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起诉传音,华为为何会对一张壁纸要价2000万?

2019-10-21 14:46
智能相对论
关注

起诉传音,华为为何会对一张壁纸要价2000万?

在传音上市关口,华为一纸诉状把传音告了,除了母公司深圳传音制造有限公司,还包含深圳市泰衡诺科技有限公司、惠州埃富拓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智讯拓科技有限公司、重庆传音科技有限公司。

这是一张壁纸引发的起诉案。华为诉称“珍珠极光Pearl主题壁纸”被传音仅简单调整色彩纯度后持续用在传音手机搭载的HiOS4.1和HiOS5.0系统中,并在发布会、网页展示、广告等宣传中使用该壁纸,其行为侵犯了华为的相关权利。事情看起来不大,但其诉讼标的金额为人民币2000万元,一时让人惊诧,一张壁纸的损失是否有那么大。

据悉,华为早已取消了这张壁纸的下载。尽管如此,华为并没有放弃对传音的权利申索,而且,选在传音上市敲钟的档口起诉,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1、华为找了一个“最弱”的对手开刀

目前来看,智能相对论认为,用意至少两点:一方面是想打击传音的气势,另一方面则是要立规矩。

传音根基在非洲,但也在积极开拓新兴市场,在印度、南美等地跟华为都有碰撞。尤其是华为手机在印度市场几进几出,未立住脚,借此机会打击传音应该不意外。

但华为不是一个仅仅靠官司打击对手的企业。在行业内,华为表现还算温和,在一定程度上有罩着小弟的意思,比如有在外形上、供应链上模仿华为的,华为以前并不在意,据说有些模仿华为的友商手机比华为自己的手机还卖得好点(可能便宜一些)。华为这次发怒说白了是为了敲打“友商”,表明华为对于“借道前行”的友商态度可能会逐渐严厉,毕竟华为自身的外部环境也在恶化。

传音开盘当天并没受影响,当即上涨50.78%。但在国庆长假之后的第二个交易日下滑13%,市值跌去60亿元左右。尽管传音强调诉讼案占比营收很低,但没有挽回投资者信心。

根据招股书显示,传音2018年的总收入约为226.46亿元,手机销量为12428.37万台,也即平均一台手机售价不到200人民币。传音目前还是以功能机为主,研发需求弱,研发能力也十分不足。

这让传音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在传音控股提交招股书之后,上交所连抛62个问题,对传音创造力进行询问。传音控股曾在其招股书中写道,“传音控股具有23项主要核心技术,各项技术的先进程度均处于国内或国际领先水平。”这一点也引起了证监会的质疑。

据中国基金报报道,传音随即对23项核心技术的先进程度由“国内或国际领先水平”修改为“新兴市场技术领先”。这才注册成功。

传音招股书显示,其近几年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重仅为3%左右,远低于科创板15%的平均水平。传音宣称其专利大约为630项,与华为OV相比,差距巨大。此外,我们注意到,华为是从壁纸去起诉传音的,这不是技术范畴,足以证明它们两者在产品上没有交集。同时,华为手机平均售价接近传音的9倍,在产品力方面,传音难望华为背项。

稍作对比就可以推断出传音的竞争力。华为仅开发Mate 30就用了20亿,小米开发MIX alpha也用了5亿。小米计划将开发费用提升到每年100亿,OV两家也不会低于这个水平,相比之下,传音不到7亿的开发费用几乎等于没钱开发,以至于强调细节创新,比如针对非洲人的皮肤做的拍照算法等。

华为这个时候选了一个最弱的对手,又选了个非技术项目起诉传音,好像并不是为了打专利战。

任正非也说,华为不会将专利知识产权“武器化”。

这更像是一次警告,警告“友商”爱惜羽毛,不要越雷池。高通就表示,中国内地市场会受到华为挤压,小米OV都需要海外觅食。

郭明琪甚至预测华为在国内市场占有率会达到50%。华为不仅会吃掉苹果一部分份额,米OV三家都要受到重创,其在国内市场的“大哥”局面已成,目前在用各种方式获取应该有的尊重,而华为的对手已经经历了销量下降,瞬间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国内市场俨然成了华为的自留地。

