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三战三败,英特尔的移动困局

2019-05-23 10:45
来源: 镁客网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最近是全球半导体企业的多事之秋。摩尔定律的践行者英特尔,在今年于移动业务上“迎来”了第三次失败。三战三败移动市场的英特尔到底陷入了什么怪圈?

一进一出

4月中旬,苹果和高通延续两年的专利诉讼案以和解告终。在双方握手言和的这一天,苹果现任基带供应商英特尔宣布退出,放弃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这段三角恋里,英特尔曾经是苹果的良配。遗憾的是,在日常的磨合中,苹果并不满意英特尔的表现,最终只能选择分道扬镳。

这已经是英特尔第三次在移动市场折戟沉沙。在此之前,英特尔已经在移动业务上二进二出。

作为全球最大的CPU制造商,英特尔的x86架构在PC时代挥斥方遒,和微软的Wintel联盟借着“架构封锁”横扫全球PC市场,成为绝对的霸主。

提出半导体业内黄金定理“摩尔定律”的英特尔,在高性能处理器架构的研发上一直游刃有余,但是当这部分的需求放缓的时候,英特尔也快速做出业务扩展的决定,遗憾的是这些业务的外延,大多数以失败告终,包括英特尔第一次进入移动市场。

2003年,PC市场蒸蒸日上,摩托罗拉和诺基亚的功能机还在各领风骚。英特尔也在这一年推出了首款款基于移动设备的处理器PXA800F,在单个芯片上整合了GSM/GPRS基带解决方案,高性能应用处理器和闪存。

image.png

这时候的英特尔显然是高瞻远瞩的,可惜的是整个移动市场还在早期萌芽阶段,智能机还未问世,PDA设备比不上PC的普及,芯片卖不出去的结果是相关部门连年亏损。对于英特尔来说,拖后腿的项目太多,难免顾此失彼,不得不出售一些非盈利的业务。

被列在出售名单上的Xscale处理器,前身就是专门为PDA、手机、笔记本和便携媒体播放器而开发的StrongARM处理器,当年Xscale处理器的销售额约为2.5亿美元。彼时担任英特尔CEO的保罗·欧德宁以6亿美元把它们打造十年的XScale手机芯片部门出售给Marvell。

三战三败,英特尔的移动困局

曾经拥有可竞争ARM设计芯片的英特尔第一次进入移动业务,结果以失败告终。

在英特尔的字典里,薄利多销的生意难做,一本万利才是他们的主场。有业内人士曾评价英特尔于PC时代的霸权统治:在Wintel“双头垄断”的局面之下,英特尔和微软可以利用自己的技术攫取大量的财富,将PC售价一再推高的同时让系统集成商只能从中分得微薄的利润。

这也间接造成了英特尔第一次在移动领域的败走。当初卖掉XScale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认为高销量低利润的产品是毫无意义的,最终卖出了这条生产线。

当然,英特尔放弃移动处理器业务,除了生不逢时之外,也有对公司业务重组的考虑。在卖掉移动业务的那年,英特尔有高达10%的员工被解雇,它们在剑桥大学的研究实验室也在2006年底关闭。

二进二出

在卖掉XScale的第二年,苹果带着iPhone改写了整个移动市场,基于ARM架构的移动处理器独领风骚。英特尔嗅到了移动处理器市场的风口,准备卷土重来。2008年,英特尔推出了低性能、低功耗的廉价芯片Atom,准备从平板市场切入,曲线打开移动市场。

image.png

也正是在这个期间,受到移动智能手机的冲击,PC出货量增长趋缓。英特尔在移动业务上的步伐加快,这个阶段最关键的一战来自于英特尔对对英飞凌的收购。2011年,英特尔以14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曾经是苹果最大基带芯片供应商的德国公司英飞凌。如今再回头看这次收购,也串起了英特尔和苹果在手机基带芯片上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恩怨怨。

