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前有达摩院,后有罗汉堂,马云是真创新还是武林梦

2018-06-28 10:10
来源: 镁客网

在去年10月份成立了达摩院后,阿里又祭出了罗汉堂。

6月26日,阿里巴巴联合全球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等多领域的顶尖学者们发起了一个名为“罗汉堂”的人文研究机构。

关于罗汉堂,有两个关键信息:一是成立罗汉堂是为了研究与科技创新伴生的社会经济形态变化;二是它的首批学术委员会成员非常豪华,包括6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非常符合阿里的行事风格,不做则已,做就要一鸣惊人。

不过,相比较去年高调宣布的达摩院,罗汉堂的成立显然低调很多,但依然引发不少争议,有不少人认为罗汉堂是噱头大于实际,就像达摩院一样,从名字看就不是一个正经的研究机构。

在罗汉堂成立的闭门会议上,马云也提到了达摩院,他表示希望罗汉堂和达摩院一样,能存在300年。

罗汉堂是否有真材实料目前不可得知,但是我们倒是可以回顾一下成立八个多月的达摩院的研究成果,探究一下马云是打太极做营销呢,还是脚踏实地做事呢?

达摩院成立八个月,阿里交出的成绩单如何?

其实,在罗汉堂成立的闭门会议上,达摩院的相关负责人也提到了达摩院的重要成果进展:Ali-NPU和量子电路模拟器“太章”。

不过,这两项成果均是最近几个月推出的。

借着中兴危机的东风,推Ali-NPU

今年4月,阿里宣布达摩院在研发一款超级AI芯片神经网络芯片——Ali-NPU,该芯片将运用于图像视频分析、机器学习等AI推理计算。同时宣称其性价比要比目前同类产品高40倍,不过达摩院并没有公布具体的研发进展以及发布时间。

巧的是,当时中兴被美国制裁的事件正在发酵期,阿里这个时间节点公布Ali-NPU,其意味可想而知。

而也就是从4月开始,阿里达摩院开始活跃起来,陆续公布了很多科技研发成果。

会情感计算的Aliwood

这是阿里巴巴人机自然交互实验室联合达摩院机器智能技术实验室以及浙江大学推出了一款人工智能工具Aliwood,通过引入“情感计算”,根据视频的图像、音频信息建立情感模型,从而自动合成视频。

举个例子,给定一个商品详情页地址,Aliwood即可自动分析商品的多重信息,在1分钟内将静态内容动态化,自动合成一段短视频。

达摩院推“太章”

5月,阿里达摩院实验室宣布,研发出当前世界最强的量子电路模拟器“太章”,率先成功模拟了81比特40层作为基准的谷歌随机量子电路。此前,达到这个层数的模拟只能处理49比特。

不过在量子计算方面,阿里其实在2015年就开始研究,并且还和中科院合作组建了研究实验室。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初,达摩院引进了量子理论计算机最高奖哥德尔奖得主、匈牙利裔美国计算机科学家马里奥·塞格德(Mario Szegedy)。

大牛的加入,达摩院研究量子计算是如虎添翼。而他们这次“太章”的发布,也被美国南加州大学的教授 Itay Hen盛赞“使量子计算的游戏规则发生改变”。

为“佳人”买买买

同样是在5月,阿里收购了北京先声互联,其曾为阿里、百度、小米等多家公司提供语音交互软硬件的解决方案。这波收购其实是因为阿里看中了他们的创始人:中科院声学所前研究员付强。

收购完成后,付强入职阿里达摩院机器智能技术实验室,负责语音交互前端处理技术和方案的研发。

同期,达摩院也引入了前Facebook AI翻译主管黄非博士,研究建立一种颠覆性的翻译架构,让AI翻译更接近人类语言。

收获的6月

6月初,阿里巴巴达摩院机器智能实验室语音识别团队推出了新一代语音识别模型——DFSMN,宣称将全球语音识别准确率纪录提升至96.04%(基于世界最大的免费语音识别数据库LibriSpeech)。之后,他们对外宣布DFSMN模型面向企业和个人开源。

前有达摩院,后有罗汉堂,马云是真创新还是圆武林梦?

据了解,对比目前业界使用最为广泛的LSTM模型,DFSMN模型训练速度更快、识别准确率更高。比如采用全新DFSMN模型的智能音响或智能家居设备,就比前代技术深度学习训练速度提到了3倍,语音识别速度提高了2倍。目前,该语音识别模型已经应用在上海地铁的自动售票机上。

各项赛事的翘楚

除了在这几个月密集对外发布达摩院的最新研究成果,阿里也参加了不少国际赛事:

5月的WMT2018国际机器翻译大赛上,阿里巴巴达摩院机器智能-NLP翻译团队获得五项赛事的冠军。

6月,达摩院在计算机视觉知名赛事Pascal VOC comp4目标检测上夺得第一,这项技术主要会用于农作物检测,预防早期病虫害。

自动驾驶方面,达摩院在国际最大的自动驾驶计算机视觉算法集KITTI中,一举囊括了三项道路场景分割任务的第一名。

“中科院”达摩院和“社科院”罗汉堂,阿里要摆好大公司的姿态

罗列到这里,达摩院是作秀还是做研究显而易见。不过,有业内人士吐槽:“1000亿元的投入金额体量还是太小,而且相比较于取得的科技成果,阿里的营销意图似乎更明显。”

确实,擅长营销宣传的阿里很会蹭热点,比如在4月的时间节点对外公布Ali-NPU,强调芯片的性价比,但是对细节和具体发布日期只字不提。再比如在罗汉堂成立前夕,密集地对外公布达摩院的科研成绩。阿里的每一步棋都是准确到位的。

另外,从既有的一些研究成果可以看出,达摩院在组建八个月之后,吸纳了阿里曾经的一些技术研发部门,基于阿里原有的技术积累,通过后期引入的高层次专家学者,进一步深耕那些可以被应用在阿里生态的技术。最终,在通过达摩院这个IP对外公布这些技术成果,形成一个品牌塑造的闭环:阿里达摩院出品,必然精品。这也非常有利于阿里摆脱早期的互联网电商单一的标签。

最后再次回到罗汉堂,马云在闭门会议上说“我们在享受科技带来好处的同时,更要理解科技给社会带来的挑战并思考解决方案。作为一家科技公司,阿里巴巴有责任倾尽全力研究如何帮助社会适应科技进步并迎接随之而来的挑战。这也是我们倡议成立罗汉堂的初衷。”

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阿里都要摆出一个领导者的姿态,他们的野心昭然若揭,但达摩院的成果可以通过论文、技术应用、比赛夺奖来评估。对比之下,罗汉堂的评价标准显然太过于抽象,很难去量化。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由阿里主导的罗汉堂即使是营销噱头,也并不影响技术创新本身,而多思考一些社会经济学问题,也无伤大雅。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