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为正面回应芯片制裁:困难是一定的,但也带来重新构建机遇

9月10日,一场全球瞩目的华为全球开发者大会在松山湖基地举办。此时,距离美国禁令的生效日仅仅剩下五天时间。

按照美国禁令的限制,禁止华为购买外国制造商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芯片,这不仅仅断了华为海思芯片出货的后路,也阻断了华为购买其他厂商芯片的可能性。

华为全球开发者大会正式举行,在首日的主舞台演讲中,包括余承东,王成录,何刚等华为消费者业务线的老板悉数亮相,带来了鸿蒙OS 2.0,HMS Core 5.0、EMUI 11等多维度的软件生态新品。其中产业最关心的鸿蒙OS 2.0也正式确定会适配智能穿戴和手机产品线,将为开发者提供完整的开发工具

芯片制裁促成重新构建契机,王成录要“植根”

“今天的开发者大会正好在芯片断供日之前,但开幕式上并没有高管直接提到这个话题,为什么?”

在演讲环节结束后的媒体交流会上,面对《环球时报》记者提出的问题,华为消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表示:“困难是一定有的,但我更愿意看到它积极的一面,正是因为这样的限制,我相信中国所有的行业都该清醒了,我做软件20多年,有发自内心的感触。我们不能说中国的高科技行业不繁荣,因为那么多所谓高科技企业进入到世界500强,但真正看一下,这样的‘枝繁叶茂’是非常危险的,瞬间就可以被推倒。为什么?因为我们没有‘根’,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芯片制裁这种事反而给了中国产业界去重新构建的一个绝好机会,没有选择就是最正确的选择。”

王成录直言,一个操作系统,如果没有应用在上面的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要开发一个应用,就一定得需要明白编程框架是什么样,用什么样的编制语言来做,有没有这样的编译器?有没有这样的工具平台让我把这些软件技术组装起来?大家想一想,我们中国的软件开发人员超过了很多国家的总人口数,为什么之前我们做不出来非常优秀的软件呢?因为如果没有‘根’,我们在座的人就是一盘散沙,毫无价值,没有任何战斗力。”

“所以,我觉得美国的限制反而让我们有了非常好的机会去重新构建所有的电子技术,在这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大家都急着赚钱,谁等着你这个东西?我做应用,一年就上市了,然后就变成了亿万富翁,财务自由了,大家没有耐心坐下来扎扎实实努力,这样的故事越多,就把中国所有的创新都扼杀掉了。”王成录做了一个比喻:“中国的软件开发特别像生产线的装配工,我们用到的几乎所有的软件技术都来自于美国,‘生产线’都是别人的,咱们的竞争力在哪里?可惜了我们中国那么多优秀大学培养了那么多优秀的计算机、软件专业人才,非常可悲的是,过去的十年,我们的大学不再培养计算机结构的人才,没人研究这些东西,没有人研究数据库,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我们一盘散沙没有‘根’,中国软件永远不会有竞争力”。

“‘鸿蒙’的问世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让中国有机会跨界把更多平台的力量聚合起来,让中国自己的软件的‘根’长出来,‘根’扎得越深,才越有可能长出参天大树,才会有郁郁葱葱的森林,那才是长久的枝繁叶茂。”王成录的回答声音不高,但缓慢而有力,他表示,将来退休的那一天,自己愿意去呼吁全中国的软件人一起把中国软件的“根”做起来,把“根”扎下去,“那时候我们才真正拥有话语权,那时候中国的软件一定是无敌的。

显然,在王成录眼中,芯片的断供揭开了中国IT行业所面临的“根”的问题,而他和他的团队所做的,就是如何“植根”。2019年5月,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后,美国谷歌公司只允许华为手机使用安卓系统的开源代码,不允许用谷歌官方安卓新版本和谷歌的GMS服务。这一禁令不仅影响了华为手机在海外的销售,还存在日后谷歌不能够向其授权安卓系统的隐患。为此,华为开启了B计划——研发自有操作系统,并从零建设自身开发者生态。

放弃“幻想”,做好“最坏”打算

据悉,华为已经对外部环境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同时放弃了“幻想”,按照既定节奏,继续加大研发,推进业务向前。

不论是智能手机还是5G基站,亦或者是芯片,华为此前已经表态不会放弃。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此前也提到,“会继续保持对海思的投资,同时会帮助前端的伙伴完善和建立自己的能力。我相信若干年后我们会有一个更强大的海思。”

这一切,让人想起两年前中兴通讯被美国断供的时候。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由于中兴通讯的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芯片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程度大,因而芯片成为“敏感商品”中的焦点。

一时间,中国各界人士都在反思芯片遇到的制裁,警示无“芯”可用或面临的困境,探索芯片的国产化之路该如何走下去。

而这一次,美国下手的对象,同样是芯片。

2019年华为海思销售额就已超过110亿美元,在中国IC设计业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甚至高于中国大陆Top2-Top10芯片设计企业销售额之和。2020年第一季度,海思实现27亿美元的营收,较去年同期的17.35亿美元增长达54%,并首次跃居全球半导体厂商Top10。

中兴通讯在2018年美国宣布制裁后,便进入“休克”状态。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调研机构 TrendForce 发布的全球前十大 IC 设计业者 2020 年第二季营收及排名显示,在 2020 年第二季度,海思半导体的营收已经退出了全球前十之列——报告指出,华为旗下的海思受美国商务部禁令持续升级影响,华为各产品线的芯片自给功能也受其影响。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