2、手机行业常态是相互拆台又相互拥抱

根据全球知名的专利风险管理服务机构RPX(Rational Patent Exchange)的数据显示,全球最受专利官司骚扰的前十大公司中,华为、三星、苹果都上了榜,还有索尼和黑莓、Google,也就是说与手机有关的公司占了60%。另外运营商AT&T和Verizon也在榜内,这个也与通信有关,也就是说,手机领域的专利诉讼比较频繁。甚至有专利流氓盯上手机公司,比如Uniloc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几乎每个月都要起诉苹果一次,以此为生。

华为在专利诉讼方面是被动者,这次主动出击并不多见。一般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华为遭受美国政府的禁运令,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同时Google禁止其在最新的EMUI 10安装GMS,华为在其第二大市场——欧洲市场上下降22%,与三星的差距拉大到了一个季度1000万台的规模,造成巨大压力。

第二,华为需要新的增长市场来实现其整体目标,非洲、南美洲、中东等地作为其关键的新兴市场,需要其用力去争取。实际上,华为深耕非洲市场接近20年,非洲就是因为“华为的冬天”才被华为发现了机会,但在手机领域却落后了传音。

根据IDC的数据,2018年,传音手机出货量为1.24亿部。在全球手机品牌厂商中排名第四,在非洲的市场总份额排名第一,市占率达到48.71%,是绝对王者。此外,在印度市场占有率达6.72%,排名第四。

传音旗下有TECNO、itel和Infinix三大品牌销售区域主要集中在非洲、南亚、东南亚、中东和南美等全球新兴市场国家。2018年,该公司功能机销量占比达72.76%。

目前来看,传音值得华为“打主意”的主要是非洲渠道和品牌效应,华为需要在非洲、印度有更激进的市场表现,来弥补在欧洲的损失。最近的消息表明,因为中美贸易战第一阶段协议达成,美国政府对华为会稍微放松禁止令。Google也在考虑给华为EMUI 10重新开启GMS授权。此前的乌云密布瞬间云消雾散,因而在国内这个官司的热度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但华为打这个2000万元的“小官司”有点让人意外。任正非早先回应外界的质疑华为会不会变成专利流氓,他说道,以前太忙没顾得上收专利费,并强调,不会像高通那样收费。大家发现,华为在索要Verizon的专利费的时候变得积极了,可以理解,这好歹也有10亿美元,但2000万元也不放过,好像有点反应过度了。

自2015年以来,华为获得专利费收入累计超过14亿美元,累计对外支付超过60亿美元专利费用,其中近80%支付给美国公司。有业内人士估计,华为每年仅给高通的专利费大约就要5亿美元(因为有交叉授权,苹果每年大约要支付10亿美元)。

一进一出,华为花出去的专利费更多。整体上专利费用并没有影响到华为,但业内有因为专利之争导致失去机会的前车之鉴。

业内最有名的官司是苹果高通之间的专利诉讼,这一诉讼直接导致苹果在5G上落后。由于苹果无5G基带可用,不得不洽询三星、华为的5G基带芯片,一时落魄至此。

苹果高通的关键分歧是库克觉得高通要的专利费太高,库克直接让代工厂拒付专利费。当时扣留了大约70亿美元,加上高通收购博通受阻赔偿了20亿美元,2018年成为高通首度亏损年,亏损额度达到48亿美元。

最后双方不得不握手言和,苹果首先用45亿美元解决了以前的纠纷,其次签了个6年协议,并有两年可选延长。专利费用也从按售价比例变为固定单价,估计单台在5到8美元之间。

这个纠纷的解决也导致Intel彻底退出手机市场,其基带专利和大约2200名工程师被卖给苹果。短期来看,这样一折腾,想获益的苹果并没有占到多少好处,反而花了更多的钱,同时导致高通亏损,两败俱伤,苹果也在5G方面落后了。但长远来看还是有益的,苹果的专利成本大幅降低。

这种互上杀招的做法,华为并没采纳,至少对传音远没那么狠。华为选择从壁纸下手,不涉及技术,切入点就很有意思。到时候可谈空间很大,潜台词就是相互之间不要交恶,在产业链内,它们难免不会有交集。

“手机的江湖看起来不大,但远比想象中复杂。”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