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日韩经济冲突是否会成为韩国半导体衰败的“裹尸布”?

2019-07-17 09:24
来源: 与非网

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将加强3种半导体核心原料对韩国的出口管制,分别是氟聚酰亚胺、抗蚀剂和高纯度氟化氢。

见血封喉,很多人想到形容日本此举的词汇大体应该都是和这个词意思相近。半导体是韩国的支柱性产业,日本利用自己在半导体材料的优势扼住了韩国的经济命脉,且从目前来看毫无撒手的意思。

我们不去谈论日韩在爆发这次经济冲突之前的是非,只关注韩国半导体此番命运如何?可谓兴衰在此一举,若不成功更不会成仁。

三大材料的威力何在?

我们先看氟聚酰亚胺,其具有优良的耐热氧化性、溶解性、成型加工性和耐高温性,已被用作粘接剂、涂料、基体树脂、薄膜等。主要用作电子、光通讯用的新型元器件。 例如在光纤通讯中用作微型滤光器, 以代替制备极其困难的玻璃滤光器。我们很容易理解,这是冲着韩国OLED产业来的。氟聚酰亚胺是OLED产业的核心材料,充当着打造OLED面板的载体作用,具有不可替代性。

抗蚀剂,又名光刻胶,其实并不是某一个半导体材料,而是一大类材料的统称,是微电子技术中微细图形加工的关键材料之一。根据其化学反应机理和显影原理,可分负性胶和正性胶两类。正性光刻胶受光照部分发声降解反应,能为显影液所溶解,留下的非曝光部分和掩膜一致,主要包括聚乙烯醇肉桂酸酯、聚乙烯氧肉桂酸酯和环氧树脂等;负性光刻胶受光照部分产生交链反应而成为不溶物,非曝光部分被显影液溶解,获得的图形和掩膜图形互补,主要包括线性酚醛树脂、聚甲基丙烯酸甲酯等。作为半导体制造的感光剂,光刻胶约占总成本的7%。

高纯度氟化氢是芯片产业一种关键的化学原料,用于去除半导体电路中不需要的部分,属于蚀刻剂和清洗剂。日本管制高纯度氟化氢,韩国内存芯片制造将受到巨大打击。

往往很多时候在遇到经济制裁时,大家头脑里想到的第一个对策都是替代,可是当你看到日本在这三大材料领域的占比时,你会发现替代难如登天。统计数据显示,在氟聚酰亚胺和抗蚀剂领域,日本企业的市场占比在全球超过90%,高纯度氟化氢领域的占比也达到了70%。综上所述,对于韩国半导体厂商而言这是一个近乎打死的死结。

韩国内存和OLED神话终结?

2018年无疑是韩国半导体辉煌的一年,由于NAND闪存、DRAM内存价格在过往两年的水涨船高,内存三大厂商在这期间赚的是盆满钵满,而三家中的两家都是来自于韩国,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三星和SK Hynix。

根据国际权威调研机构Gartner在2018年发布的报告显示,三星半导体于2017年终结英特尔25年的霸主地位,成为半导体产业新王。SK Hynix上升一位到达第三名的位置。

我们再看Gartner在2019年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按全年营收计算,全球半导体产业前三名依然是三星半导体、英特尔和SK Hynix。

这其中的决定因素相信大家都很明白,那就是内存。数据很能说明问题,根据韩国关税厅2018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韩国半导体出口总值997.1亿美元,同比增加60.2%,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对华出口就激增62.4%,要知道中国一直都是韩国半导体出口第一大国,这样的增长是上百亿美元的增幅。报告中有一项数据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那就是在所有增长中,内存产品贡献了90%。圈内人吐槽韩国半导体是内存价格不合理打造的“泡沫”也并非全无道理。

当然,由于全球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当前内存产品的价格在韩日公开冲突之前都一直萎靡,以DDR4 2400 8GB的价格为参考,最贵的时候达到了1000元人民币,而近来却只能在300元徘徊。

不过,如果没有日韩冲突,内存价格还会如过往一样坐过山车一般的忽高忽低,看一下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的强周期之前的价格走势就一目了然。

按照“如果论”,如果没有日本制裁韩国半导体,那么这样的走势对于韩国企业而言是喜闻乐见的,高涨时他们赚够了钱,低迷时拿出部分钱扩产耗死对手,然后这样的循环周而复始。

但这样的局势被日韩经济冲突打破了。近来由于日韩冲突已经引发NAND与DRAM双涨效应。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由于此事件,全球NAND供应短期内将锐减6%-8%,如果冲突长期存在,很可能缺失3成的供应量,这也是韩国企业在全球NAND市场的份额。

韩国政府和企业策略也很明显,利用有限的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保住盈利更好的DRAM市场供应,韩企在这个市场占比超过75%。换言之,全球科技发展现在还离不开韩企,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这样一来,短期内韩国将利用库存吃到NAND涨价的福利,并且在DRAM市场保持强势。这期间,如果韩国找不到替代方案,那么接下来韩国企业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日韩经济冲突内存首当其冲,另一个受影响很大,且韩国企业竞争力很强的产业就是OLED。没有氟聚酰亚胺,韩国的OLED产业就像是一台没有底盘的汽车,其他零部件虽好,但是终究是跑不起来的。

数据显示,当前韩国三星占据着全球主要的OLED产业,超过90%的市场份额在韩国企业手里。尤其是大屏OLED方面,三星和LG处于近乎绝对的垄断地位。只有在中小OLED市场,我们才能看到日本的JDI、中国的京东方、天马、维信诺、鸿海(夏普)。

现在的市场行情是,韩国企业靠着几十年的市场研发,不仅市场份额大,而且独吃附加价值最高的那部分市场,而中日企业只能眼馋,而没有实力去争夺。

日本管制氟聚酰亚胺出口后,三星和LG的OLED生产必定受到影响,中日企业赢得了最宝贵的发展空间。不过,有一个很残酷的现实是,没有一家企业能够补上韩企缺席的窟窿。在这个方面,OLED比DRAM和NAND更严峻。

我们前面说过,日本给韩国半导体打上的是一个近乎打死的死结。死结在于日本在半导体材料领域的高占比让其具有不可替代性,韩国半导体企业很难短期内找到对等的解决方案。而“近乎”二字在于韩国在内存和OLED市场同样有难以撼动的霸主地位,如果韩企停产,那么世界科技都将受到巨大的冲击,这其中包括日本。

日本给韩国半导体企业脖子上挂上了绸缎,现在是让韩国企业呼吸困难。韩国企业是疯狂的,他们在2008年韩国汇率下降,货币贬值,实体经济异常低迷的情况下他们依然坚持投资内存和OLED产业。想要给韩国半导体企业裹上“裹尸布”,那么日本要更疯狂,同时这个绸缎也要够长。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电子工程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