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子工程网

其它

正文

从“芯”开始的中美贸易战,携“真枪实弹”正式开打

导读: 也许至今很多人都还无法理解,几乎是毫无预兆的,为什么中美之间会突然爆发如此大规模的经济冲突?

7月6日注定将是全球经贸史上足以载入史册的一天。美国准备在本周五今天对中国34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则将在关税加征后的第一时间作出反击,这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在准备进行数月甚至数年的贸易战中打响的实实在在的第一枪。

也许至今很多人都还无法理解,几乎是毫无预兆的,为什么中美之间会突然爆发如此规模的经济冲突?

实际上,从代表一个国家工业最高水平的芯片产业领域来看,早就开始显示一些端倪。跟随中美贸易冲突一起爆发的中兴事件,正说明了这一点。

在与全球为敌的背景下,特朗普贸易制裁能否像其期待的那样游刃有余?对华贸易威胁又真能像其宣称的那样稳赚不赔吗?中美贸易战最终会走向何方?中国在被动迎战的背景下,又该如何应对?

中国芯片产业发展的历程也是中美在高科技领域实力博弈的过程,回望历史发展中的一些事件,再联系当下,我们可以梳理出一些清晰的思路。

2009这一年

过去的三年里,赵伟国是全球半导体产业中最受瞩目的角色,也是饱受争议的角色。

这位人称“饿虎”从不知低调为何物的企业家,在2009年凭借个人49%的股权强势加入紫光集团。

2009年,对于赵伟国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是人生开始新阶段的一年。这一年,靠着自己创立的建坤集团的实力,42岁的他第二次回到紫光,这一次,是以紫光集团董事长的身份。

这一年,张汝京创立的中芯国际正深陷被台积电起诉侵权官司的巨大泥潭中。在中芯国际反诉台积电被北京高院驳回诉讼请求后,在美国加州法院,台积电再次胜诉。接到律师通知的那一刻,张汝京在电话前放声痛哭,第三天,他便引咎辞职,离开了为之奋斗了9年的中芯国际。

这一年,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nternationalTradeCommission,以下简称“ITC”)对芯片337调查案(案号:337-TA-630)作出终裁,裁决该案被申请人没有违反美国337条款。因使用涉嫌侵权芯片而被卷入该案的我国深圳记忆科技有限公司至此赢得完胜。

这一年,三星宣布将开始量产两款30nm制程NAND闪存芯片产品。其中一种闪存产品采用类似DDR内存的双倍传输技术,据三星公司宣称,这种产品的读取带宽是传统闪存芯片的3倍左右,单颗这样的DDR MLC闪存芯片数据传输峰值带宽可达133Mbps,而旧款闪存芯片则只能达到40Mbps的水平。这意味着三星在量产芯片产业领域又取得了超越式的发展。

这些发生在2009年芯片行业的事情,如今回头看,每一件事情都有其重要的意义所在。

半导体疯狂并购的开始

作为三星忠实的追随者和模仿者,在赵伟国看来,“三星经历的一切都值得学习和总结。”或许带领紫光集团踏入集成电路产业的契机,就源于此。

2013年6月,紫光集团斥资18.7亿美元收购展讯通信,开始进入业内的视野并被持续关注,赵伟国也开启了其近乎疯狂的并购之路:

从2013年7月9.1亿美元收购锐迪科;

25亿美元收购惠普旗下新华三通信51%股权;

31亿美元收购同方国芯;20亿美元成为中国台湾两家封测厂矽品和南茂科技的股东;

37.75亿美元收购全球领先的硬盘生产商——美国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 Corp)15%的股份,成为其最大股东;

主导西数以190亿美元(约合1200亿人民币)收购了闪存芯片厂商闪迪(SanDisk);

……

要不是美国政府阻挠等种种原因,紫光可能还会以230亿美元将美光科技收入囊中,加之传闻称其还曾有意并购中芯国际、联发科和入股台积电等,紫光集团在芯片产业得以“饿虎”和“土豪”之称,同时在不同程度上代表了中国芯片产业欲求高速发展,甚至赶超的一种模式——并购。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这种疯狂的并购模式到底有没有提升中国芯片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和产业模式的升级?

时间给出了答案。

到了如今的2018年,从中兴事件的爆发,到目前日益升级的中美贸易摩擦,再看赵伟国多次并购的案例,除了挥金如土为紫光成就了“饿虎”的威名,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现状并没有多大改善,甚至于——更糟糕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需要说明的是,业内对于紫光集团在全球芯片产业的疯狂并购战略持有异议声音从没停止过。

郭台铭就曾经在接受媒体专访时称赵伟国为只不过是一个炒股的投资者,并在业内引起了强烈反响。更有甚者列举出诸多事实来证明紫光的并购只是为了自己的资本运作。某熟悉中国的IC设计大佬在观察赵伟国的系列并购举措后称,中国国家产业政策,是希望取得国外公司的技术和经营know-how,来强化自主产业,进而完成半导体产品的进口替代,而回顾赵伟国一系列重要的并购或者入股,皆未取得绝对多数的董事席次。借此判断,紫光其实只是在做资本而不是运营整合,没有介入经营,而在芯片产业中,know-how和技术是没有办法通过并购取得的。

如果说上述是业内对于紫光集团频繁并购的质疑,那么以其代表的中国企业在全球尤其在美国马不停蹄并购高科技企业的这种模式日前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和产业层面。

导火索

2017年1月6日,美国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发表了《确保美国在半导体领域长期领导地位》报告,该报告认为中国芯片业已经对美国国家和相关企业造成严重威胁。为此,成员包括英特尔和高通等芯片制造商的现任和前任首席执行官的委员会给出的建议是:阻止中国收购美方认为影响到其国家安全的所有半导体技术和芯片企业,限制中国对美芯片的行业投资、出口和采购,同时和其他国家联手,加强限制审查中国的海外芯片出口和投资。

而导致这些举措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企业的疯狂并购。在去年年底,美国商务部长珮尼·普利兹克(Penny Pritzker)发出警告称,中国政府计划投资1500亿美元,到2025年将国产集成电路产品的国内市场份额从现在的9%扩大到70%,这种大规模投资可能扭曲全球集成电路市场,破坏行业创新生态系统。

这一报告直接导致了2018年3月23日,美国对华启动“301调查”。海外并购是301调查报告当中最重要的内容,占到几乎一半的篇幅。报告认为,中国企业在“中国制造2025”中的战略性行业疯狂地并购,获取美国的技术,如集成电路、机器人、航空、生物技术等。报告指出这些企业大多数具有政府背景或是得到了政府的资金支持,所以中国的并购行为其实是为了实现“中国制造2025”目标进行的非市场行为的技术购买。

这一次美国抛出的是对中国知识产权问题和技术转让规则的301调查,主要针对中国的高新技术产业,3月23日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的讲话表露出,不想未来在这些领域中国对他们进行挑战。

此前,特朗普签署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美国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同日,中国商务部公布了自美国进口的7类、128税项产品(主要是农产品)拟加征关税的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

至此2018年国际经济领域最令人瞩目的一场贸易战在全球最强的两个大国之间打响。

也许至今很多人都还无法理解,几乎是毫无预兆的,为什么中美之间会突然爆发如此规模的经济冲突?

实际上,从代表一个国家工业最高水平的芯片产业领域来看,早就开始显示一些端倪。跟随中美贸易冲突一起爆发的中兴事件,正说明了这一点。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以国家政策主导,以芯片产业战略部署为典型的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全面发展和升级,是这次中美贸易战产生的直接导火索。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电子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