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生效倒计时!TikTok守卫战,张一鸣能成功吗?

9月15日,是特朗普给TikTok的最后期限。

当地时间9月10日,特朗普称15日前TikTok没卖就关门,这被视为对TikTok出售美国业务的最后通牒,卖掉或者关闭,最后期限不会延长。

同一天《华尔街日报》报道称,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和美国政府讨论可能的方案,避免TikTok出售其全部美国业务。

卖or不卖,生死未卜

《华尔街日报》撰文表示,目前形势不稳定,有很多可能性,出售也还没被完全排除。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即使没有全面出售,TikTok也可能还需要进行某种重组,比如依靠美国科技合作伙伴,帮助其解决数据安全担忧。有消息称,字节跳动试图提出不出售TikTok的方案,并向特朗普政府表明,关闭TikTok也有风险。

但路透社称,美方人士并不乐意接受上述解决方案。特朗普亲密盟友、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10日称,他不支持延长「最后期限」,且也不支持不全面出售TikTok在美业务的方案。

另外,在中方介入限制TikTok算法技术出口后,美国业内人士此前预计,考虑到中国政府的审批需要时间,出售TikTok的交易可能会被推迟至11月美国大选之后。但特朗普在9月10日坚称交易截止日期必须为9月15日,且联邦政府必须得到一份「丰厚的补偿」。

此前,TikTok的潜在买家还在讨论从字节进行收购的四种方案:

1、保留核心算法,「空壳」出售TikTok

2、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谈判,申请长达一年的「过渡期」

3、寻求中方的批准,将核心算法出售给美国公司

4、买家向字节跳动取得使用TikTok算法的授权

在这些方案中,如果未经中国商务部批准,字节跳动只能出售没有关键算法的TikTok。据The Information报道,TikTok的核心技术人员和核心源代码、算法都在中国,它一直依靠字节跳动的技术中台来实现产品功能的迭代更新。

有市场人士分析,关停并不意味着美国用户无法通过其他途径下载和使用TikTok。即使关停美国业务,TikTok仍在字节跳动的掌控中,字节跳动还有搏击的机会和筹码。

而TikTok美国业务一旦出手,那意味着一切都没了。

然而,卖与不卖的背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决定性因素:Tiktok的股东很多都是美国人。

据公开消息,Tiktok的股东包括SIG China,字节跳动最早和最大的外部投资者,拥有字节跳动股份约15%;红杉资本,继SIG之后的第二大投资者,持有股份超过10%;General Atlantic,持有股份少于5%;以及Tiger Fund(老虎基金)等国际资本大鳄。

据彭博社报道,近期不少风险投资人催促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将TikTok的多数股权出售,但到目前为止张一鸣一直拒绝这个提议。

这些投资者也在寻找着应对之策。根据美媒的报道:为了找出最优解决方案,红杉扮演了积极的角色。包括领头讨论了一种替代方案:

由字节跳动的美国投资者买下TikTok的控股股权,然后,字节跳动团队继续拥有少数股权。同时投资者们希望TikTok未来会上市,这样他们可以最终退出。

但是,方案没有成型,因为解决不了对TikTok用户数据和安全性担忧所需要的技术资源问题,美国政府不会通过。

9月12日,据外媒报道称,TikTok正赶在9月20日的截止日期来临前推进出售美国业务的计划,即便有迹象显示该公司面临关闭美国业务的压力而不是出售。

TikTok仍在考虑来自两大潜在买家——甲骨文公司、微软公司(与沃尔玛联手)——的竞标。知情人士称,TikTok打算在美国政府设定的截止日期前向白宫提交出售提议,供白宫审批,剩下的事情就看美国政府是否会批准这项协议了。

失控的TikTok,全球化战略遇阻

早在2015年,成立不到3年的字节跳动开始全球化布局,通过「Build & Buy(自建和收购)」的方式快速出海。按照张一鸣设立的目标,字节跳动到2021年,将有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

TikTok遇挫3个月后,张一鸣还是宣称「不认同,不放弃」,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竭尽全力保护这个「独特存在」。对他而言,TikTok是实现全球化战略布局最重要的一张王牌。

8月3日,张一鸣首次就TikTok美国业务的相关事件发声,「当前的地缘政治和舆论环境越来越复杂,我们在一些市场面对的外部压力较大,争取最好的结果。」

TikTok危机爆发在字节跳动上市倒计时的节骨眼上,将这样一款用户规模巨大、市场潜力大的明星产品抛售,无疑会给字节跳动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亿邦动力据路透社此前公布的数据估算,TikTok 2020年收入预期为10亿美元,约占字节整体目标收入的3.5%。虽然占比尚小,但参考字节在流量变现方面的能力,TikTok 如果发展节奏正常,有望创造越来越多的收入,提升字节跳动的估值想象力。

更重要的是,在TikTok的发展规划被打乱后,张一鸣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孵化出下一个TikTok。该公司最早出海的海外新闻应用TopBuzz(今日头条海外版),今年6月被曝将逐步关停。

而一旦禁令生效,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TikTok的全球化战略将更为艰难;倘若TikTok折戟,则张一鸣离开牌桌,将失去了从中国互联网巨头跃升为全球互联网巨头的入门券。

那么,字节跳动不但赴海外IPO之路会受阻,当下1500亿美元的估值也会被全球资本市场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与此同时,TikTok遭遇危机的另一边,是竞争对手跃跃欲试。

Facebook 旗下的 Instagram正在打造Reels,在包括美国在内的50个国家一起推出;Google旗下的Youtube也在研发短视频产品 Shorts,渴望争夺市场;短视频平台Triller则在大力挖角TikTok平台上的头部网红。

公开资料显示,Triller近期在美国的日均下载量翻了数倍,仅在过去不到10天的时间内就新增了3500万用户,目前全球下载量已达2.5亿次。

因此,外媒报道直指,如果美国封禁了TikTok,Triller可能是最大的赢家。还有消息称,该公司目前正在寻求新一轮2.5亿美元的融资,使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相当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增长了7倍。

而印度禁用TikTok之后,印度短视频产品Roposo在48小时内增加了2200万用户。

种种迹象表明,TikTok面临各路挑战者的围剿,外界留给张一鸣的时间窗口十分有限。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