愿意出去工作,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隐藏在高福利背后的隐患正在欧洲国家中慢慢出现。

而且,欧洲人口已经在负增长,人工费用越来越贵,制造业和研发成本也越来越高,加上竞争激烈,导致芯片企业利润越来越低。一旦企业利润不足以支撑成本支出,所面临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诺基亚,爱立信和西门子手机,以及背后的芯片产业链,都是高福利背后的牺牲者。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