收购英飞凌的第二年,英特尔就推出了Atom凌动处理器Z2460,整个芯片由CPU、GPU以及二级缓存和视频编解码模块组成,这也是首款采用x86架构的手机处理器,联想K800也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智能机。

image.png

遗憾的是,由于x86架构天生的高功耗以及手机软件的适配问题,英特尔的手机处理器之路走到了死胡同。即便是那些第一个吃螃蟹的手机也大多停留在了发布会上,实际销量寥寥。这也是英特尔最大的短板。能够研发出高性能桌面处理器的英特热始终无法突破功耗和性能之间的平衡,最终在移动市场节节败退。

所以,英特尔的主战场还是平板,它们采取大幅补贴和低价策略杀入平板电脑市场。最巅峰时期,搭载英特尔Atom芯片的平板销量高达4000万。

高销量的背后却是连续几年的巨额亏损,据数据统计,英特尔移动部门的运营亏损在2013年为31亿美元,2014年达到42亿美元。为了掩盖财报中的这些数字,2015年英特尔将移动部门和PC部门合并,不再单独对外公布移动部门的财务状况。

在这次长达七八年的苦苦挣扎后,英特尔还是选择了屈服和放弃。在2016年英特尔的业务战略大调整中,它们宣布停止对Broxton(主要面向高端)和SoFIA(主要面向低端)两款的Atom系列处理器产品线的开发。

image.png

英特尔在移动芯片上的失败也牵一发动全身,当时采用SoFIA系列凌动处理器的surface手机不得不临时更换芯片。

而第三次败走的事情,开头已经交代,英特尔主动放弃了5G基带芯片的研发,退出了和高通、联发科等对手在下一代移动市场的竞争。

因为苹果和高通的纠葛,曾坐收渔翁之利的英特尔在移动基带芯片上,有过高光时刻,却持续短暂。

在英特尔现任CEO鲍勃·斯旺最新的采访中,他提到,面向智能手机这一特定领域,英特尔已经宣布退出5G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原因是在这个市场当中我们看不到英特尔可以赢利的机会。

凭着x86架构“纵横捭阖”的英特尔却始终做不好移动芯片。

难逃失败怪圈,英特尔缺了什么?

在第二次声势浩大杀入移动市场的时候,英特尔可以说赔了夫人又折兵。

Atom的失败也是意料之中,业内人士戏谑Atom是英特尔针对上网本市场推出的低价低性能低功耗的太监版x86处理器。英特尔为这个产品设计的市场推广方案就是赔本赚吆喝,以补贴喂养市场。所以,一旦补贴停止,就是兵败如山倒,许多平板厂商纷纷弃Atom而走。根据2014年英特尔的财报,移动和通信事业部收入为2.02亿美元,比去年下降85%。

在英特尔的芯片定位中,他们会担忧如果自己推出的是一款低利润、高性能、低功耗的x86处理器,那么服务器制造商将会马上放弃价格高昂的至强芯片,转用这款低价替代品。

image.png

著名科技博客创始人乔恩·斯托克斯曾在分析文章中提到,“英特尔自然不愿意低利润x86产品蚕食高利润x86产品的份额,所以它只能采取折衷的办法,比如利用Atom来阻止ARM攀上笔记本电脑的市场,而不是将x86下放给智能手机。”

两利相权取其重。

英特尔的生意之道决定了它们在移动端的失败。在这方面,英特尔和高通很相似,一方面稳稳把住传统的强势产业,以垄断之姿成为行业霸主,同时不可避免面临新人的挑战。固有的优势让他们在这轮新的挑战中,有足够的底气去对抗,同时外延新的方向,但是在新的战场,畏惧巨头垄断的小玩家们充满了警惕,吃一堑长一智,不敢跨入同一个垄断圈。

如今的英特尔并不会对移动业务死心,只是再也不可能像第二次那样不顾一切地全身心投入。在PC市场日薄西山的这几年,英特尔淡出移动芯片市场,可以说是非常务实的选择。往事如烟,知天命的英特尔,显然更愿意将赌注压在稳健的业务上,比如数据中心。

数据中心是否是一次成功的转型,则是另外的故事了。

在移动业务上三进三出,英特尔怕是难逃这个怪圈了,同样止步于移动业务还有那些在传统硬件领域叱咤风云的巨头:德州仪器、英伟达……当传统半导体巨头面对移动处理器业务,似乎只有后来者居上,被挡在移动大门外的半导体巨头,俱往矣。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